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梅林分手了[综] 26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西里尔被窗外的声音吵醒时, 便发现他正睡在卧室的床上。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了, 而且, 到底是睡过去还是痛得失去意识, 也说不清楚……

    唯一能肯定的是, 他没有做梦。

    “……怎么觉得,比以前更闹了呢?”

    西里尔睁着眼,在久违了的松软大床的怀抱中躺了一会儿,忽然打破寂静, 小声自语。

    身上还有很沉的疲软的感觉, 还有汗水打湿全身又干掉的黏糊的不适感。西里尔慢腾腾地起床, 却没急着去洗澡。

    他没在床边找到拖鞋,便光脚踩在地上,走到被封得密不透风的窗前,猛地拉开了厚重窗帘。

    “唰啦——”

    刺眼的光争先恐后铺入这栋小花园房原本昏暗的二楼房间,外面正是阳光大好的早晨。

    只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站在窗前,沐浴在阳光中, 便如这阳光般闪着金色的光辉。

    他看到了恰好竖立到窗前的茂密枝丫, 把他吵醒的声音就来源于枝头。

    几个月前,有一只活泼的鸟儿在他卧室窗前的树上安了家, 每天早晨都叽叽喳喳唱个不停。直等到他拉开窗帘,把准备好的食物放到窗台,这个机灵可爱的歌唱家才施施然飞来, 安享招待。

    然而, 隔了这么久再回来, 西里尔惊讶地发现,树上的窝不知何时换了一个更大、更结实了。

    在窝里蹦哒的小白鸟胖了几圈,变成了肥鸟,还新增了一只小黄鸟。

    这俩明显不是一个品种,但蹭在一起相亲相爱,还不客气地飞到他窗台上要吃的。双倍的叽叽喳喳,怪不得这么吵。

    “找到女朋友了啊,恭喜呀。”

    西里尔忍不住笑了,摇摇头,不嫌辛苦地准备了双倍的鸟食。

    看鸟儿亲亲热热没什么,就是心情莫名有些复杂。自己喂了半年的小鸟都找到了女朋友成双成对,他这边,别说“女朋友”,就连……

    算了。

    已经打定主意断绝关系了,还想这么多做什么。

    拖了这么半天,西里尔终于去洗了澡。

    带着浓浓的水汽出来,一刻未停,他就开始大扫除。

    其实屋子不脏,很神奇地在一夜间变得非常干净,一点灰尘都摸不到——对此,西里尔呵呵。

    他权当做不知道,自己亲自动手再来打扫一遍,整栋屋子的每个角落都不放过。

    在坚持不用魔术的情况下,这工作量着实惊人,以至于西里尔辛苦到下午才算全部完成。

    “呼……”

    把自己摔进沙发,趴着不想动的西里尔把手臂垂下,指尖绕着地毯上镶满的细绒毛。

    “做完大扫除,休息一两天,然后就开始下一个售后服务……”

    “所以,这两天。”

    “要在家做什么啊。”

    迟疑。

    纠结。

    西里尔没想到,他居然会有想不到可做之事的时候。

    可能正是因为,此前的他过的虽然是比较繁忙的生活,但日常活动固定,平稳得几乎不变。

    而如今,占据比重最大的、他已经习以为常了的那项“日常”,已经被他强硬地舍去。

    不适应和乍时的恍惚,都是正常的。

    好在西里尔恢复得也非常之快。

    他想摸出手机,但是手伸了一半才想起来,原来的那个手机被他丢进坩埚里后就报销了。

    没办法,西里尔从沙发起来,又晃进了卧室。卧室里有他的电脑。

    白蔷薇魔药专卖店关店了这么久,一进后台,就有铺天盖地的消息涌来。西里尔处理了一些消息,对着最为刺眼的那些条差评头疼了一会儿,就果断撤离了。

    接着,条件反射地——他登入了一直躺在网页收藏夹里的某论坛。

    说起来,西里尔也有很久没来这里了。

    他和如今已然抛到千里之外的“前女友”就是在这个论坛认识的。网络偶像魔法梅莉的宣传广告就在论坛最上方挂着,一点就直通向“她”的个人主页。

    如果那天西里尔没有手滑点进某人的主页,而是目不斜视,老老实实地日常发帖给自己的魔药店打广告,说不定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么多事儿,他也不会被欺骗感情……

