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打破结界
    :

    不远处,夕晴被这个衣衫不整、发乱如麻的女生给惊着了,她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跑了过来,望着狼狈不堪的尹沫琪惊呼道:“你被抢劫了?”

    尹沫琪愣在原地,魂魄似乎还没有收回来,正摇曳飘荡在那片遥远的山谷中。

    夕晴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眼神死死的攥住她的包。

    包还在,难道是……劫色?

    猛地,她慌了,手里的课本抖落一地,上前抓住尹沫琪的肩膀就是一通乱摇,“天呐,你没事吧?你真的被人劫色了?沫琪,你可别吓我!沫琪啊!”

    尹沫琪稍许平稳的胃液再一次激荡四起。

    “停停停!”尹沫琪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你才被劫色了呢!”

    “那你怎么这么,等等……”夕晴转念一想,“你该不会是……沫琪,就算到了要被开除学籍的地步,你也不能够自残啊!想想你的爸爸,你的妈妈,还有你的……”

    啪,尹沫琪一巴掌拍在夕晴的脑袋瓜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好似熟透的西瓜。她整了整自己的衣衫,郑重其事地说:“首先,我没有被打劫,就算被劫了,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那个人劫走了可是她的心呀!

    “啊?”夕晴嘴巴张成o型,越发觉地自己昔日好友已经精神错乱。

    “其次,自残?”尹沫琪一副你开玩笑吗的样子,两手叉着腰说,“好好的我干嘛要自残?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我正打算迎接一个新的篇章呢!”

    “新的篇章?你都知道啦?”

    “知道什么?”

    “安晓被开除的事啊?”

    “嗯?”尹沫琪突然记起之前夜诺扔给她的那张通知单,原来是真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院长突然说找到了有效的证据,二话不说就直接开除了安晓,通知单还贴在我们的校公告栏上呢!”

    “那,安晓她人呢?”

    “今早一接到消息她就离开了。”

    “走了?”尹沫琪的反应有些惊愕,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真相大白,沉冤得雪,恶人又受到应有的处罚,她本该痛痛快快的好好庆祝一番才对,只是,她现在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那,她有没有说要去哪?”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应该是回老家了吧,被樱尚开除的学生哪里有学校敢收?再加上这次的事还闹得挺大,她自己也没脸再待在珊海市带了吧!”夕晴望着尹沫琪,有些疑惑,“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你也应该知道自己落榜了吧?”

    “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仅仅一个晚上,她究竟错过了些什么呀。

    “琉珠最后作出裁决,获胜的是阿敏。”

    “我的画作废了?”

    夕晴脸上出现三道黑杠,“拜托,小姐,你能不能别那么自负?难道你就不觉得是因为人家阿敏的画作比你的好?”

    “没可能!”尹沫琪想都没想。

    “我的天!”夕晴被她打败了,摇着头无语的走开,难为她一早上还在心里琢磨了老半天的鸡汤语录,打算在尹沫琪得知结果后失意之时前来安慰安慰她,但是万万没想到,她丫的居然一点都不在乎。

    中午在食堂吃饭,尹沫琪奇迹般的连吃三碗,而且嘴里还在含着加饭。

    “姐姐,我们吃的是学校食堂,不是自助餐,你瞅瞅那个打饭的大妈,再去加饭她不活剥了你!”

    尹沫琪嘻嘻一笑,包着满口的饭差点噎着,连忙咕噜咕噜的喝了口汤。

    “不是,”夕晴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算这次咱们大获全胜,成功的看着安晓落得个惨绝人寰的下场,是,我也高兴!但您老能不能稍微收敛点?你这样胃口大开,又笑脸嘻嘻的送走你的昔日强敌,大家看见了指不定在背后怎么骂你呢!”

    “木瓜细!(没关系)”尹沫琪含着饭含含糊糊地说。

    罢了罢了,夕晴左右胡乱看看后突然问道:“哎,对了,昨天在枫叶林你到底跟沐帆说了些什么?”

    噗!

    尹沫琪喷饭。

    “完了,我怎么忘了这件事?”

