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他回来了
    :

    沐帆热情似火,枫叶在他们周围摆动,他的温唇划过尹沫琪的脖子缓缓向上,每一寸都是那么的温柔,却又那么的剧烈。

    尹沫琪的脑袋一片空白。在沐帆即将吻上她的唇时,她还是接通了电话。

    她的一颗心上窜下跳,耳边围绕的全是沐帆急躁的喘息声。

    他想要她!

    把听筒放在耳边,尹沫琪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只是隐约间,听到了夕晴的一句话:“他来了!”

    他?

    不用称名,不用道姓,仅仅一个字,当属一个人。

    就在这时,沐帆粗鲁的揽住尹沫琪,宽大的手掌用力的在她腰间摩擦,他的眼神接近疯狂,似乎打算强迫性的将她拉回与他同步的世界里。

    不料尹沫琪却猛地狠狠推开了他,“对不起!”

    说完,尹沫琪直奔教学楼,这段距离可远远不止八百米,一路上她居然一次也没有跌倒。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口气跑上九楼的,她不知道她这么拼命的赶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她知道夕晴口中的他究竟是不是他,她也不知道当她推开沐帆的瞬间究竟伤他有多狠。她只是一股脑的撞开院长的办公室大门,那一刻,扑面而来熟悉的清香。

    然而,画面里并不是她所期许的那样。偌大的豪华办公室只有院长老头一个。他正哆哆嗦嗦,满脸惊恐的望着桌子上摆放着的一幅画。

    画纸上是一个男生孤傲的背影,他**着上身,洁白的月光在他本就光洁的皮肤上铺上一层银辉。男子的腰间有两道深深的血痕,血痕上方是一双泛着幽蓝星光的迷人翅膀。

    这是尹沫琪的参赛作品,当然,这也是安晓的。

    尹沫琪望着院长身后那扇被开到最大的窗子僵住了,她迟钝了唯一一秒紧接着马不停蹄的往楼下跑去。

    呼哧呼哧,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真是可笑,她怎么可能追得上他?他总是那么轻而易举、又是那么冷血无情的把她狠狠的甩在身后,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是那般洒脱!

    可恶,为什么她就做不到那样呢?

    尹沫琪宛若丢了魂魄般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游走,一堆人见状瞬间围了过来开始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原来是装大尾巴狼,没本事还抄袭,真是可耻!”

    “看她这一副狼狈的样子,真是活该!”

    “什么大才女,像这种渣子早就应该被赶出樱尚!”

    “我看她是想第一想疯了吧!居然正大光明的抄袭安晓的作品,真是不要脸。”

    “……”

    你一言我一语,一句比一句恶毒,可是这些对她的伤害,怎敌他给的万分之一?

    回到家,尹沫琪没有开灯,在黑暗中径直的走向那个圆桌无力的趴在上面,望着那摆在正中央的花瓶,她的脑海里全是夜凌风。

    他真的来了吗?

    为什么?

    既然来了为什么又走?连她的面都不想见吗?

    尹沫琪愤怒的胳膊一挥,圆桌上的花瓶啪得的一声撞在墙壁上,跌碎于地。

    泪水已经干涸了,尹沫琪痴痴的睁着眼,鼻子酸酸的却流不出一滴泪,眼眶里干涩的疼痛。

    倏然,一阵冷风拂过,承载在浓厚的幽怨黑,一张英俊的面孔出现在她的余光里。

    尹沫琪做梦也想不到这辈子居然还能碰见这双眼,就算是生命结束的那天,她也忘不掉这个男人那如死尸般空洞的双眸。

    次啦,男人的指尖划过桌面,留下一道利爪的深痕迹。

    尹沫琪直起身子,望着男人在黑夜中闪闪发光的琥珀色眼球,还是同样的无神,像是戴着一张假面。不同的是男人今天没有披那件古怪的黑色长袍,而是一袭黑色西装,脖子上的一颗纽扣松开,令人畏惧的气场下又诱惑百倍。

    “他不在这。”

    男人完美的唇形露出一个小缝,“我不是来找他的。”

    闭上眼,尹沫琪至今还记得那肩胛骨碎裂的感觉。回忆里,夜凌风被钉在墙壁上血肉模糊的样子仍旧历历在目。

    可笑的是,如今与他单独处于同一个屋檐下,她居然连害怕的力气都没有了。

    尹沫琪沉默,男人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扬起手臂,黑暗的房间瞬时灯火通明。

    黄晕的灯光打在尹沫琪惨白的脸上,男人不自觉的感概一句:“你憔悴了。”

    说着男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顺着桌面滑了过来,刚好停在尹沫琪眼前,“也许这个能够帮助你!”

