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白莲初绽
    异类修真道行也有高低,虽然没有看出少年真身是何物,但仅凭气机福临亦可断定他的修为应该是远逊于己,之所以远远避开是不想受他的连累,竟然光天化日就敢以变化之身行走于世间,道人原以为不需一时三刻这个小辈就会被打成肉糜,没想到自己在薛府遭了变故,慌不择路之际又嗅到了秦琅的气息。

    体内已经是五劳七伤,黄鼬的脸上露出一丝人性化的苦笑,被王八两召出的神兵照影毁了好不容易修练出的人身,已经让他受损不少,最后为了从妇人的手里逃脱他更是用出了本命神通,普通黄鼬的屁只能污人口鼻,福临的本命神通却可以乱修士的丹田之气,便是像妇人那样的释门修士不假外求所有法力完全来源于自身一不小心也要被他伤了神识。

    不过这本命神通虽然厉害无比施展起来却也并非没有代价,每施展一次自身的道行就要倒退一甲子,福临体内的那颗四转的内丹如今已经渐渐要退回到三转,更可怖的是内丹上那些纵横交错的裂痕,大道远矣,心中哀叹福临已经明白自己这副肉身已经不合用,为今之计摆在自己面前的其实只有夺舍一条路,不能显法于人前,天师教的这条规矩道人即使到了此刻亦不敢违背,要夺舍人族修士自己如今多半不是对手,再说此辈身后皆有师门,便是得手以后寻仇起来也是麻烦,左思右想这个和自己一样为妖,修为又不如己的少年实在是最合适不过,门前这番思量体内内丹上又是多了两道裂痕,福临不敢再犹豫,一道真灵出祖窍,从此家园是异乡,道决声中黄鼬的卤门穴遁出一道幽光无视门窗的羁绊向秦琅房中射去。

    窗外雪花飘飘,琅儿你好生呆在屋子里面娘和爹爹出去一会就回来,一个女子拿手轻抚着稚童的脸庞,脸上都是恋恋不舍,我要和你们一起去,家里就我一个人会怕,孩子不依的拉着女人的袖子,要不然三娘你不要去了,留下来照顾琅儿,我一个人去看看多半没什么事,屋门前一个满面大胡子的壮汉忍不住说道。

    不行康哥我必须和你一起去,女人推开孩子朝丈夫走去,然后两人一起离开了屋子。娘亲,爹爹不要走,琅儿会怕,琅儿真的会怕。男孩拼命的拍打着房门,可惜房门好像在外面锁住了任他哭泣拍打都无济于事。

    因为想到清明要去祭拜父母,所以这个已经多年没有做过的噩梦又开始困扰少年,木床上秦琅蜷缩在被子里面,眉目紧紧的皱在一起,一颗豆大的汗珠悄然滑落,与此同时一道幽绿色的光芒也来到了他的头顶。

    好像有些不对,幽绿光芒中有一颗鸽卵大小的珠子,上面如蛛网一样散布着一条条裂痕,这是福临的内丹,上面附加着他二百多年的修行和元神,此时的福临就像一个已经输急了眼急欲翻本的赌徒一样,一来到少年的头顶便想强冲百汇一举夺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中有种忌惮让他不敢上前,好像继续下去会有什么不测之祸一样。

    修士与天争命,时时走在生死之间,对于危险的直觉的确强过凡人百倍。以前如果遇见这种情况福临都会相信自己的直觉,可是现在感觉着内丹上那一条条新起的裂痕,这是内丹即将崩溃的征兆,没了肉身如果再失去内丹恐怕自己的元神连一时三刻也挺不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