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人鱼之尾
    :

    白嫣儿上来甩了夜凌风一个耳光。

    “你……”尹沫琪想说话,被夜凌风拦了下来。

    可是这一举动让白嫣儿更加恼羞成怒,“是为了她吗?是她,对吗?”

    “对不起!”

    “我真傻,我明明看见了你对她的不同,可是我还是选择了相信你,为什么你要这么伤害我?为什么?”白嫣儿震红了脸,“爹,我不想看着他们或者出去。”

    白海王哼了一声,“龟丞相,我宝贝女儿的话,你可听到了?”

    “是,殿下!”龟丞相一个号令,他们四人立刻被手持武器的军将围了起来。

    可是夜凌风三人也不是吃素的,十几个回合下来,还是没有分出胜负,只有两败俱伤。

    再次开战的时候,一条鱼麟鞭甩了过来。

    “都停下!”

    青年走一路奔来,众人俯首。

    “九王子!”

    “九王子?”尹沫琪在夜凌风身后喃喃自语,夜空风低头瞧了一眼她。

    “父王!”

    “九儿,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一个朋友!”

    “朋友?”白海王甚是费解。

    青年径直走向尹沫琪,夜凌风开始还对他有所防范,可是尹沫琪却轻轻推开了他,说:“没关系的。”

    “刚刚我伤到你了?”

    “小伤。”

    “我是白轩,白海王的第九个儿子。”

    “尹沫琪。”

    “我很抱歉,开始没有告诉你我真是的身份,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

    尹沫琪摇摇头说:“没关系。”

    “我看见了!”

    “真的?”

    青年的声音在颤抖,他把画纸递给尹沫琪,说:“紫色的嘴,嘴角边有一颗痣。”

    尹沫琪拿起画笔,急忙在纸上勾勒出左后确守的嘴巴的部分,片刻后,一副完整的图案出现在他们面前。

    白海王站在不远处问:“九儿,你们在干什么?”

    “父王,”白轩战栗,咬着牙将画纸递给了白海王。

    “这是?”

    “这么多年了,我终于看清楚她的样子了!”

    “你是说,你那难解的梦靥?”白海王张着嘴接过画纸,看完之后,整个人的情绪更加激动了。

    后面的龟丞相连忙扶住了他,“大王!你没事吧,大王!”

    “这,这是……”白海王抖着手里的画纸,说不出一句话来,脸一旁的龟丞相也瞪圆了灯泡般的眼睛。

    旁边的所有人都不明白状况,这是白轩走了过去,“父王,是这位尹姑娘帮我画出来的,还请父王看在孩儿的份上,饶过他们!”

    “饶恕他们?”

    “是!”

    “不行!”白嫣儿果断的拒绝,“父王,他们毁了我的婚礼,这个男人玷污了我的清白,怎么能够就这样放他们走呢?”

    “玷污了你的清白?”雪灵有些不服气的说,“七公主说话可要有真凭实据啊!凌风连房都还没和你圆,哪里有玷污亲白之说?”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居然敢跟本公主这么说话?”

    “您这个公主没有教养的又跟野丫头有什么区别呢?”

    “你……”

    “好了,嫣儿,”白海王折起手里的画纸说道,“放他们走吧。”

    “父王!”白嫣儿被气的直跺脚。

    “既然没有跟你圆房,你没有收到什么伤害,他们也没有得到你的玉坠,就算了吧。”

    “谢父王!”白轩拜下行礼。

    “算了?算了?”白嫣儿自言自语,就在他们四人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白嫣儿一掌激起千层碧浪,混起的力量瞬间击中与尹沫琪的腹部。

    那颗避水珠被打了出来,夜凌风连忙搂着她,旋转身子,将她带回岸上。

    “沫琪,沫琪?沫琪你醒醒,你吓我!”

    尹沫琪躺在沙滩上,夜凌风一遍一遍的给她做着人工呼吸,做着心跳复苏。

    噗!尹沫琪吐了一口水。

    睁开眼,夜凌风正一脸紧张的看着她。虽然被水呛得很难受,可是这一刻,尹沫琪觉得她是幸福的。因为她正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看着他带着余温的双眸。

    她的苏醒并没有让夜凌风那颗悬着的心放下来。

    “感觉怎么样?”

