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此男有毒
    :

    隔日,尹沫琪趁着天没亮,夜凌风还没醒,就拿着书包早早的开溜了。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自从昨天那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以后,一提到夜凌风这三个字,她就觉得全身上下哪哪都不对劲儿。

    今天是周四,第一节就是灭绝师太的课,即使是那些不怕死的捣乱分子也绝不敢迟到,再加上这节是户外素描,大家都提前在小北门占好了座位,架好了画架。

    灭绝师太在樱尚学院可是出了名的冷血老处女,严苛程度变态到把课堂活生生的演练成人间烈狱。尤其是对那些不长眼喜欢丢三落四的类型,万一不小心忘带了上课需要的什么东西,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直接处罚打扫厕所一个月!

    哎,为什么樱尚学院的老师们都对厕所如此丧心病狂的情有独钟?

    况且,扫厕所是一回事,关键灭绝师太还是个典型的处女座,洁癖程度是想让厕所干净成饭桌。

    尹沫琪走了一圈选好地点,这里视野宽阔景色宜人,正准备搭画架的时候,发现周围的同学们纷纷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

    难道她选的是兵家必争之地?

    这时,夕晴鬼鬼祟祟的猫了过来,神秘度丝毫不亚于地下共党秘密接头。

    “可有反击策略?”

    “嗯?”

    “嗯什么嗯,我是在问你打算怎样解决敌情?”

    尹沫琪晕了,直直的看着她。

    “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没听说!”夕晴望着她这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样子,再次陷入极端的不可思议状态,“喂,学校可都传开了,说你舔着脸介入安晓和夜凌风的感情生活。”

    “什么?”

    “就在昨天夜大帅哥好心送安晓回家之后传开的,说什么他是安晓的秘密正牌男友,而你是……”夕晴摆出一副见不得光的样子,低声道,“小三儿!”

    尹沫琪差点气急吐血,仅仅过了一夜,她就从洁身自好的玉女沦落成众人喊打的第三者?未免也太扯了点吧!

    “据我分析,这件事情绝对是安晓那个狐狸精一手策划的,本来上次评选系花你们俩就不相上下,传言说票数作假,你这个系花的头衔是雇水军得来的,昨天夜大帅哥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安晓走了,大家自然觉得你不如她了。”

    “完了,我死定了!”

    “那倒不至于,有本军师在,我们还是有机会扳倒那个小贱人的!”

    “没有机会了。”

    “喂,尹沫琪,你怎么做人如此没有志气?”

    “我不是没有志气,我是没有画笔!”

    “啊?”

    “我居然忘记带画笔了!还是在灭绝师太的课上!”尹沫琪瘫坐在椅子上,欲哭无泪,她仿佛已经看见那一个个脏兮兮的马桶正咧着大嘴奸笑着拿着手绢朝她招手,快进来啊,客官!

    尹沫琪一个激灵。

    一定是因为早上出门太急忘拿了,这可怎么办?

    正当她一筹莫展之时,夕晴把手机递了过来,她低头一瞧,手机正调到夜凌风电话号码一栏。

    “干什么?”

    “宣示主权的时候到了!”

    “……”

    夕晴语重心长的说:“谁是正室,谁是小三,在此一举啊!”

    “简直是荒谬!”

    夕晴一脸严肃:“手机还是马桶,你自己决定!”

    晕,尹沫琪已经闻到了厕所的阵阵“香气”……

    她犹犹豫豫的接过手机,还没整理好思路,一旁的夕晴就已经开始大张旗鼓的满街吆喝了。

    “同学们同志们,我知道如今谣言四起,可是现在就是我,夕晴,带领大家见证事实的时刻!沫琪马上就要跟夜大帅哥通电话了,昨天送某人回家不过是顺路,今天却完全不一样!今天他可是会专程来给我们沫琪送画笔哟!专程,专程懂不懂?这才叫贴心,才叫真爱!”

    真爱?尹沫琪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呆滞片刻,她闭上眼使劲按下了拨号键,接通的短短数秒仿佛长达几个世纪。

    猛然,电话那端传来会让人耳朵会怀孕的声音。

    夕晴这时在不远处拼命向她眨着眨眼睛,眨的睫毛都快眨飞了。

    尹沫琪深吸一口气:“喂,凌风。”

    电话另一端的那位显然怔了怔,罕见的停顿两秒后,才开口道:“怎么了?”