    只可惜没有如果。

    整理好心情,西里尔随意地在论坛的杂谈版逛了逛。

    以前选择在这里发帖打广告,便是因为论坛的人流量大,且常驻人士国别多样,对帖子内容的包容性也很强。

    而且,这个论坛——呵呵,非常有意思。

    在这儿当然不会只有广告,更多的是网友就某个事件或历史人物展开的讨论。

    西里尔只是随便看看,在第一页就看到了有两个网友在吵架,争吵的内容是历史上有名的所罗门王到底是不是渣男。

    这两人争得昏天黑地,谁都说服不了谁,下面的回复还有评论说,看所罗门粉和所罗门黑互怼已经是本坛日常了,大家都用帖子当早饭/午饭/晚饭/夜宵的配菜。

    西里尔:“咦……真厉害。”

    他再往下翻,还能看到诸如疯狂迷弟用大标题歌颂伟**老王的神奇帖子。

    虽然那个楼主的赞美词文藻华美得像是古代祭司所吟诵的祭文,这文笔,一般人可能看几遍都看不懂。西里尔认真鉴赏了一番,忍不住给予了楼主高度赞扬,心想,他这两年没看论坛真是太可惜了。

    专心致志地翻着帖子,不知不觉间,西里尔就成功地打发了这一下午的时间。

    若是以前,他不会这么放松,但特殊情况,就不在意这么多了。

    心情也好了不少,西里尔心满意足地伸伸懒腰,正想关掉电脑去准备晚餐。

    许是不小心怎么顺手点到了刷新页面,在他起身之时,目光往下落到了电脑屏幕,却是没有再移开,他的动作也顿住了。

    “等等,这个帖子?”

    西里尔初时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再细看,便见刷新后的论坛首页,飘起了一条标题为灰色、很不起眼的帖子。

    灰色代表这是陈年老帖,本来应该沉底被遗忘,然而,不知是谁在这时候在旧贴里回复,把帖子顶到了首页来。

    这是帖子的名字。

    发帖的时间是两年多前,不用看楼主的id,也不用点进去,西里尔都能知道内容写着什么。

    因为……这是两年前,刚来到这里的他在论坛里发的第一个贴。

    发帖的目的顾名思义,当时,他琢磨着开一家网店卖魔药,但苦于没有经验,便尝试着在论坛寻求经验指导。

    有许多热心肠的网友留言,给了他相当大的帮助,这份感激,西里尔直到今天都没有忘记。

    在怀念的驱使下,他点进这条陈年旧帖,把已经变成遗址了的所有回复挨个看了一遍。

    是谁在两年后的今天再来回复,西里尔很想知道。

    待翻到最后,他扫了一眼回复者的id。

    “……”

    西里尔原本还挂在唇边的怀念笑容立即收敛了,甚至还流露出些许冰凉。

    id是“魔法☆梅莉”的家伙偷偷摸摸把帖子顶上来,就像是提前预料到他一定会看到,回复的内容以此为前提,这段话里的每个字都让西里尔觉得生气:

    很好,他第一句话就把西里尔好不容易酝酿起的好心情给破坏了。

    想要联系他,又不敢直接联系他的魔术师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儿,还说得如此小心翼翼,跟他平日的表现对比,竟似是平生出了一丝可怜来。

    梅林的留言当然不可能在这里戛然而止。

    是西里尔面无表情地把电脑连带着网页一起关掉,没再往下看。直接扯了网线,毫不拖泥带水,跟他平日的温柔作派也不相符。

    “对我的灵魂影响太大,非常危险……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不是说了吗,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

    情绪竟无法控制地跌宕了起来。

    西里尔本来也不想生气,可在闭上眼,把身子靠在椅背上,试图平稳心情时,反而有更多的凭空生出的话语在脑中循环重复,让他无法保持冷静。

    因为是梅林。

    这个男人对他的影响还是太大了,即使他明确表示要隔出距离,对方也不会让他清净。

    不过,也有梅林所说的“诅咒”,直直地戳到了西里尔内心深处并不想被人揭开的伤痛之处。

    他不想——不想提这件事。

    事实上,如果不是诅咒外泄,他不得不把落到无辜之人身上的诅咒收回,事情定然不会弄得这么复杂,他也会继续过着繁忙却又平淡的不变生活。

    诅咒为什么会外泄?

    因为咒怨、仇恨、嫉妒组成了诅咒,经过千年的沉淀,还在不死不休地缠绕着他的灵魂,还在不断地堆积、滋生,最终满溢,在他本人一无所知的情况流落了出去。

    为什么会一无所知?

