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斗蟒
    这有一个,秦琅一手抓着沿途的树木,小心的在斜坡上攀爬,这灵芝一般都长在背阴之处,少年找了许久才找到一枝,手上的灵芝不错,足有拳头大小,本来采灵芝需要用特殊的小铲松动周围的泥土,不过亲手采灵芝本来就是临时起意,秦琅也没预备铲子,只好用手,挖的时候指甲都开叉了,好在少年平时经常劳作,手上有不少老茧倒是不觉的疼痛,把采到的灵芝小心揣入怀里秦琅继续向上又采到两枝,估计这些已经足够祭奠所需,便慢慢的向下滑去,上山容易,下山难,少年拉着藤蔓慢慢的向下荡去,快要落地时,耳中突然响起一阵吱吱声。

    不好,和这些猴子朝夕相处,秦琅只凭叫声就能听出它们的喜怒哀乐,这叫声惶急悲切,分明是猕猴遇到了危险。心急也不管离平地还有数尺,就这么放开了藤蔓,从空中掉下来。

    吱吱,离的近了猕猴的叫声更加真切,少年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爬起来,往那处一看,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他刚刚和猕猴们聚会的密林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条大蟒,全身黢黑,一片片鳞片甲胄一样套在身上,腰足有水桶般粗细,硕大的头颅,蟒口一开一合,一只小猴子被它的信子卷中,就这么被它卷入了肚中。

    三毛,时间久了,少年和这些猴子感情很深还给它们都取了名字,眼见此景真是目呲欲裂,从腰里把平时常用的刻刀取出来,向大蟒身上捅去,那大蟒见人过来也不惧怕,尾巴一摆,秦琅就好像迎头撞到了墙上,发髻被打乱,额上也被尾上的鳞片打出几个伤口,少年再抬头已是满面鲜血。

    大蟒一尾巴打趴了秦琅,腰身一摆似欲朝他这边过来,吱吱,一声声叫声中其他的猴子在大将军的带领下捡起地上的石头朝大蟒投掷过去,这扔石头是猴子的拿手好戏,大蟒虽然全身带甲可终有软处,不小心被石头打中一目,眼眶处立时有一条血线流淌下来。

    折了一目,大蟒顿时疯了,张口吐出的不再是红信。而是一道道水箭,猴子们本来趁秦琅刚刚刺大蟒的时候已经都躲到了树上,可这由大蟒腹中毒液生成的水箭却是无远弗届,吱吱一只猴子来不及躲避被水箭射中,从树上栽下来毛片已经腐蚀了大半,躺在地上没了生气,皮毛洞开出露出森森白骨,竟是连内脏都被这毒液化去了。

    眼见同类惨死,猕猴们不敢再向大蟒扔石头,开始向密林中退去,大蟒被激起了凶性,不依不饶的在后边追赶,又有一只猴子被水箭射中,大毛,我和你拼了。眼看大毛也中了蟒蛇的毒手,这样下去猴子们要全军覆灭,少年也急了,勉强从地上起来,手里的刀早不知被抛到了哪里,秦琅就这么赤手空拳的扑到大蟒身上,大蟒此时背对着少年,秦琅用手臂环住它的腰,另一个手握成拳头向其身上打去。

    哎吆,大蟒的身上滑不溜手,少年一拳打下去反觉脚下一轻,身子被带的向一边歪倒,大蟒趁机转过身来,腰身一转反把秦琅套住,丝丝声中蟒口重新张开,里边传来的腥气差点把少年熏晕,四根利锥一样的牙齿眼看就要落到秦琅的身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