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三千只取一瓢饮
    那匹万金难求的千里马被做成肉羹赐予吴情,一心求和的礼部侍郎丢了乌纱帽,从此开始了汉辽两国接近十年的战事,其实宝马非马,当初的大辽一边献马给刘靖祝寿一边在国书中向大汉讨要毗邻屠雄关的长乐府的半府之地,刘靖的尊号中有个武字岂能示弱,事后很多人都猜这是他们的陛下和辅国公府唱的双簧,不过即使这样能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亦不简单。

    民间喜欢演义,所以另一个说法其实更为盛行,当时光武帝其实对于是战是和很是犹豫,甚至动了割地保一时之安的念头,吴情不忍长安府百姓受异族荼毒,所以在席上挺身直言,八岁稚子,一言兴邦,皇极殿上的事被传为一时佳话。

    天赋异禀又得圣上青目,吴情和同辈相比有了太多的特殊,别人都是师择徒,他却是徒择师,天师教首座真人袁守一从不收徒,吴情却是执意要拜其为师,你难道不知我从不收徒,那位羽冠仙人带着一丝玩味看着当时只有十岁的吴情,还是说你以为自己被陛下看重我就会破例。

    你不收徒是因为他们都不是我,我今天能拜你为师也只因为我是我,不是因为陛下更不是因为辅国公府。我就是我,我只是我,吴情的话看似狂妄,但配上眼中的清澈却显得如此理所应当,修道就是修心,守一最难,我且看看你到底可以走到那般地步,一番话后袁守一收吴情为徒,从此以后独秀峰那座茅舍中不再是一个人。

    修行不论年月,吴情跟袁守一修行一晃就是五年,辅国公府上开始着急,虽是开国显姓,吴家的人丁却一直单薄,吴情即是长子嫡孙也是吴家这代唯一的子孙,总不能就此断了香火,吴情的父亲也是这一代的辅国公吴翰几经思量还是给他写了封家书,让顺风行送上独秀峰。

    吴情的回书只有一个可字,让府中欣喜若狂,吴情是修士当然不能和凡女匹配,于是乎东庆府所有的适龄的修行女子都被画了画像,这其中也包括东阿山上的蝉玉院,最后三千画卷齐上独秀峰,吴翰的意思儿子多挑几个也不打紧,广种薄收为辅国公府开枝散叶,但吴情三千弱水只取一瓢,只有一副画像被画了红圈,叶思寰就此多了一个未婚夫。

    为什么吴情会选中自己,少女其实也不知道,不说整个东庆,就是蝉玉院中自己也算不上顶尖,不论容貌家世还是修行境界,叶思寰其实都很一般,比吴情小一岁到现在也只不过初入承天,其实你比我更适合吴情,想了半天,少女只道出这句。

    不是的,叶师姐,圆脸小姑娘脸涨得通红,脖子和拨浪鼓一样摇个不停,家里是有这个意思,当初被画像的女子中也有我,可是我从来没见过吴师兄当然也谈不上有什么喜欢,我只是想能在这么多人中被他选中的女子不知道要有多么让人惊艳,或者是和吴师兄一样的修行天才,今年家里让我来蝉玉院修行,能看见叶师姐我很开心,只不过师姐和我想的有些不同。

    师姐我不是说你平平无奇,越描越黑梅果快哭了,这个二八之龄就已经触摸到显光境门槛的少女,虽然喜欢说话,但言辞上的本事看起来没有她的修行天赋那么惊人。你这么想也没错,叶思寰淡淡的说,你父是东庆太守,梅家是世家大族,你的容貌和修为也在我之上,我刚刚说过你才是更匹配吴情的女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