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八两半斤
    迎面而来的是一辆邮车,两匹马拉的车上面坐着两个邮差,马是黑马,邮差身上穿着黑衣,桐木制成的马车整个被铁片包裹着,就像个移动的棺材,同样包铁的车轮行驶在斑驳的古道上发出一阵吱吱声,马蹄铁敲击路面的声音和战鼓一样,如此生人勿进什么蟊贼胆敢拦截,难怪邮行一出世就抢走了全天下镖局一半的生意。

    这样的车秦琅以前只见过一次,邮行把一封据说是薛家二少爷的家信送到薛府,没想到薛家居然闭门不纳,结果这辆刻着通行无阻的邮车就堵在薛家门口整整三天,两个邮差不吃不喝更不说话和两个门神一样站在薛家外面,引的巫溪镇的人都去看热闹。最后连桐谷的县尊大人都被惊动了,带着衙门一干人赶来,不是抓捕两个邮差反而好说歹说的劝导薛家那个固执的老妇人,最后薛掌柜扶着他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娘如丧考妣的接了家书。

    全巫溪镇恐怕也就是薛家娶媳妇娶的这么窝囊,整个大汉恐怕也只有顺风行的信送的如此嚣张霸气,少年现在还记得神算子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抱着胳膊鼻孔朝天,阿琅你信不信薛老太婆要是一年不接这信,那两个棒槌真能在门前站上一年,说不定这两个大雀卫就活活饿死在薛家门口了,大雀卫最少也是五品,可怜我们楼大人苦读十年才换来个七品乌纱到时也保不住,顺风行送物十里一金,从蜃云山送到巫溪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里,那就是八千金,蜃云山当真有钱,不过能让薛老太婆捏着鼻子认下这门亲事也算值了。

    十里一金,那就是把东西送到地头满十里就可以收一两黄金吗。那个时候秦琅还没有现在这么高廋,刚有神算子腰这么高的小萝卜头因为生活艰辛对于钱财米面已是敏感无比,闻言眼里都是小星星,拉着对方的衣袖一个劲的追问这顺风行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有本事赚下这些钱钞。

    顺风行的老板叫施要,她娘施伊南是我们大汉,不应该说还要加上北边的大辽西边的楼兰,总之全天下最祸水的女人,神算子的脸上很是猥琐,不过好在她死的早,留下了一个儿子也是祸害,有人说施要是刘靖的儿子,不过我们的光武帝可没有承认过,虽然没认这个儿子,刘靖倒是把自己在长安外的别院赐给他做了府邸,还让只负责护卫宫廷的大雀卫随侍其左右,这顺风行就是施要静极思动的产物,兵部密制的扶摇车再加上两个至少武夫七境的大雀卫,这顺风行所到之处真像这车上刻的一样通行无阻了,这四个字也是刘靖亲题的,据说最早赐下的是一路顺风,不过施要不喜,所以又依他的意思改了,现在一看倒是实至名归。

    邮车似缓实疾,秦琅想到这里,那车已经离他只有一箭之地了,少年急忙向边上躲,生怕马车溅起的泥泞弄脏衣服,没想到邮车里突然传出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停车,快点停车,邮车吱呦一声停了下来,王少爷巫溪镇还没有到,一个邮差面无表情的说着。

    我知道没有到,不过我给你们的那颗夜明珠只够走到这里,小爷没钱了,还是说你们顺风行大发慈悲余下的路不收我钱,童音中邮车密闭的车厢已经从里面推开了,一个红衣童子从里边跳了下来,不及站稳又向车里叫道,讨厌鬼快下来,不然我一个人走了。

    王八你不要叫我讨厌鬼,还有你敢撇下我一个人,我回去告诉舅舅。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丫头紧跟着童子也跳了下来,她是一身绿,背后还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那两个邮差等她绣鞋落地,就一抖手中的缰绳,那两匹骨瘦如柴的乌马突然金鲤摆尾似的一个纵跃,邮车就一下子掉了个头,变成车尾对着三人,那马蹄铁引起的战鼓声又再响起,转眼间邮车变成一个黑点,走的竟比来时快捷数倍。

    这些死要钱的,一听小爷没钱跑的比兔子还快,红衣童子对着远去的邮车做了个鬼脸,又对小丫头叫道,说了多少次不许叫我王八,尤其是不许在外边叫。小丫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那好我不叫,不过你也别再叫我讨厌鬼还有帮我提着包袱,都是你要先下车,我拿着包袱可走不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