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替父拜寿
    你们两个,那布衣少年薛祥认识是专门往大户兜售水果生意的秦哥,两个孩子却是看着面善。那个女童有点怕羞,看见自己看她,忙向后躲去,小男孩却是径直走到自己面前,当面可是伯父大人,我是王氏半斤携幼妹八两来给祖母贺寿。

    看两人的眉目薛祥心里其实已经猜了个七成,等男孩开口暗道果然如此,实在是这两个孩子和二弟长的太像,尤其是王八两简直就是二弟小时的模样,长兄如父,薛祥父亲死的早,为了把弟弟拉扯大,薛祥自己也费了好大心力教养,虽然二弟后来没有依自己的心思谋个官身,反而沉迷玄门之术,最后更是做了那王家赘婿,薛祥口上说着不认这个兄弟,心里何曾有一刻放的下他,早就听说他有两个孩子,没想到今日才能见到,心中激动,表面却故作淡然道,你且莫喊我伯父,你说你们是我侄儿有什么凭据,从未见过,薛祥心里虽然已经以为两人是二弟的骨肉,到底不敢冒然相认。

    这赶到薛府门前拜寿认亲的一行人正是秦琅和王八两王半斤兄妹,一路行来,三人随走随聊,少年早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来意,原来薛祥的弟弟薛祝是个玄门术士,为求精jin ru赘了当世有名的修行宗门蜃云山,后来还生下了半斤八两这对龙凤胎,秦琅当年看见顺风行送来的家书,其实就是薛祝入赘王家的婚书,仙凡有别,再加上入赘之事不得家人谅解,薛祝已有八年未曾归家,八两和半斤都是早慧之人,见其父每到每年的今日都闷闷不乐,有时还会借酒消愁,巧言探问才知是祖母生辰到了,薛祝应不能在堂前尽孝而苦恼无比,便想化解父亲的心事,这才偷了其母的夜明珠,雇了顺风行的车千里迢迢赶来给祖母拜寿,之前秦琅拿着的包袱已经交回了童子手中,王八两就从包袱里拿出两张牒文来,这上面有我兄妹的根底来历,伯父不信尽管验看,说着就上前把牒文恭恭敬敬的递予薛祥。

    大汉幅员辽阔,人丁更是有两千多万户,童子递出的牒文被称为百里记,大汉的子民以出身地为籍贯,这上面写着其人的出生年月,父母为谁,有当地的保正做保,还要父母官上印才能做数,一般人除非远行也用不上它,

    薛祥看那文牒上面清楚写着男王氏八两生于永和九年,蜃云山人,父为薛祝,母为王锦屏,半斤那张也是一样,只不过牒文注明了薛祝是赘婿,两个孩子也随母性。薛祥心里一股无名火起,把两张牒文往地上一扔,冷笑道,你们姓王,我自姓薛,我又怎会是你们的伯父。

    近乡情怯,两兄妹没想到薛祥会说出这般话来,一时都不知道怎么措辞,两个孩子被亲伯父堵在门前秦琅看了心里不忍,他也知道自己在薛祥面前说不上话,急忙给神算子使眼色,陈夺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胡子,老薛这两个孩子你当真不让他们进门。

    当真不让,薛祥本来很怕神算子胡赖,但自己的家事岂能任他人做主,也只能绷起脸来。可惜可惜,本来看看还有什么办法化解,没想到老薛你一意孤行,我陈夺也没有什么办法了。神算子摇摇头,你马上就要大祸临头,这寿酒我也不去吃了,免得晦气,又对八两和半斤笑道,你们两个孩子倒是一片孝心,可惜人家不让你们进门,远来是客,不如和秦小子一起去我家里喝碗挂面,我神算子虽然穷,却是有神明庇佑,你们和我一道正好躲开眼前这场祸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