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必须杀她
    :

    “想比雪灵先到吗?”

    在迎面而来强劲的冷风中,夜凌风的声音仍旧如此好听,风铃般,干净而利落,宛若连续推开的多米洛骨牌。

    “她在哪?”

    尹沫琪的却恰恰相反,她几乎是在仰起脖子扯着嗓子嘶喊,可惜连仅仅三个字都被大风毫不留情的吹散了,悄无声息的淹没在身后的那一片墨黑中。

    “低头!”

    顺着夜凌风指引的方向,她缩着脑袋避开刀割般的冷风,睁大眼仔细寻找,连续几个来回以后,她才好不容易看见下方那片浓郁而茂密的森林中有一团白雾正在飞快的移动着,速度完全不亚于夜凌风。

    “好!”尹沫琪仍需要大喊。

    “那你可要抓紧了!”

    说着,夜凌风不禁笑出了声,像个天真的孩子!

    这一次的明显提速,让尹沫琪的身子因为惯性往后仰,要不是夜凌风在瞬间用强壮的手臂紧紧裹住她,她都怀疑自己的上身会不会在半路上就和下身说拜拜了。

    这真的是现实么?

    她真的在离地千尺的高空中?

    她真的翱翔穿梭于一片白云间?

    她真的真的真的……趴在他的背上?

    尹沫琪不敢相信,她惊叹着周围现实又梦幻的一切!水灵的眼睛像两颗星星。

    一朵奇异的紫罗兰在她的生命里绽放。

    所有的所有,从未料到!如梦一般!

    没过多久就到达了目的地,夜凌风小心翼翼的把她从背上放下,那种感觉,仿佛她是快递里的易碎品。

    这里是……山顶?

    在这儿吃宵夜?

    绿草柔软,空气清新,夜色醉人,瞅着面前这个大圆盘老半天,费了吃奶的劲儿尹沫琪才明白过来,这竟然是月亮?!

    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月亮。

    不,应该是大部分人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吧!

    那……简直,简直就是一个大圆饼放在自己跟前,尹沫琪张开手臂拥抱状向月亮越走越近,仿佛试图想要把它揽在怀里据为己有。

    夜凌风站在原地咧嘴笑了:傻样!

    倏然,他听见身后草叶被踩弯的声音,他低声说:“你退步了。”

    “殿下一向是异界最快的!”雪灵轻微的喘着气,不满的望了一眼不远处正在欢腾蹦达的尹沫琪,态度刚烈道,“也是最寡言的!”

    夜凌风没有说话,只是冷漠的收起了将才的笑靥。

    “这是我能找到的离月亮最近的山顶了。”

    “地方不错,”夜凌风深吸一口气,冰凉的月光铺满全身。

    “再怎么不错也没办法让你身上那些金钉所致的伤口痊愈!”回忆起那天,雪灵不禁问道,“夜诺为什么来找你?”

    “他声称要加入我们,”夜凌风英眉上扬,“显然,有些事你还没告诉我。”

    “之前瞒着你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

    “现在你就相信我了?”

    “在没有抓到叛徒之前,我谁也不信!”雪灵顿了顿说,“但是,他们信你!你是血灵帝钦定的继承者,你是血族唯一的王!”

    “如果一千年前我没有接受父王的命令,那么你认为一千年后又有谁能改变我的想法?”夜凌风的语气比山顶的月光冷上百倍。

    雪灵不解,“为什么?为什么你就如此痛恨当王?难道殿下你连一点点的使命感、责任感都没有?你的父王,还有那么多血族翼人,他们就那样白白死去?”

    “所以,你期待的王是一个满腔恨意的复仇者,而不是一个心怀天下、仁慈宽厚的君主?”

    “恕雪灵愚钝,听不懂殿下的大道理!但是雪灵知道,家园被毁,亲人惨死,这一千年一直过着东躲西藏、四处逃亡、见不得光的日子,所有的一切应该有个了解了!如果代价是另一场血战,那也在所不惜!他们也一样,所有的藏匿起来的吸血翼人都在等你的一个号令!”

    当初那个活泼可爱、单纯善良的九尾雪狐已不复存在,如今的她,眼里写满仇恨。

    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夜凌风转身,看着她说:“雪灵,仇恨不能帮助我们完成大业,也不能替我们找出叛徒,只会蒙蔽我们的双眼,吞噬我们的理智!”

    “我不在乎!”

    夜凌风叹息:“我答应过会帮你,就一定做到底,但绝不是以王的身份,更没有任何承诺。”

    他还是那么固执!

    雪灵摇头,说:“我知道,殿下做出的决定谁也无法改变,不过,既然殿下答应了会帮助我们,那么,有件事,殿下就不得在犹豫了!”

    夜凌风怎会不知雪灵所指为何,他攥紧拳眉头紧锁。

    “杀了她!”

    “……”

    “你已经破了戒,诅咒可不会分辨你是不是血族的二殿下!”

    “我可以控制。”

    “控制?”雪灵无法相信这是夜凌风所说出的话,“如果你真的可以,那有为何命我三日之内找到这个山顶?月光的灵力对你已经没有多大的作用了,不是吗?”

