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挑逗装傻
    :

    站在原地,尹沫琪正痴痴的欣赏着人间难得一遇的人如风景,美如画!

    不远处,夜凌风身袭黑色西装,本就修长的身材越发挺拔,俊朗的面容在白色衬衣的映衬下完美无暇。

    他是天堂里走来的绅士,闪动的双眸仿若钻石。

    他的出现是一缕清风,顷刻间带走所有不悦。

    夜凌风走上前,嘴角一勾:“我不喜欢迟到!”

    “我,我也是,”尹沫琪抬起僵硬的手臂挽住他的胳膊,两人一同走进了方宅。

    方家大宅豪是豪,可并没有夸张到夕晴口中所说的波斯地毯和纯金酒杯,但是有一件事情夕晴押宝押对了,那就是挽着夜凌风入场的瞬间他们就光速般成为了全场的聚焦点!

    尹沫琪不自觉的攥紧他的袖口。

    夜凌风微微一笑:“别紧张。”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尹沫琪跟着夜凌风来到一位身穿浅紫色晚礼服的女人身旁,女人年纪不轻却优雅知性,颈上的那串白色珍珠项链更是让她端庄动人。

    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方太太,不是什么小娇妻!尹沫琪瞬间觉得自己好小人。

    “皱什么眉?”

    尹沫琪抬头之际,夜凌风已把手指放在了她的额上,细心的抚平她皱巴巴的眉,细语道:“过去打个招呼吧。”

    “那你呢?”

    俯身,夜凌风注意到她的小手再次拽紧他的衣袖,这难道是她的癖好吗?

    他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回答:“宵夜!”

    “哦,”尹沫琪慢慢松开几根手指,直到夜凌风消失在走廊尽头,她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转过身,深吸一口气,走进了那个她并不想参与也并不善于参与的圈子里。

    “你好,方太太。”

    “这不是沫琪么?怎么这么晚才到啊?可不像你!”

    顺着话音望去,映入眼帘的靓丽的酒红色抹胸长裙,妖媚的大波浪长卷发,女子正手持高脚杯凑在方太太跟前。

    她不明白,为什么安晓要装作和自己很熟的样子。

    “沫琪……尹沫琪?”方太太的眼睛咕噜咕噜转了一圈说,“你就是那天在舞会上把香槟洒到我丈夫身上的女同学?”

    尹沫琪有些尴尬:“呃,对,是我,那天是我莽撞了。”

    “没有没有,”方太太笑容可掬的摆摆手,“我听我丈夫提起过你,说你很有想法,也很敢创新,特别是你的那副,叫什么,‘美人天际’,简直让我丈夫痴迷到差点和我分居一周!”

    说着方太太吟吟笑了起来,举止之间仍旧保持着女主人该有的端庄,旁边围着的一众人群也和着她的声音哈哈大笑,除了安晓。

    “方太太过奖了。”

    最憎恶受到冷落的安晓再一次因为尹沫琪的出现而失去光彩,她含恨一口饮尽手里的红酒,上前一步,神情惊讶的瞧着方太太颈上的珍珠项链,语气又是羡慕又是惊讶:“方太太,您这条项链是今年的最新款吧?真是精致!我听说只有法国才有卖呢!”

    霎时,方太太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是啊,这是我丈夫亲自飞去给我挑的生日礼物!”

    “专程啊!”安晓捂着嘴说,“方总可真有心!”

    这一夸奖,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真是与众不同!”

    “这条项链特别配方太太的气质!”

    “……”

    人们纷纷应和,接下来就自然而然的聊到了方太太的裙子,鞋子,首饰……

    尹沫琪也是富家门第出生,自然对这些名牌奢侈品了如指掌,只是这般阿谀讨好无下限的谄媚,她实在做不来。

    她孤站一旁,盯着不远处的鱼缸发呆,消磨时间。

    里面的一条红鱼和一条灰鱼纠缠在一起,一会儿游过来,一会儿又游过去,翻个身,打个盹,差点撞着玻璃了……

    “出去走走?”

    不知何时,夜凌风居然已经静悄悄的站在她身旁了。

    “哦,好。”

    他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酒杯,两人穿过雅致的法式长廊,绕过斑斓的五彩喷泉,来到芳香四溢的后花园。

    呼~尹沫琪长吁一口气,不顾形象的伸着懒腰,“自由的味道,久违了!”

    夜凌风轻笑,坐在不远处的碧蓝石凳上,围绕在他周围的那一簇簇血色玫瑰远远不及他的半分妖娆。

    尹沫琪不禁望得出神,人间竟有此尤物?

