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黄鼬入宅
    却需要给你打个印记,妇人不肯轻信福临,伸出的手如同一朵白莲眼看就要落到道人的额头上,大汉腹心之地竟然藏着楼兰国的释门修士,不知道天师教知不知道,这印记一上额头立时就要万劫不复,福临虽然心中恐惧还是强叫了一声,尊者难道真的毫无顾忌。

    我佛眼中四方皆是一样,无不可渡之人。妇人口中不惧手臂下垂的动作终还是慢了一拍,福临要的就是这一线生机,两个眼睛突然从幽绿变成腥红色,身后更响起波的一声,随着这番变化黄烟再现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腥臭,饶是妇人的心境已近八风不动还是被这臭气逼的皱了下眉。

    尊者厚赐,福临谨记于心,日后定当回报,等黄烟散去原地已经没了道人的身影,只有微风送来几句狠话。这黄鼬的本命神通倒是当真了得,早春之时薛府很多花卉像迎春丁香都已盛开,现在被那股腥风一熏竟然纷纷凋谢,就连妇人自己都有片刻气机不稳等到回过神来福临的气息已经远在数里开外。

    可惜了,莲步欲启稍一犹豫这一步还是没有迈出,到底不能如自己说的那般百无禁忌,虽然知道重伤之下福临的天赋神通肯定再一不能再二妇人还是没有追出,薛府中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外边还是大汉的天下,但愿终有一日,放眼看去人间到处都是佛国,随着妇人的这声宏愿许下,小园中那些已经枯败的花木又再逢春,一朵朵花骨朵竞相绽放,好像方才种种真如一场幻梦。

    终于还了一笔,夜已三更还有人没有睡去,油灯下少年拿着一本小册子小心的翻看着,青丘志已经还给了神算子,秦琅现在看的其实家里的账簿,寻常过日子离不开柴米油盐,一般人家里都会有这种小册子,上面写着今日买菜用去几许,明天买米又要用去几文,家里还有存银多少,或有什么外债要防别人讨要,少年这个也是一般,唯一不同的是账簿的第一页,那里没有写什么银钱数目,只有三个人名,秦琅小心的用手中的毛笔在其中一个人名上划了一笔。

    那被少年划去的人名是陈夺二字,剩下两个一个是马大娘一个是陈启陈铁匠,这世间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秦琅长到这般大,纸上三人对他施惠极多,所以机缘巧合得到一锭黄金少年想也不想就这么给了神算子,就是为了还了他的恩情,其实相比之下马大娘的家境更需要银钱接济,秦琅本来也是打算先报答马大娘的,不过在薛府见了陈夺,少年决定还是先把人情还予神算子,不是因为和他亲近恰恰相反,陈夺身上好像有种秦琅看不透的东西,相处了很多年有些地方还是感到陌生,这种陌生让秦琅感觉恐惧,他相信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陈铁匠和马大娘都不会伤害自己,却无法相信神算子,所以才这么急着撇清两人的关系,少年生怕欠他太多这笔账自己有朝一日真的还不清了。

    不过如此一来自己又没有钱了,看着账簿秦琅深深发愁,最后一页写着二十五,不是二十五两纹银而是铜钱二十五文,少年刚刚抬起床上的暗板检查过了,里面还有二十文,加上身上的五文钱,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大汉一两银可值百钱,这些钱放在平时也可以买几斗米果腹,可是如今却远远不足用,眼前就有一桩要花钱的勾当,秦琅看着窗外的无边夜色,两句诗不由脱口而出,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