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黄大仙
    母亲果然还是喜欢孙子,薛祥此时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看见薛母嬉儿弄孙的样子不仅洒然一笑,可惜二弟已经入赘,这传续香火还要靠我老薛,目光在其母身上往边上看去,自家的丫头还是那么讨嫌,祖母寿辰也不知说两句好话讨其欢心,老太太看她还不如看二弟的女儿。

    薛珍儿如今已经二七年华,长得虽然只是中人之姿,但其实有种寻常人没有的恬淡,坐在那里没有一丝香火气,若有人问她,小姑娘就有礼的回答几句,并不多话,更不似半斤那么活泼,本是香开无人知的资质在其父眼里却变成了朽木难雕,更何况他已经抱着另一块朽木睡了那么多年,于是心中更加厌弃。

    父亲,少女感觉有人看她,抬起来正好看见薛祥眼中的厌恶,不由有些慌乱,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手足无措的样子让薛祥更是不喜,怎么了,薛母也转过头来,你母亲身子不舒服,你还不跟过去看看,众人面前薛祥不便发作,只能沉声对女儿说道。

    是,父亲,祖母那珍儿就先告退了,少女欠身朝众人福了一福,又和薛母告过罪,这才离席而去。没了眼中钉薛祥快意不少,她到底也是你的骨肉,刚把酒杯举起,耳边就传来了薛母的声音,母亲,薛祥微露惭色,不过老太太下一句话就让他欣喜若狂,梅香那丫头我很喜欢,过了今日你就把她收入房里去吧。

    寿宴进行到一半,那些和薛家关系平常的人很多都已经借词退去,秦琅吃饱喝足又拿水净了手,把那本青丘志还予神算子后看看天色不早便也想回家了,辞了陈夺他先去找八两和半斤,不过两个小家伙不知道跑哪里玩耍去了,寻人不遇少年便打算自行退去,他和薛祥身份天差地别倒不用和主人辞行,只和管家说了一声,又厚着脸皮讨了一坛子酒,便被薛府的家丁礼送出府。

    怎么这么痒,永福巷在城西,秦琅所住的太平巷在城东,少年提着酒坛子走到一半,突然股间又是奇痒无比,隔着裤子挠了几下,没想不挠还好,一挠更是奇痒难耐,这时走到一户人家门口,秦琅看看四下无人,索性放下坛子,专心挠了起来。

    还是快些回家,用凉水洗洗才好,得这怪病已经有些时日,秦琅也已有了经验,知道现在虽然痒的厉害,但只要回头以凉水擦拭过股间便会恢复如常,等到痒势稍止便提起酒坛子继续上路,无意中往旁边一看只见一个黄衣男子趴在地上,正四脚着地的顺着墙根爬着,怎么醉成这样,少年见那男子不像有残疾,便以为他是喝酒喝醉了,没想到那男子看他望他依然是四脚着地移动的身形却陡然加速,瞬时拐入一条小巷像离弦之箭一般消失在秦琅的眼前。

    黄大仙显灵了,秦琅这一惊非同小可,差点没把手上的酒坛子扔出去,黄衣男子最后窜出的那一下他看的分明,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只毛茸茸的黄鼬,足有四尺多长就这么从他眼前窜过去了,黄鼬又叫黄鼠狼,民间以为其灵异又叫它黄大仙,为保家宅平安有些地方甚至私下建了淫祀祭拜黄大仙,据说这东西非常记仇,你祭拜它不一定有什么好处,但开罪了它立刻就会大难临头,秦琅刚刚在薛府用饭时没喝酒,小小年纪更不可能眼花,而且此时的天色虽然已近黄昏也还没有完全暗下来,这白日现形实在不知是凶是吉,少年心下惴惴归家的步伐不觉又快几分。

    小妖精,薛府的寿宴行到尾声,宾客都已离开,杨翼也带着自己家的清秀小厮打道回府,一坐上轿子人前道貌岸然的杨员外就把小厮搂抱入怀,上下其手亲嘴不止,家里的母老虎实在是凶猛,好色如杨翼也不得不暗自收敛,另辟奇径,这两年他已是好上了男风,后门走的再多也弄不出儿子来,杨李氏虽然依旧吃醋终归不如以前闹的厉害,杨翼于是更加肆无忌惮不拘日夜一有机会就要和小厮胡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