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洞房被搅
    :

    二人相拥好久后七公主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宫殿内。

    离开后,夜凌风快步走回自己的住所,一间一间屋子的排个检查。

    雪灵见状十分诧异:“你找什么呢?”

    “尹沫琪人去哪了?”

    “她……”

    夜凌风着急的一脚踹开了房门。

    雪灵见动静越闹越大,想要拉住夜凌风,说:“你冷静一下,她不在这里!”

    “不在?”夜凌风猛地回头。

    “你放心,我用安魂咒困住了夜诺,他暂时不会醒来,没有人会伤害沫琪的。”

    “这里她一个人都不认识,她能去哪?”

    “尹沫琪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没有必要时时刻刻都得知晓她的位置吧!”

    “我需要看见她!”

    “需要?”雪灵的一腔愤怒涌了出来,“那你能看她多久?一天?一个月?一年?你们俩迟早是要分开的!”

    “分不分开,我说了算!”

    “你那是什么意思?”

    还在争吵中,这时尹沫琪恰好回来了,夜凌风嗖的一下秒速移动到到她跟前,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问:“你去哪了?”

    “我……”

    “这里是你随便乱跑的地方吗?啊?”夜凌风莫名其妙的大声呵斥让尹沫琪的魂魄差点散开。

    她身体向后微微倾斜,“你没事吧?”

    “我还想问你呢!”

    “我?我没事啊!”

    “没事就不要做出这么愚蠢的举动!老老实实的呆在房间里,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门!”

    尹沫琪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看见夜凌风气冲冲的冲出了门,然后雪灵也气鼓鼓的走进了房间里。

    静水湖边,夜凌风倚在一叶扁舟上,想想方才无缘无故的向她发火,也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勒。夜凌风的心里一番自责。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变得如此多愁善感?

    自从发生了昨晚夜诺的那件事情之后,只是有一秒钟尹沫琪不在他的视线内,他就会开始开始局促不安。

    他有勇气抗争一切,抵挡一切,牺牲一切,却没有勇气接受尹沫琪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可是他的做法又何尝不是在伤害她?这段感情,到底如何是好?夜凌风再一次陷进痛苦的漩涡里。他和她究竟该不该有未来?

    不知不觉就是三日后了,白海海底热闹非凡。新娘娇嫩欲滴,新郎仪表不凡,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纷纷向白海王道喜。

    新娘还在轿子里的时候,夜凌风趁人多不注意一把将尹沫琪拉进怀里。

    “今晚别乱跑。”

    尹沫琪望着他,眉目俊朗,气度不凡,他总是能够那么轻易的俘获她的心。

    “听到没有?”

    “可是……”

    “可是什么?”

    “你……你今晚真的要……要和那个七公主洞房吗?”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尹沫琪大叫一声被夜凌风捂住了嘴,然后她不得不压低嗓音问,“什么叫你不知道?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你不会真的……”

    “嗯?”夜凌风挑起眉看着她,她吃醋的样子好可爱。

    “我的意思是……”

    尹沫琪还没说完,旁边几条美人鱼就围了过来,“驸马爷!你怎么还在这,都快误了良辰吉日了!”

    “千万别乱走,马上就要结束了!”夜凌风低声叮嘱完尹沫琪后,就去参加了婚礼。

    夜凌风刚离开,躲在后面的那个小青年又窜了出来。

    “你怎么又来了?”

    “昨天你给我画的画还没画完呢!”

    “你不是说你只能看到那么多吗?”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什么意思?”

    “平时我都只能看到那个人的衣服,袖子,身体,但是就是看不清她的脸。”

    “那怎么今天你就能看清了?”

    “因为今天我可以去摸水麒麟。”

    尹沫琪真心听不懂这个小孩在讲些什么。昨天在他威逼利诱下画了一幅没有脑袋的画,他嘴里还说只能看到这些,听起来邪乎乎的。

    “你平时就不能摸吗?”

    “不能!那会坏了规矩!”

    尹沫琪越听越糊涂,“那你也不能把我拉下水啊!”

