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小园深深话鬼狐
    那书生当晚就在破庙里歇下,睡到二三更时突然鼻尖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睁眼一看,却是个二八年纪的女子一袭红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那姑娘生的好似画卷中人一样,柳叶眉,樱桃口,肌肤如雪,眼波微一流转,便让人色授魂消,书生不知道这是那家闺秀,生怕自己衣冠不整唐突了佳人,急要站起却被那女子按住了肩膀,只听她轻轻笑到,长夜漫漫,郎君一人可感孤否。

    不要上当阿,那女人是狐狸精,小园深深,红墙碧瓦,这里是位于巫溪镇西处的一所宅院,几个顽童没有像平时一样在园子里嬉闹,反而安静的聚在后山的凉亭里,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布衣少年正在摇头晃脑的讲着自己在野史杂文中看到的鬼狐故事,正讲到好处被人喝断,心里不免有些扫兴,不过看见说话之人正是最受杨府老爷杨翼宠爱的嫡子杨贵,还是强装笑颜道,还是贵哥儿聪明,一眼就看出那女子是狐狸精。

    哈哈哈,那杨贵不过十一二岁年纪,生的虎头虎脑的,此时初春正寒,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貂袄,听见少年夸赞,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他旁边比他高一头的是二老爷杨池的儿子杨智,杨池得子早过其兄,杨智比杨贵大一岁,向来不服气自己这个堂兄弟,闻言却禁不住嗤笑道,那是,贵哥识狐狸精的本事传承自我大娘,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子。

    一句话换来哄堂大笑,除了布衣少年之外,亭子里坐的都是杨家的亲眷,四个孩子抛开杨贵和杨智还有一对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的双胞胎,两个小胖子一个叫王家生,一个叫王家予是杨家姑奶奶所生的二子,两人生的一般模样唯一的不同是王家予嘴角多了一颗黑痣,自家人知自家事,杨家是本地的豪门,家有良田千倾,和巫溪镇里一半的店铺,男人有钱难免好色,杨贵的母亲杨李氏又是个醋坛子,杨翼去青楼她要吵,在家里和丫鬟多说几句话她要闹,天天吵着要抓狐狸精,王家兄弟想起杨李氏不由笑的前仰后合。

    打死你,杨贵自觉丢了脸,挥舞着拳头向杨智扑去,怕你不成,杨智不肯示弱,两人扭打着滚倒在地上,贵哥加油,阿智这下厉害了,王家生和王家予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不光不拉架,还当起了啦啦队,两位少爷别打了,少年看着叫苦不迭,又拉不住两人,急忙恐吓道,还不分开,有人来了。

    本来只是虚词恐吓,没想到身后真有脚步声,几位少爷,该吃饭了,哎呀,怎么打起来了,一个白胡子老者带着两个家丁来寻自家少爷吃饭,一路寻到凉亭,却看到这幅情景急忙指挥手下把两个少爷分开,总管,杨智看见老人立刻变成了乖宝宝,任家丁帮他拍打身上的灰尘,杨贵还是张牙舞爪的,糖葫芦不要拦着我,我要打死杨智这个混蛋。

    哈哈,王家兄弟又是一阵嬉笑,老人的脸上也是有些尴尬,原来老人姓唐是杨家的总管,在杨家一呆三十多年可以说是侍候了杨家三代,老人名叫鹄鹭,这糖葫芦是他年轻时的绰号,唐老深得杨翼杨池兄弟信重,又当总管多年,这个绰号已经许久没人说过,偏偏开口的还是自家少爷,有心迁怒眼珠子转了一圈才找到一个出气筒,秦琅你小子怎么在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