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异变
    吱吱,身在空中,猴子并不老实,脸上挤眉弄眼的瞪着妖女做鄙夷仇视状。又朝少年叫了几声,意思是不要怕,我们一起。你这猴子还不知死,妖女心里本来就怒极,被大将军这一调戏恨意更深,她本来是卧龙山土生的黑尾蟒,一次雷雨中侥幸不死,反得了一丝天地纯阳之气,开了灵窍,本来妖物修炼都是缓慢异常,她却得天独厚,靠那丝阳气三载就修身大成,又花了十年苦功入了承天,妖物到了这般境界就要开始重塑肉身,妖女费尽千辛万苦才化出一个头来,想要出洞吃些血食庆祝一番,没想到一时大意被秦琅破了练门。

    这肉身不能用了,只有一个头颅百日之内也会消散,而且她刚刚到二境,要想夺舍必须要同类才可以。卧龙山虽大,也不止一条黑尾蟒,可如何比得上自己被雷火锻造过的肉身,饶你不得,妖女本来想直接撕裂了猴子,但一番思量自己的练门还是被少年破的,先杀他等夺舍后再生吞了这猴子。

    心中计算妥当,妖女不再犹豫,乱发一扯秦琅也被她拉成了大字形,扑哧声中,少年身上的衣服先经受不住,落花蝴蝶一样一片片从秦琅身上落下,放开我,你这个妖孽,已经到了承天境界,本体又是巨蟒之身妖女这番拉扯少说也有千百斤气力,按说秦琅应该已经被她撕裂成一块块肉块,可其实没有,少年只是开始的时候身上有些酸痛,被发丝捆绑的破皮地方出了一点血,之后就不觉的疼了,身上受力之处反而有一股股舒适涌上心头,如果不是现在赤身露体秦琅甚至舍不得让妖女停下来。

    竟然不死,这招没有结果少年,妖女也是大惑不解,自从化出头颅之后自己还是第二次用出此招,眼前的人看上去身体也不是十分粗犷,难道还能比那个同样也是承天境界的野猪精还要结实,上次自己可是一下子就把野猪给撕裂了,想到野猪的美味,妖女忍不住舔了舔舌头,你这妖孽快放开我,秦琅被她看的羞臊欲死,一边的大将军还火上浇油,吱吱猴子滴溜溜的小眼睛看了看少年胯间的不文之物,又看看自己脸上立刻得意洋洋。秦琅羞意更深,妖孽你要杀就杀,不要折辱我。

    但凡妖物都会有自己的本命神通,妖女的本体是黑尾蟒,蟒蛇平时遇见厉害的猎物都是先盘住,绞碎其骨骼,或者等猎物窒息以后再吞食,妖女的本命神通就是缠绕,眼看拉扯不动少年的四肢,一缕乱发又分出来直接缠上了秦琅的脖子。

    呜呜,不能呼吸少年的脸孔顿时泛青,手脚拼命挣扎起来。吱吱,眼看不好,大将军在一边急的直叫,可它的手脚也被乱发束缚住了,摆布不开猴子耍起了无赖,可能是刚刚看秦琅的时候有了灵感,大将军突然挺了下腰,一道水箭从胯下的分身射出,妖女躲避不及三千烦恼丝上顿时多了一股尿骚气。

    你这猴子,妖女的狼狈样让大将军大喜,吱吱吱吱的朝她叫着,好像在说还不放开我和秦琅,不然本将军还尿你。民间本来有污秽之物可破邪魅的说法,什么童子尿月经带堪比道家的飞剑法宝,这种说法本就无稽,大将军又是卧龙山的猴王,平时相好的母猴也是不少,童子尿早就和它无缘了,这泡尿下去没有伤到妖女反而激起了她的凶性,头颅一甩那提着猴子的乱发就带着它向棵大树甩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