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许子路 关茗轵
    大将军听话,就一口,给大毛二毛喝点,看见那些小猴子馋的可怜秦琅忍不住又开口劝道,吱吱,大将军把酒坛子藏到身后,又摆出一副舍身取义状,明白着要酒没有,要命一条。散了随便你吧,找了块还算平坦的石头,少年一个人发起呆来。

    和杏花河边的那个少女一样,秦琅也有心事,想的不是陈秀莲而是昨晚梦中的那只黄鼬,从小到大少年做过很多梦,有时梦见父母,有时梦见吃食,更多的时候是不知所谓,但没有哪个梦有昨晚那个梦这样诡异,梦里自己变成黄鼬被农妇追打,回巢之时又遇见了仙人斗法,这一切看似无稽,可是自己醒来以后出现在院子里的那具黄鼬的尸身又让这份无稽有了一丝真切。

    更重要的是自己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只黄鼬了,秦琅现在想起来昨天自己回家时看见的那个黄大仙应该也是他,那时他已经能幻成人形,这么说梦中的那个黄鼬拿到仙书后来是修炼有成了。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又为什么会死在自己院中呢。

    左右思量,少年也猜想不出,他当然不知道福临曾经和人斗法受了重创,而自己更是险些被他夺舍。在神算子那里看了很多神怪志异的书籍,对于这些可以幻化成人形的精灵,秦琅没有那些世人的偏见,也许我前世是梦里的那个老翁,黄鼬受伤知道必死,所以来找我报恩。

    这也不对,刚刚有了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少年自己又推翻了,梦里自己明明是变成了黄鼬的,再说要是报恩,也不见自己家里多出什么物事,难道黄鼬知道自己缺一件皮袄吗,也许我就是黄鼬,黄鼬就是我,秦琅以前看过一本书,说的就是一个人梦蝶,在梦中以昆虫之身度过一生,醒后方知自己是人,彷徨不安的故事。

    耳边想起的吱吱声让秦琅回过神来,抬起头看时不由噗哧一笑,大将军也有失手的时候,那些小猴子看着不是对手竟然联起手来,两只猴子拉住它,另外一只则趁机抢走了酒坛子,喝一口,又快速递给其他的猴子,大将军奋力挣开,却敌不住它们配合灵活,每当大将军要把酒坛子夺回,拿酒的猴子就会把酒坛抛给其他的猴子,吱吱,眼见夺不回酒坛,大将军急的吱吱直叫,看见少年看它又是瞪眼又是跳脚,那意思还不帮忙。

    谁让你不听我的,岂不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秦琅没答应大将军的要求,猴子们这么一闹,倒是让他把心事想清楚了,不管梦境暗示了什么,眼前的一切才最重要,自己现在是秦琅,一个一无所有要为三餐奔忙的少年,长这么大自己有三个恩人,神算子已经给了一锭黄金算是勉强报了他的恩情,陈铁匠那里自己还没有报答,最后是马大娘现在是娘了,自己既然认下这个母亲就要尽人子之责,不使她孤苦无依。

    心头敞亮,秦琅觉的自己身上好像多了很多使不完的气力,今天上山本来是来劝诱猕猴帮他采摘灵芝的,实际上密林左边就有个斜坡,陡峭的地势终年不见阳光,少年自己以前是万难爬上去的,现在却是没来由胆气一壮,站起来向斜坡那里走去。

    大汉国幅员辽阔,有十五郡,亿万黎民,境内支脉河流也是不计其数,眼前的这杏花河其实是黄河的支流,却不似其母河那么浑浊,水清见底,小舟一路往下游而去,那个锦衣公子还是站在船头,不过此时已经有另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男人和他并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