    对面,夕晴喉咙里发出母狼的咆哮,她瞪着眼把脸上的米一粒一粒的摘了下来。

    “抱歉抱歉,那个,沐帆,他现在在哪啊?”

    夕晴愤怒,使劲儿的接过尹沫琪递来的湿巾,恶狠狠刀:“他回a市了!”

    “走了?”

    “嗯,听说是左逸派人来把他掳回去的。”

    尹沫琪忽然觉得松了口气,她真的还没想好该怎么跟沐帆解释,今后又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他。

    “对了,那天,你看见夜凌风了?你觉得,关于你这次收到平反的事情,是不是跟他有什么关系?”

    尹沫琪心里一阵纠结:该不该告诉夕晴?可是,万一她问我夜凌风是怎样帮我洗清冤屈的,我该怎么回答?

    想到夜凌风的身份可能会暴露,尹沫琪摇了摇头,继续埋头吃饭。接着夕晴就开始诉说她对左逸的思念之情,宛若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连续几天,尹沫琪都是心情大好,天仿佛更蓝了,睡仿佛更清了,连灭绝师太看起来变得都可爱了。

    然而,眨眼间一周过去,夜凌风那边却没有半点消息,连自己的同盟人夜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尹沫琪忽然有些担心,难道他临时变卦了?当初的满口答应都只是敷衍?

    哎呀,之前应该立个合同或者是什么的!

    正当她趴在窗台上窝在沙发里懊悔不已的时候,窗子突然被打开了,一阵秋风吹过,让尹沫琪抖了三抖。

    抬头一看,是夜诺。

    这些人都是不带走门的!

    不过尹沫琪可来不及抱怨,她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看到了冷峻的夜诺,仿佛看到了闪闪发光的金子。

    “你怎么……”

    没等尹沫琪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夜诺抓起她的小蛮腰就飞了出去,这拎着的感觉,好像是拎着一只小猫咪。

    因为是秋夜,一路上冷风嗖嗖,不时还有阵阵冰雨,可怜尹沫琪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抗,穿着薄薄的一套睡衣就这么出来了。

    再一次见到夜凌风,尹沫琪始终不敢明目张胆的看他,他就像一颗璀璨的钻石,闪闪发光,让人无法直视。

    这是雪灵走了过来,说:“来,把这个带上。”

    尹沫琪乖乖的把隔壁伸了过去,只见雪灵将一条彩绳手链系在了她的腕上,紧接着上面出现一颗翻滚的雪球,冰凉凉的,好舒服。

    “这是沉在万年冰山之下的菩提籽,穿过结界是需要巨大灵力支撑,而你的**不足以抵抗这般剧烈的挤压,所以为你佩戴上这颗菩提籽,保护你不被吞噬,”她转身望着夜凌风接着说道,“可菩提籽的灵力有限,我们必须在它融化之前赶回来,否则……”

    “阿嚏!”尹沫琪不分场合的打了个喷嚏。

    雪灵观察到夜凌风瞬间皱起的眉,侧身将尹沫琪拉进了自己屋内。

    房门关上后,夜凌风走向夜诺:“你到底想做什么?”

    夜诺耸耸肩,“放心,她不会着凉的。”

    夜凌风飞起,再一次将他按到墙上,连个人瞬时悬空。

    夜诺无奈,“好吧好吧,下次我会等她换好衣服再带她来的。”

    “没有下次!”

    “你说的不算!”

    “第一次见面我的态度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第一次见面你好像没怎么说话。”

    “那我就再说一遍,这件事,你我都决定不了。”

    夜诺的脸上写着强烈反对,“你直接拒绝就好了。”

    “一千年前我已经做过了。”

    “那再做一次也无妨。”

    “你真的以为没有我,你就是血族唯一的王了?”

    “没有你,我可以成为很多!”夜诺琥珀色的眼球变得更加渗人。

    “你们俩又在干什么?”雪灵的话打断了他们,夜凌风松开夜诺,二人一同飞越而下半蹲落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