    “今天不会,大家都在忙着帮七公主张罗婚礼,谁有心情管我们啊!走吧?”

    可是,凌风刚刚明明交代……

    “你不会是不像帮我了吧?”

    “这白海那么多画师,你干嘛非得挑我啊?”

    “我试过了!”

    “所以呢?”

    “没有一个人画的比你好!”

    哎哟,这个虚荣心啊!尹沫琪瞬间被拿下。

    和少年来到水麒麟身边,他才略有担心的开口道:“有件事情,我想我还是应该告诉你!”

    他突然间的严肃让尹沫琪心里也打起了鼓,“什么?”

    “我第一次摸水麒麟的时候……杀了一个人。”

    “什么?”

    “你别紧张。”

    “我别紧张?你都要杀我了还让我连自己的情绪都要控制的很嗨皮?”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我,我已经改变了许多,噩梦也没有之前那么可怕了。”

    “噩梦?”

    “是,”青年低下头说,“我被这个女人纠缠了很多年,每次在梦里她都不停地追赶着我,我……我真的没有办法再忍受了!”

    他的话让尹沫琪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初池痕的事情,她也是那么痛苦的处于水生火热之中,如果当时没有夜凌风在身边支撑着自己,她可能是没有办法走过心里阴影的。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青年抬起头,“谢谢!”

    “我该怎么做?”

    “这么多年,我只能看见她的衣服,她的袖口,她的鞋子,可是她的脸,我始终没有办法在梦中看清。”

    “昨天我已经帮你画好了所有你能看见的,可是如果你看不清楚脸的话,我们是没有办法知道是谁的。”

    “有一个办法!”青年望着水麒麟。

    另一边,婚礼结束后,新浪和新娘都入了洞房。

    夜凌风先开红色盖头,白嫣儿五官精致,皮肤细腻,她正红着脸看着夜凌风。

    夜凌风没有多说话,俯身吻了她,白嫣儿在他强烈的男性气息的包裹中无法呼吸,夜凌风左手搂住她的腰,右手托住她的头,两瓣唇贴住了白嫣儿,白嫣儿急促的喘息着。

    “等等。”

    “怎么了?”

    “等一下。”

    夜凌风皱眉,松开了她。

    “我有件事情一直想问你。”

    “你说。”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为什么这样问?”

    “因为我……我不知道,我总觉得你跟安奶奶身边的那个女侍从有点……”

    夜凌风抿唇不语,折让白嫣儿更加慌乱了。

    “是真的吗?你喜欢的人事她?你……”

    “你觉我会喜欢一个丫鬟?”

    “我也想不通,可是,上次在敬缨阁,她给我们画画像的时候,你看她的眼神,我从来没有见过,”白嫣儿望着夜凌风,泪眼朦胧,“还有这几天,不管干什么你都是魂不守舍的,只有她在身边的时候你的脸上才会出现一点笑意。”

    “你是这么想的?”

    “我……”

    “那我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折的娶你为妻呢?”

    “凌风!”

    “还是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不,不是这样的!”白嫣儿紧张的否定折射出了她对夜凌风感受的在意,“对不起,是我多想了。”

    夜凌风伸手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珠,轻声说道:“我要的人,是你!知道吗?”

    白嫣儿点头,夜凌风再次吻了上去,他含住她的娇唇,舌尖抵开她的牙齿,两个人激烈的吻在一起,夜凌风的手在下面扯掉她的腰带,缓缓褪去她的衣衫,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心猛一紧。

    是她吗?

    “凌风……”

    夜凌风没有给白嫣儿缓冲的余地,一把将她按在床上,狠狠的吻着她,两个人褪去外衣,夜凌风看见了白嫣儿胸前挂着的粉色玉坠。

    就是这个了!

    可是现在并不是抢夺的时候。白嫣儿似乎还有所防备,夜凌风不得不抱紧她,舌尖划过她的脸颊,脖子,想锁骨方向去的时候,他嗅到了尹沫琪血液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