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悍匪
    铺子和钱都不要,我只向你借一样东西。少年的话让朱斢松了口气,要什么东西兄弟尽管说,我这边没有偷也给你偷来,不用这么麻烦,那东西就长在你身上,我要你这颗心来祭奠我娘。妈呀,朱斢吓得裆下一热,一股黄汤湿了裤子,秦琅一步跨到他身前,手里凭空多了一物,却是得自福临的本命物,化血飞刀乌行天。

    啊,飞刀下落没有直接抛开朱斢的胸膛,反而从他臂上剐下一片肉来,对不起,失手了,少年语气平淡,又是一刀下去,这次偏的更厉害,朱斢的大腿又是多了一个窟窿,痛死我了,饶命阿,朱斢发出一声声杀猪一样的嚎叫声,秦琅无动于衷飞刀还是一刀一刀割在他身上,随着肉一片片掉落,朱圭的半个身子都快化为白骨,然而可怖的是却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吸干了。

    饶命,饶命,朱斢的意识已经模糊了,看着差不多了少年转手一刀划开了他的肚皮,一颗心脏被飞刀带出来,好凶徒居然草菅人命,城隍庙外传来一声大叫,王全带着几个杂役赶到现场,正好看见了刚刚发生的一幕,不由朝秦琅喝斥。

    你说谁草菅人命,少年抬起头来一脸的麻木,王镇守没有看到想要的敬畏不由有些失望,我们这么多人都看到你杀了朱斢,还想抵赖不成,王全说道,朱斢杀了我娘,又逼死彩玉姐,这种人不该死,秦琅反问道。

    该不该死,自然有王法定夺,不是你一个提篮子的可以决定的。先前去醉风楼找王全的那个杂役又上来和他咬了阵耳朵,他是知道少年的根底的本来看秦琅一身捕快衣服王全还有些顾忌,没想到只是个卖水果的,腰杆子不由硬了起来,废话少说快快束手就擒,和我去衙门问罪。

    没功夫,我还要去安葬我娘,秦琅摇头把朱斢的心脏用一块布包好,抬步向门外走去,想逃,以为他要逃窜,王全一挥手,几个杂役或拿木棍或持铁尺成扇形把少年包围住,一个杂役上去就敲秦琅的脑袋,给我趴下吧,啪的一声响,秦琅一脚踢出,直接把那人踢向屋顶,屋顶上瞬间多了个人形窟窿,无数瓦砾从空中落下来。

    人呢,一阵手忙脚乱,等众人回过神来现场早就没有了少年的踪迹,应该是跑了,那个在醉风楼出现过的杂役把王全扶起来,镇守的头上被瓦片打出一个疤来,血肉模糊的,哎呀疼死我了,这天杀的歹人,王全疼的呲牙咧嘴,那边一个杂役过来报上消息,却是刚刚被秦琅踢上房的兄弟肠穿肚烂已经救不回来了。

    敢杀官人,真是胆大包天,王全愤怒之余又有一些后怕,他刚刚只顾和秦琅对峙,现在才看清那倒了一地的混混,有些比自己的手下还要精壮,尤其是墙壁上那具尸体和差不多已经被削成了人棍的朱斢,一股寒意涌上心头,这哪里是提篮子的小贩,分明是个悍匪。

    大人连死去的兄弟今天已经至少有五条人命,楼大人那里怕是瞒不过去。醉风楼出现过的杂役叫李炜是王全的心腹,看见这般小声提醒道,还用你说,王全瞪了他一眼,脚下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大人高抬贵脚你踩到小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