    夜凌风的沉默让雪灵更加心急,她几乎是在咆哮,却又极力低声保持着对殿下该有的敬畏:“就算不是为了我们,不是为了血族,为了你自己?你知道,一旦有人发现你饮过凡人血的这件事情,你的下场……”

    似乎,谁都不愿意提起。

    “……何况我们要对抗的是鬼面君,先不说他杀人如麻,就是他现在手里握着面具魂和白骑军这两张王牌,我们都没有任何胜算,你不能有任何可以让敌人拿捏得弱点!殿下!……你为她承受这么多,你真的以为她会记得吗?当面临生死存亡的那一刻,她也愿意像你这般不顾一切?她的血会害死你的!”

    “怎么了?”

    尹沫琪的声音让雪灵戛然而止。

    她站在远处,听不清他们具体在争执些什么,只是依稀听见了那个最敏感的字眼——血!

    虽然不了解究竟是什么缘故,但是尹沫琪心里隐约意识到夜凌风因为她的血而备受困扰,雪灵也因为她的血而憎恶于她。

    她小心翼翼的问:“是,是因为我的血吗?”

    慢慢走近,她看见雪灵娇媚的五官愤怒的纠缠在一起,而夜凌风?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他正背对着她。

    “有……有什么我能做的?”

    “有!”

    “雪灵!”这是夜凌风发出的致命警告。

    尹沫琪却因此显得更加迫切了:“什么?是什么?没关系,我都愿意做!只要能解决问题我都愿意!”

    “你愿意?”雪灵的鼻尖上发出冰冷的一声哼,咬着牙,“这已经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了!”

    话音未落,她便化作一道白光离去,空旷的草地上,只留下夜凌风和尹沫琪二人。

    望着他孤傲的背影,似乎在千里之外都能嗅到他的冷冽的气息。

    为什么?

    尹沫琪壮壮胆,喊道:“凌风!”

    没有反应。

    她伸手,怯懦的轻扯他袖口,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他攥紧的拳:“是因为我的血吗?”

    “是有如何?”

    “有什么我能做的?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来弥补!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夜凌风低头苦笑。

    自这晚后,连续好多天,尹沫琪都没再看见过夜凌风。

    “怎么,小两口吵架了?”夕晴望着无精打采的尹沫琪,调侃道,“没关系,住在一起磕磕碰碰很正常,有什么问题多交流交流嘛!”

    交流?一天到晚连个人影都看不见,跟墙交流啊?

    想到这里尹沫琪更是郁闷,冷战就冷战,可是她居然连原因都还没搞清。

    呃,真要命!

    拿起画笔在纸上勾勒,每一笔都出卖了她的心,透露着烦躁与不安。

    “哎,对了沫琪,今晚你打算穿什么?不如就穿上次我们逛街一起买的那个粉色小洋装吧?可爱又不失性感!迷死那个夜凌风!真的好羡慕你哦,有这么一个帅到非人的男生当你的男伴,一进场,你肯定就会立马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

    “男伴?什么男伴?”

    “琉珠方总的晚宴啊!”

    琉珠?方总?

    尹沫琪瞪圆眼,怎么现在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琉珠在樱尚挑选了十名入围学生,大才女尹沫琪当然也在其列,之后会有一场绘画评比,而冠军作品将会八抬大轿般的进驻琉珠画展,这可是跟彗星撞地球一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可是那个方总的太太偏偏要举办一场什么晚宴,最奇葩的是还要求大家都带着舞伴过去。

    尹沫琪咬着笔,愤愤然:上流社会的人就是麻烦!不会是那个方太太想办派对但自己又找不到借口才想出这么一招的吧?难不成方总像所有成功人士一样,娶了个比他小二十来岁的小女生?玩心还挺大!

    见她愣了半响,夕晴不敢相信的吼道:“乖乖,这么大的事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夕晴的大嗓门引起了关导的特别关注,关导抬眉的一瞬,她连忙闭上嘴整个人都缩回到画板后面去。

    放学回家后,尹沫琪趴在沙发上,一遍遍翻阅着自己的电话薄,惊奇的发现手机上存的男生号码居然不超过十个!

    真是白白浪费了系花的噱头!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顾不得那么多了,她按照顺序一个一个挨着拨了出去,可是答案都毫无新颖的一致为no!

    就连发小左逸都脱不开身,他正被困在球场做晚训。

    尹沫琪半跪在地上,沮丧着脸,这么晚临时约,谁就那么巧有空?

    正当她难过到要切腹自尽、青丝转白的时候,手机铃铃铃的响了。

    咦,是个生号,这个时候还来诈骗电话?尹沫琪磨磨唧唧的按下接听键。

    “喂……金晨亮?哦,对对对,你有空?真的?……哦,那太好了!对,不用接不用,那我直接到方宅门口等你,太感谢你了!”

    可是,王子不是应该早点到的吗?就算是不早到,也不应该迟到呀!

    穿着高跟鞋站在方家豪宅的大门口,尹沫琪累的腿都快断掉了。

    这时手机又响起来,她来不及思考连忙接通,电话那端却传来熟悉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