    “这只是冰山一角。”

    “嗯?”尹沫琪倏然从他魅惑的笑容中苏醒过来。

    “尽管你不喜欢,将来你还是要面对,这样的圈子、这样的交流,也有人会比安晓的手腕更为高明,这次有方太太,下次还有李太太,赵太太,那些形形色色的上级、同事、对手……”

    他是在说她吗?还是自己?如果当了王,所有的一切就没有尽头可言……争权夺利,尔虞我诈,阿谀奉承,巴结讨好……

    “夜老师,你这是在对我说教吗?”尹沫琪眉眼调皮。

    夜凌风摇头,眼里是带着丝丝苦涩:“我只是想告诉你,未来会复杂的多,如果选择了,就该适应。”

    “那有什么关系,未来你多带我逛几次花园不就好了!”

    她不知道她的言语对夜凌风而言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从夜凌风带她来到花园的那一刻,所有的烦恼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未来?

    夜凌风垂目,为什么这丫头总是能够三言两语的就搅乱他的心?

    尹沫琪单纯灵动的神情让他有些坐立不安,最后,他干脆从石凳上站起,向前跨了一大步,紧挨着她。

    “怎么了?”尹沫琪有点小紧张。

    “难得你如此信任我,我是不是不应该做点什么才算不辜负你的期望?”

    “什么意思?”

    夜凌风坏笑,毫无预兆的揽起她的腰,随着一片鲜艳的玫瑰花瓣摇曳坠下,他们俩一同从花园里消失了。

    等尹沫琪再次睁开双眼,面前的景象焕然一新。这是一处清新淡雅的房间,房间内的布置华贵而不落俗套,淡淡的书香味倒是增添了不少文艺的气息。

    可是茫然中她却只注意到一个东西。

    “床?!”

    糟糕!她下意识的捂住嘴巴。

    夜凌风跟在身后再一次咧嘴,他都快忘了自己原本不是一个爱笑的人。

    “是不是太快了点?”夜凌风假皱眉。

    “快什么?”

    “我不喜欢在别人的卧室里做!”

    “什么……做什么?”尹沫琪咬唇选择继续装傻,心中却有一座小火山奋力迸发!

    她不自然的在房间里来回晃荡,不经意瞥见了床头柜上摆放的照片,惊讶道:“这……这是方总和方太太的卧室?”

    “所以我更不喜欢!”夜凌风嬉笑道。

    “你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快点走啦!”尹沫琪拽着夜凌风就想逃离,却发现卧室门从外面被锁住了。

    夜凌风挑挑眉:“这么着急?”

    “能不急吗?我们……”尹沫琪故意压低声音,似乎在担心隔墙有耳,“我们这算不算私闯民宅?”

    夜凌风抿着唇,努力绷住笑,“法制观念还挺强。”

    “当然了,难道你不认为有些规则戒令很重要吗?”

    规则?戒令?

    他打破的那个算不算?

    夜凌风低头停顿片刻,说:“事实证明,也没那么重要。”

    “嗯?”

    他没有再做过多的解释,拿起床头的一本书递给了她。

    “咦,这本书我看过,”尹沫琪翻开书签,里面是一排清秀的字迹,应该是女生的吧?难道这是方太太的床头读物?

    “仔细看看。”

    “哦!”尹沫琪条件反射的应答道,却又问,“为什么?”

    再次返回正厅,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房间里也聚集了更多的人。原来这并不是专门为入选的十名学生准备的晚宴,还有很多的社会人士。其中一些已经是名声在外的一流画家了。尹沫琪似乎也明白了方总的用意,知画先知人,见见世面也是不错的!

    可是此刻她的手心直冒汗,有些担心的问道:“这算不算作弊啊?”

    “那你顶多只算个从犯!”

    尹沫琪望着夜凌风的坏笑,竟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安。她是疯了吗?

    还没等靠近,方太太的目光已经落在他们俩身上了。

    “沫琪,方太太刚刚还在问你去哪了呢,怎么这么久?好像,你对我们聊的话题……不怎么感兴趣啊!”安晓故意停顿片刻,斜眼观察着方太太的脸色。

    “我……”

    “真是抱歉,”夜凌风上前一步,彬彬有礼,“刚刚我有点不舒服,沫琪就陪我走了一圈,还请方太太见谅!”

    “怎么会,”方太太的笑容似乎比之前更开朗些,她的眼神毫无顾忌的流露出对夜凌风的欣赏,问道,“你是?”

    “夜凌风!”他礼貌的跟方太太握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