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小哥是这大娘的亲人吗,趁天没黑,赶快去找王镇守,不然让那朱斢逃了。后生刚刚听秦琅喊娘,以为他是马大娘的儿子急忙提醒道,这不是卖水果的秦哥吗,怎么这个打扮我刚刚都没有看出来,巫溪总共没有多大,不认识少年的有,但见过的更多,那个之前和后生说话的看客是镇上的鞋匠张海,此时才认出他来。

    你既然是马大娘的邻居,帮她办了后事就罢了,朱家是大户,你孑然一身怎么斗的过,张海是个怕事的人,依他的意思是让秦琅忍下这口气,少年没理他,站起来把马大娘抱进裁缝铺又去看了马彩玉,少女死后尸身还没有移动过,秦琅帮她把衣衫穿戴整齐,再从屋里出来向四周一抱拳,小子秦琅自幼在巫溪长大,父母离家,多亏了马大娘照顾才能活到今天,我两人名为街坊实为母子,今天她遭了这个劫难,我一定要为她洗雪沉冤,防那贼子逃了,我现在就去寻他,母亲和玉姐的尸身就托大家照料,以后小子必有厚报。

    说完少年转身便走,哎呀秦哥你这让我怎么做生意,崔裁缝看着屋里的两个死人欲哭无泪,他不去报官是要自己报仇吗,后生这才寻思过秦琅的话来,脸被吓的一白,快走快走,没想到这秦哥平时看着挺老实,也是个惹祸的性子,张海把后生虎子拉走了,这下有好戏看了,那小子这么精瘦怎么打的过朱斢,你操这心干什么,快到饭点了,咱们兄弟去喝两杯,走了,走了,看热闹的一个个离开了,只留崔老头如丧考妣的站在原地。

    两位大人,这胭脂鱼可是巫溪一绝,取自卧龙山又有本地名厨料理,醉风楼是巫溪最好的馆子,为了招待从长安来的两位贵客,王全特意包了整个三楼,又点了醉风楼最好的几味佳肴,可惜这两个客人都非常人,许子路只是吃了两口青菜,关茗轵喝了半杯酒,王镇守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陈夺。

    镇守是不入品的流官,王全在两人面前连位子也没有,他本来就矮和个小二一样拿个酒壶在边上侍候,听见中年人的话急忙凑上前来,小人已经派人去找了,不过他不在家,平时摆摊的地方也不见人,这人喜欢游荡,一时还真不好找,不过两位大人放心,小的已经把手下都派出去了,一找到他就带来见过大人。

    话刚说到这里屋外就起了一阵脚步声,王大人一个杂役打扮的人推开房门,看见王全就要开口叫嚷,干什么没规没矩的,不要冲撞了两位大人,王全开口斥责道,可是找到神算子了,大人出事了,那杂役年纪轻轻很是机灵看见房里有人把王全拉到一边,咬了一阵耳朵。

    可是有什么事吗,关茗轵摇晃着酒杯淡淡的说道,不敢劳烦两位大人,只不过是些小事,卑职去去就来,两位大人安心吃酒,王全拉着杂役出了房门,他们之前虽然低声说话又怎么瞒得过修真者的耳目,都说巫溪闭塞果然是个没有王法的地方,许子路的话里有点激愤,穷山恶水出刁民,关茗轵的话不咸不淡也不知道口中的刁民是什么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