    因为……灵魂被诅咒占满,每天,每时,每刻,他都沉浸在心脏仿若在一次次破碎的痛苦中。

    这等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的剧痛,西里尔早已经习惯了。

    也正因为习惯,诅咒溢出流失的动静实在太过轻微,完全被更为巨大的折磨覆盖,所以才无法察觉。

    “……”

    “不能迁怒,这也毫无意义。”

    沉寂了很久,终于缓和了过来,西里尔再度这样告诫自己。

    他平复心情的方式就是强行剖析自己,让自己意识到,在诅咒的事情上,他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可以向魔术师发泄的理由。

    “到此为止了。”

    又耽误了这么久,时间早已从下午的尾巴一举跃入夜晚的范畴。

    西里尔把这些麻烦事儿丢开,迅速进入心无旁骛的认真状态,给自己做了晚餐,一个人吃了饭后,也不偷懒,勤快地收拾了残局。

    只是,在忙碌的期间,他没有习惯性地哼歌。

    动作虽然未停,表情却是一直不变的凝重。眉头也始终皱起,直到他恍惚着坐到了沙发上,忽然惊觉又忘记开灯的时候,才算是稍有舒展。

    可眉宇间的黯淡没有散去。

    温柔,开朗,总是喜欢温柔笑着的金发青年卸去了全身的气力,疲惫不堪地任由自己坠入仿若无边的黑暗。

    梅林的话……其实,也算是提醒了他。

    西里尔想起,最开始他试着制作魔药,就是为了减缓诅咒对他的影响。

    而想到开一家魔药店,则是因为,他从漫长的沉睡中醒来,发现自己的灵魂在一具刚刚死去的年轻人的体内复苏,醒来后所见的这个世界与他生前的世界似有强烈的联系。

    他坚定地相信,姐姐摩根还活在这世上,自己弄出一些动作,说不定就能让姐姐发现,从而过来找到他。

    能不能找到,什么时候找到,实际上都没关系。

    毕竟一开始,他只是这么乐观地期望着,一点也不着急。

    然而,现在……

    “……”

    在黯淡之中,仍能看出过分纤细的手掌再度按在了胸口。

    “我没有后悔。”

    他对自己说,也像是在对并未身处这里的另一个人轻声说道。

    休息两日再继续外出的决定是正确的,此时此刻,被黑暗无情吞没的金发青年神情静谧,看不出有任何饱受痛苦的迹象,仿佛他只是需要短暂的一阵休息。

    不回卧房了。

    他就待在这里。

    之前还能直起的身子开始了不自禁地倾斜,西里尔的头向侧边歪了歪,似是想要枕在身边之人的肩上。

    没有人在这里。

    “过去的日子”,就真的已经过去了,只留下雾一般的回忆镌刻入心。

    “……姐姐啊。”

    朦朦胧胧中,他低低地唤了一声。

    可是——无论是那位高洁正直、受世人尊敬的王,还是那个被视作恶人、背负了无数诅咒的魔女。

    她们都不在这里。

    所以。

    无人应答。

    ……

    ……

    “姐姐,我做了一个梦。”

    “很舒服……很舒服的梦哦。梦到我游进了海里,你曾经说过的大海,只不过,是被花儿们组成的一大片海浪。这就是我没法亲眼去看的大海,对吗?”

    “我见到了白色的花的精灵,他不是妖精们那种小小的样子,很温柔,很想接近。精灵能让没开放的花苞盛开,他送了我一朵金黄色的小花,问我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跑到这片花海里来。”

    “我没有告诉他,因为姐姐你说过,不能告诉别人我的名字,也不能随便跟不认识的人说话。啊,我向精灵先生问了声好,他是精灵,应该没有关系吧……”

    微风从很远的地方吹来,携带着阳光舒适的温度,还带来了小小一枚同样来自远方的花瓣。

    花瓣是白色,底部掺了一点淡淡的紫。如此精巧,它在空中轻飘飘地转,经过了这座被常青藤和木栏勾勒的城堡,竟悄然落了下来。

    它飘下,穿过树叶间的缝隙,兜兜转转,恰好被在此时缓缓睁开的一双眸子看见。

    纯白的花影映入碧色的眸中,就像跌入了澄澈见底的湖泊中,微小的每一寸都倒映得这般清晰。

    不过,却没真的跌入进来。

    睁眼的少年看见了它,被吸引了注意,停下了还未说完的话音。

    花瓣似是要飘落到他的脸边,可在那之前,他就被女人纤细美丽的手轻环住肩,随后,他的头就倚靠进了女人的怀抱。

    “还要再小心,西里尔。不管是妖精还是精灵,都少不了对人类怀着恶意。它们会进到你的梦里,哄骗你,不让你醒来。”

    “啊,是这样吗?”