    “很好。”

    “还笑,你知道你差点溺水了吗?”

    尹沫琪油腔滑调的说:“还好我练习了憋气!”

    夜凌风无奈的摇摇头,嘴角和心里都笑了。他将她抱起,沿着海边一路走远,海风凉凉的,一圈圈的海浪拍打在沙滩上,身后留下一串串脚印。

    “我们这是要去哪?”

    “换衣服!”

    “啊?”

    “啊什么啊?”

    “没……没什么!”

    这是一间海景房,里面还带着壁炉。尹沫琪去冲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夜凌风的衣物。

    “我这里没有女生的衣服,你将就着穿一晚上吧。”

    听到夜凌风这句话,尹沫琪在心底偷偷高兴了好久。

    没有女生的衣物,那就意味着她是第一个进这间房子的女生。还有,将就一晚?他是在开玩笑吗?尹沫琪巴不得穿上就不再脱下来了。

    坐在壁炉旁,望着那美丽的火焰,尹沫琪感觉很温暖。

    夜凌风帮她把换下来的那些湿漉漉的衣服挂了起来后,端了一杯咖啡走过来,说:“给。”

    “谢谢!”尹沫琪抱着咖啡,好香啊!想想海底是美,可是没有咖啡总觉得少点什么,尤其是她喜欢的摩卡。

    “感觉好些了吗?”

    “好多了!”尹沫琪喝了一口热咖啡问,“这咖啡……”

    “我煮的。”

    “你会煮咖啡?”尹沫琪貌似发现了新大陆。

    “前不久才会的。”

    “哦,”尹沫琪在心里想,嗯,夜凌风煮的咖啡,就算是会三天三夜睡不着觉也得喝的干干净净。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你当时是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

    “你看看你的手。”

    尹沫琪一低头,她发现自己的大拇指上居然有一道小小的裂口。

    难道是她的血?

    怎么搞的,又闯祸了?哎!

    “对不起啊。”

    “没什么对不起的,我还得感谢你那时流了血,不然的话,我也找不到你。”

    感谢?他是想要保护她吗?

    尹沫琪的脸越来越红,最后红成了一个小苹果。

    “不过,这次的任务好像失败了啊。”

    “没有失败。”

    “什么意思?可是,我们不是没有拿到七公主的人鱼之尾吗?”

    夜凌风点头,把一个紫色玉坠拿了出来。

    “这是?”尹沫琪好奇的接过来,放在掌心,仔细看,玉坠里面还有鱼尾在闪闪发光呢!

    “这是九王子的鱼尾,他给了你!”

    “白轩?”尹沫琪的心中一时又说不出的滋味,“那,他,这样把鱼尾给了我们, 对他有没有什么影响?”

    “鱼尾是人鱼灵力的集结,没有了鱼尾,他的灵力就会全部消失。”

    “啊?那怎么办?”

    “不用担心,他是皇族,白海王自然有办法,只是所有的灵力都需要从头开始罢了。”

    尹沫琪回忆起那个夜晚。

    “……这,这个不是我担心的……”

    “凌风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本就灵力强大,刚刚又才进食,这几个妖狼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这,也不是我担心的。”

    也不是,难道她是在担心夜诺?这才几天啊,就移情别恋了?

    雪灵厌恶的瞅着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夜诺是……”

    “他还对我有感觉是吗?”

    雪灵愣住了,然后有笑道:“你是从那一点看出来的?”

    “刚刚!”

    “……”

    “他第一个担心的人是我!”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尹沫琪几乎是渴求般的望着她,问:“为什么?”

    雪灵讥讽:“那是因为你的血就是个累赘!”

    尹沫琪的眼里写满愕然,对啊,他之所以担心他,不,之所以交代雪灵看好她,是因为他在担心她又流血了,在何种情况下,他绝不能分神。

    她在胡思乱想什么?难道当初他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那你就太小看我了!”尹沫琪忿忿地说道。

    “你就不能低调点?”

    “当初凌风来的时候你可没这样要求过他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