    尹沫琪本没有兴趣看,可是纸条不偏不倚的停在她死盯着的一个点,完全没有避开的余地,她只好一个字连着一个字的读了起来,只见上面上面写道:二年八班学生安晓,目无校规,抄袭他人作品并恶意栽赃,即日起,开除学籍,樱尚艺术学院永不录用!

    尹沫琪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的来来回回又看了三遍,“这,这是什么?”

    “你们学校的公告,明天早上才发表。”

    “……”

    见尹沫琪愣在一旁,男人翘起了二郎腿,“不用谢!”

    “是你做的?”

    男人恨铁不成刚的叹息一声:“我弟弟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笨女人?”

    “你说谁?”

    “你问问题的时候都不动动脑子的吗?显然,凌风今天去办公室找你们院长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

    “你弟弟?”

    “哦,”男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我们兄弟俩是长的不太像,哥哥是不是更帅?”

    他似乎在开玩笑,可是脸上仍旧是衣服严肃的表情。他,似乎不会笑。

    哥哥?这……是他那晚要杀夜凌风……这到底是……

    所有的不可思议和百般疑问被尹沫琪总结成了两个字:“疯子!”

    男人连连点头,“他是疯了,居然公然违背戒令在人类面前展示出自己的真面目,如果是在异界,这可是要受酷刑的。”

    他啧啧两声又说:“不过话说回来,他连凡人的血都喝了,还有什么戒令足以畏惧呢?”

    说着男人似笑非笑,“哎,真想看看为了你,他还会做出些什么蠢事!”

    蠢事?他这是幸灾乐祸的语气吗?

    尹沫琪不敢相信:“你确定你是夜凌风的哥哥?”

    男人猛地起身把尹沫琪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只见他礼貌的伸出手,“你好,我是夜诺!”

    夜凌风?夜诺?

    好像是有点什么关系!尹沫琪似乎起了高原反应,缺氧,头晕,身体水肿,还有一阵呕吐感。

    不过,这似乎给了她一个机会找出答案,她望着夜诺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为什么他要来帮我?”

    夜诺有些不耐烦,“如果我没记错,我从一开始就把原因告诉你了。”

    “呃?什么时候。”

    “我刚刚说,我弟弟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笨女人!”夜诺两手一摊。

    “看上?”尹沫琪嘴上默默的重复了一边,心里却重复了百遍,这怎么可能,他明明亲口告诉过她,她在一起就是折磨,他说这一切都是个误会,他说她配不上他。

    尹沫琪一屁股坐在地上,“为什么?”

    这个女人好像是本十万个为什么,夜诺已经被逼得抓狂,他转了转琥珀色的眼球,提议道:“要不,你亲自问问他?”

    “亲自?”

    对!对!是应该问问他!必须要问问他!

    可是,该怎么找到他呢?

    她迷离的目光最终锁定在桌上水果盘里的一把小刀上,缓缓地起身走了过去自言自语:“你说得对!或许,我可以用最残忍的方式,问问他!”

    说着她拿起那把水果刀,唰啦一声,刀刃露出,锋利的铮铮发亮。她咬着牙,把刀贴在自己的手腕上。

    站在一旁的夜诺看到此情此景真的是无语了,她这是打算在一个吸血翼人面前放血吗?真是笨的可以!

    在尹沫琪深呼吸后即将下手的刹那,夜诺的两根手指夹住了水果刀,无奈的摇摇头,“又或者,你可以先找到他再问!”

    尹沫琪握着刀颤抖着说:“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我……我试过了,我真的试过了!但是我永远也追不上他!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办法。我已经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