    少年被搂得很紧,虽然女人有小心地控制力道,不会让他难受,但被这么抱住,还是会有一点点踹不上气的感觉。

    可他什么都没说,不喊难受,也不挣扎,乖巧地让女人抱住,小声说:“对不起,姐姐,下一次,我就不和精灵先生说话了。如果精灵先生跟我搭话,我也不理他。”

    “乖,我的西里尔真聪明。”

    女人亲吻了少年的额头。

    姐弟两人相似的金发重叠在少年的颈窝,区别只在于,女人的长发顺直,而少年的金发柔软,只留到颈边的发尾有些微卷。

    此时是午后,避开了阳光最盛烈的时候,应是一天中最适合晒太阳的时间。

    可是,他们却在树荫里。

    少年此前在树下熟睡,从女人小心翼翼的动作来看就知晓,他的身体很不好。

    为了健康要晒太阳,但又不能直接晒,只能在晴朗天的清爽树荫下稍稍地睡一会儿。

    女人怕他被风吹得着凉,所以一步不离地在树下守着。

    她在十分钟前就应该把弟弟叫醒,可看他睡得这般香甜,始终不忍开口,只用魔术把四周的风严密地隔开。这么一拖,就拖到了少年自然地醒来。

    “冷吗?”

    女人觉得弟弟的额头有点凉,连忙再去摸他的脸,十分紧张。

    “不冷。姐姐累了,我们不坐了,回去吧。”

    “没有的事,难得出了一天太阳,多在外面透透气,对你有好处。”

    “那——”

    还这么小,这个少年就已经这么体贴乖巧了。看出姐姐的精神不太好,他不顾及自己,只想让亲人早些回去休息,不用一直紧张地照顾他。

    “我累啦,姐姐,回去吧?”

    格外懂事的少年笑,拉起姐姐的手,嗓音软绵绵的,就像在撒娇。

    他看上去只有四五岁,这是因为身体虚弱,远比同龄的孩子瘦小,实际年龄还要大一些。

    没有人能抗拒这孩子的笑容。

    不止是因为性格上的乖巧懂事。他一诞生,就仿佛注定会惹人怜爱。

    金发宛若融化的流金,少年有着一双再干净不过的眸子,皮肤柔软洁白如最精美的瓷器,还未完全长开的五官精致,就像只能在油画里描摹,却从想象中走到人间的美少年。

    他出身高贵,被保护得很好,却一点也不高傲。笑起来时眉眼弯弯,还会露出小小的虎牙。

    因此,看着他长大的女人更无法抵御他的笑,每见一次,纵使此前再被怨恨填满内心,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也会被触动。

    “……好吧。”

    看,果然没能抵挡。

    女人当即就不再反对,把弟弟抱起,用魔术为他遮蔽强烈的阳光,慢慢地穿过城堡外宽阔的空地。

    少年还是乖乖地不动,目光却越过姐姐的肩头,落到常年无人打理的花园角落悄悄长出的一朵小野花上。

    他不会说,因为姐姐肯定会不在意地把擅自长出来的野花清除掉。有些事情,聪慧的少年都悄悄藏在心里,野花算一件,在梦里遇到的精灵先生,也算一件。

    总觉得,那个白色的精灵先生对自己没有恶意,如果可以,还想再在梦里见到他——

    是吧,这件事当然不能告诉姐姐啦。

    少年没有去过城堡以外的地方,也没见过除了姐姐和仆人以外的其他人。

    在梦中,看到了“海”。

    跌跌撞撞闯入时,站在花海中央的精灵的白发和白袍都被风吹起,绚烂的花包围着他。

    他轻咦了一声,转头看向自己时,从没见过的紫色眼睛真是好看。

    这一幕画面,很美。

    少年的心如此纯洁,直觉感到精灵是一个好精灵,他就喜欢他,并且,由衷地期待还能有下一次相遇。

    至于能不能还有下一次……

    唔,很难说哦。

    而且,指不定隔了几天,忘性大的小孩子就把这事儿给忘干净了。

    “……”

    “西里尔……”

    “嗯,我在,姐姐。”

    “不,没什么。姐姐……想要告诉你,很快就好了。”

    “唔……什么意思呀?”

    女人终于抱着他回到了宛如矗立在阴影中的城堡。

    “我最爱的弟弟。”

    在少年看不见的地方,她黑色的指甲嵌进了掌心,嗓音也慢慢地沉下。

    “西里尔·康沃尔,你是名正言顺的爵位继承人,未来的康沃尔公爵。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也要——”

    “让你的名字传遍整个国家,让所有的人,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