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陈家父女
    周货郎对面住的就是马大娘,丈夫早死,马大娘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女儿,大女儿二年前嫁人去了外地,小女儿在城里一户人家当婢女,马大娘平时就靠替人浆洗衣物度日,虽然家贫,但是待人极好,尤其是秦琅,衣服几乎都是马大娘替他缝补的,秦琅心里当她亲娘一样,进门见她屋里的灯熄了,知道她已经睡下,便不想去吵她,又朝南屋看了一眼,陈铁匠屋里倒是亮着灯,酒肉的香气传到少年鼻中,更引他饥肠辘辘,不知想到了什么,秦琅最终还是不想上门相求,摇摇头就欲回自己所住的北屋休息。

    树欲静而风不止,秦琅不想去打搅陈家,没想到刚走到院中央,陈家的门却咯吱一声自己打开了,从里面跳出一个赤面虬髯的大汉,看见秦琅就是一声怪笑,秦小子看你要往那里逃,陈大叔你还没有睡阿,秦琅嘴里敷衍着,心中却是苦恼。

    你陈大叔是顺风耳,你进门我就听见了,没想到你这个臭小子想过门不入,陈铁匠两步走到秦琅面前,拉着他的胳膊向自己屋里走去。陈大叔,太晚了,不如我改天再来看你,秦琅使劲挣扎可惜不敌陈铁匠的气力,你小子还没吃饭吧,走陪陈大叔喝几杯,少年想说自己吃过了,可惜肚子又是咕噜一声响,大汉笑了一声,不由分说拉着他向屋里走去,到了门前一推门,和秦琅一起入内。

    哈哈哈,秦小子我们两家可是世交,你刚出生的时候老子去抱你,结果你尿了老子一手。一灯如豆,照亮了满桌的饭菜,做为巫溪镇唯一的铁匠,陈铁匠家的晚餐还是很丰盛的,和秦琅猜想的一样有酒有肉,酒是高粱酒,肉是猪头肉配上韭菜炒鸡蛋,花生米和一大盆刚蒸出来的馒头,这顿晚饭本来应该很愉快的,前提是某人不在的情况下,屋里三个人,陈铁匠喝的手舞足蹈,秦琅低头啃着手里的馒头,不低头不行,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小姑娘眼神好像是两把飞刀,少年生怕一抬头自己脸上就会多出两个窟窿。

    陈铁匠估计是喝多了,面红耳赤的说话都是大舌头,看见秦琅不说话,一拍他的肩膀,秦小子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女儿。爹,突然响起的尖叫,让秦琅不自觉的抬起了头,正好看到陈秀莲瞪圆的双眸,那里射出的已经不是飞刀而是火箭了,少年一哆嗦,急忙挪开自己的肩膀,嘴里嚅嚅道,陈大叔你喝醉了,我怎么配的上秀莲。

    怎么配不上,陈铁匠也急了,你和秀莲从小就定亲了,我和你爹娘说好的,聘礼我都收了,不信我拿给你看,说着就要从自己怀里掏什么物事。爹,我不嫁人,你要我嫁秦琅,我宁可去当姑子。陈秀莲说完这些话哭着跑进里屋去了,陈大叔你喝醉了,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秦琅害怕陈铁匠再说什么,也急忙起身告辞,临出门时身后传来一声叹气声,少年只当不觉快步离开了陈家。

    回到北屋自己住的地方,秦琅径直推开了房门,屋是一贯不锁的,左右都是街坊,而且家里也实在没有什么可偷的东西,刚刚吃的太急,又被陈家父女一闹,秦琅有些噎到了,一进门先从墙角的瓦缸里舀出一瓢水,也顾不得生冷,先喝了半瓢,这才走回里屋,把床头的油灯点亮,又从床边拿出一卷书,坐在床头看了起来。

    父亲是个卖艺的武师,母亲是大户人家的绣娘,一个是陈铁匠的拜把兄弟,一个和马大娘是闺中好友,少年能得到左邻右舍的照顾,其实也是依赖父母的遗泽,可惜他们走的太早了,五岁的孩子能记住什么,少年只记得母亲很爱笑,父亲有个大胡子和陈铁匠一样,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夫妻两个双双离家再也没有回来,留下秦琅一个小孩子靠吃百家饭活到了现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