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子欲养而亲不待
    朱斢你不要胡说,马彩玉看见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肥头大耳的男人,面上羞愤的红了起来。朱兄弟这怎么话说的我们母女平时没有得罪过你。马大娘把女儿护到自己的身后,身体却忍不住有些哆嗦。

    丈母娘我没有说你得罪我了阿,只不过我对彩玉妹妹那是日思夜想,今天大家既然都在这里,不如你就作主遂了我的心愿,也免得小婿再受相思之苦。这个一脸肥肉的男人叫朱斢,和马彩玉的主人朱圭是没出五福的亲戚,家里本来是开粮店的,不过父母死后朱斢只知道花天酒地,生意早已经荒废了,三十好几没有娶妻,一天到晚到几个亲戚家里打秋风,朱圭家他去的最勤,一来二去就看上了马彩玉,常说些疯话要堂哥朱圭把马彩玉配给他。

    朱圭自己也是个色胚,早就对马彩玉有了心思,只不过碍着老婆不能下手,对于朱斢的请求一直敷衍,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彩玉妹妹,看着少女清秀的面庞朱斢丹田里一股邪火冒了上来,一对猪蹄越过马大娘就要向马彩玉身上摸去。

    朱兄弟不要,马大娘想挡住他,可这朱斢虽然面目可憎,却是天生神力,平时打架几个泼皮都近不了他的身,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敌得过他的力气,被他一拨摔到地上,娘,马彩玉看见母亲额头破了急要上去搀扶,却被朱斢一把拉住,今天我那讨厌的堂哥不在,彩玉妹妹我们找个地方去拜天地。

    放开我,朱斢的口水都要流到马彩玉身上了,少女不禁哭叫起来,还有王法没有,怎么调戏良家妇女,周围也有不少行人,有胆子大的忍不住说道,我朱斢就是巫溪的王法,怎么不服阿,朱斢举起他饭碗大的拳头,那说话的后生急忙低下头来,不敢和他对视。

    大妹子你怎么在地上了,朱大官人有话好说,崔老头本来在屋里收拾皮子,此时听见动静也从屋里出来了,看见马大娘满头是血的躺在地上,马彩玉又被朱斢拉住,急忙出声求恳起来,朱斢那里会听这白胡子老头的话,崔老头不想死就躲开,今天朱爷就借你这屋子给小美人开苞。

    不要,放开我,在马彩玉哭叫声中朱斢已经把她抱起来向裁缝铺里走去,朱大官人使不得阿,崔裁缝想拦下他被他一脚踹倒,放下我的女儿,马大娘有些清醒了,在地上颤巍巍的伸出手来正好抓住朱斢的靴子。

    滚开死老太婆,朱斢一脚把妇人踢的飞了起来,马大娘被他踹到墙上,慢慢滑下来,墙上多了一道鲜红的血迹,杀人了,崔老头爬过去一摸妇人的鼻子已经没了声息,不仅吓的叫了起来,娘,马彩玉受不了这个刺激,惊叫一声在朱斢怀里昏了过去。

    咱们先洞房,我再买口好棺材好好的孝敬我的丈母娘,朱斢嘻嘻哈哈的抱着少女进了裁缝铺,没多久里面又传来阵阵哭叫声,各位街坊帮帮忙吧,崔老头四处求告,伤天害理阿,这朱斢迟早要遭报应的,看热闹的七嘴八舌却不见有人出头。

    半响裁缝铺的门才又打开,朱斢带着兽欲得逞之后的满足感出了房门。造孽阿,看他走远,崔裁缝一瘸一拐的进了屋,众人听了他的声音也都进来,只见房中地下马彩玉一丝不挂的倒在地上,嘴里有一丝血丝垂下,却是不堪凌辱咬舌自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