    “呃,那个,我的画笔落在家里了,你能不能……帮我送来一下?”尹沫琪咬着手指说,“当然,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你还有多久上课?”

    尹沫琪低头看表,居然只剩八分钟了!

    天,猪头!怎么一开始没有考虑到时间的问题?八分钟怎么可能从家里赶到学校?

    “嗯?”

    “哦哦,还有八分……七分钟……”

    “我知道了。”

    嘟嘟嘟嘟……

    电话挂断后,尹沫琪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不知不觉中掌心全是汗,耳旁依旧是议论纷纷。

    “这都要上课了,怎么可能赶得过来?”

    “为什么尹才女的画笔落在家里却让夜凌风送过来?难道他们两个在同居?”

    “骗人的吧,电话根本没通,待会就说时间来不及,不送了。”

    “很有可能!你真是洞悉一切啊,小红!”

    “……”

    啊,尹沫琪只觉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夕晴也心虚了,她不好意思的蹭到尹沫琪身边,软绵绵的试探道:“那个,沫琪,时间上是不是有点……不切实际啊?”

    你还敢说?尹沫琪瞪她一眼,这哪里是“有点”,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回头瞧瞧安晓,美人正笑得花枝乱颤,尹沫琪此刻心中有种强烈的预感,马桶将会是她下月的忠实伴侣。

    呜呜呜~

    房间内,夜凌风放下手机,平静的眼眸里荡起一丝波澜。

    雪灵翘着二郎腿,来回摆弄着夜凌风的枕头,缓缓说道:“上次是我失误了,我没有想到图书馆也会那么吵,不如今天换个地方谈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非常安静的咖啡厅。”

    “不用了。”

    “什么?”

    “那里,挺好。”

    雪灵仿佛生吞一个蛋后被卡住,她吃惊的望着夜凌风的背影。

    二殿下素来喜欢安静,更是讨厌被人打扰,上次谈话中被那个叫什么沫琪的女生打断后,她还以为自己会被二殿下斥责,就像以前一样。可是这次不仅没有挨骂,还收到“挺好”的评价。

    要知道二殿下可不是那种轻易用“好”字来形容事的人,他是那般挑剔,连醉莲池多一片绿叶都会震怒。

    愣了半响,雪灵才回过神:“那,我们今天还去图书馆?”

    “不了,”夜凌风的目光移向客厅里茶几上摆放着的那捆画笔,嘴角一勾,“我今天会很忙。”

    小北门,一排排女生纷纷把目光投向远方,那期待的小眼神,仿佛从进门的那篇绿茵草地上会有天使来降临一般。

    众人之中唯有尹沫琪苦着脸,默默掏出手机,开始上网搜索“打扫厕所的最高效法”。

    常言道有备无患,上战场之前怎么也得磨磨刀吧。

    就在她还抱着手机一个劲儿往下翻的时候,周围忽然静了下来。

    完蛋,一定是灭绝师太来了。

    死定了!尹沫琪缓缓她抬起那张即将奔赴刑场的凄惨面孔,用她那视死如归的眼神望向对面,只见绿茵草地上出现一道闪闪发光的身影!

    徐步清风,款款而来。

    仿佛连他路过的花草,都瞬间鲜艳茂密!

    时间停滞在这一秒,清空所有杂念,她的眼里、心里、脑里,全是他!

    “这卷?”

    尹沫琪张大嘴站起身,知觉麻木的接过他递来的画笔。

    夜凌风垂下眼,看了眼尹沫琪腕上的手表,不早不晚,刚好七分钟。

    “好好上课!”

    他转身,仿佛带走了整个世界。

    即使是不苟言笑的灭绝师太,也没有办法把这堂课的纪律继续维持下去了,大家都在聚拢脑袋窃窃私语,尹沫琪侧身拿笔的时候,发现连红尘已断的灭绝师太都频频回头好几次。

    不禁发自内心感叹:“夜凌风的美色果然有毒!迷倒这些懵懂无知的少女就罢了,竟然连咱们的师太也开始春心荡漾!太可怕了!”

    夕晴上前悠悠警告:“所以,你可一定要把持住!”

    把持住?尹沫琪望着自己面前的画纸,她愣是把一棵健壮挺拔、血性方刚的参天大树,画的身姿妖娆、如此妩媚。

    太不正经了!

    下课后,尹沫琪看见篮球场上夜凌风居然和左逸站在一起。

    这两个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的人,聊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