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会活很久
    :

    第二天在学校的走廊上,你会看将两幅完全不同的画面,一个脸上笑容灿烂,嘴巴里好像撑了一个衣架一样怎么合都合不上,另一个脸上愁容满面,嘴角两边像是被坠着石灰桶怎么提都提不起。

    左边这名笑靥如花的女生是尹沫琪,右边扯着苦瓜脸的则是她的好友兼闺蜜夕晴。

    “到底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夕晴回头生无可恋的望着尹沫琪,问道:“你是被人点了笑穴了吗?”

    尹沫琪点点头又摇摇头。

    但是,如果真的有笑穴的话,那么在背后点她的人一定是夜凌风!

    “这恋爱中的女人啊,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的!”

    这话尹沫琪就不同意了,“我怎么就有异性没人性了?”

    “没有吗?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夕晴趴在栏杆上吐槽道,“昨天去之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啊?是不是说过会帮我打探一下左逸的口风?是不是保证过不管如何都坐我坚强的后盾?”

    “我……”

    “可是你昨天都干嘛了?除了跟夜凌风秀恩爱,就是跟夜凌风秀恩爱!”夕晴委屈的痛骂,“都怪那个夜凌风,一进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走了!完全都没有人在意我和左逸的绯闻!”

    “那也不能怪我家凌风啊,谁让他属于自带吸睛光环的那种!”尹沫琪小声的嘟囔。

    可是夕晴忽然就炸了:“你说什么?”

    “没没没,没什么!”尹沫琪连连投降,夕晴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是不要自己往枪口上撞的好,“那个,左逸回来了都没有跟你联系吗?”

    “联系?连个短信都没有!”夕晴的脸都气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真奇怪,他也没有和我通过一通电话,”尹沫琪仔细揣摩着夜凌风极为反常的行为,决定和夕晴去一探究竟。

    刚刚走到体育馆的门口,夕晴却怂了。

    “额,那个,要不你先进去?”

    “怎么了?”

    夕晴突然捂着肚子哎呦呦的叫唤,“啊,我肚子疼!我得先去趟厕所。”

    “我真该给你颁一个小金人!”尹沫琪望着她无奈的说,“那好,我先进去看看,等会打电话通知你!”

    夕晴嬉皮笑脸的说:“沫琪,还是你最好啦!”

    “不,我是有异性没人性的!”

    说完尹沫琪径直走进体育馆,留下夕晴默默的望着她的背影,感叹道:“这女人,真记仇啊!”

    还好之前打听了沐帆的课程,他周三报了一门选修课,肯定不在体育馆训练,想到这里尹沫琪更是放开胆子走了,可是,在越走越近的过程中,她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不可能啊!

    球场上大家穿着同样的队服,身材也是清一色的又挺拔又有型,他们不断的奔跑着,迅速的来回传球,恍惚中完全让尹沫琪失去了辨别能力。

    直到有一声“沫琪”从他们队里发出来,所有人都被按下了暂停键。

    第一个看到她的是小刚,第一个走向他的是沐帆。

    “沐帆?”

    “你找我?”沐帆轻松的把球扔给了队友,站在尹沫琪面前,他又变成了那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

    “你,你今天不是在上选修课吗?”尹沫琪惊讶的问。

    沐帆露齿一笑,说:“本来是要去的,可是我掐指一算,就翘了!”

    “啊?”

    “算到你今天回来球场!”

    尹沫琪这才反应过来,无厘头的笑了笑,说:“好冷的笑话。”

    “如果不信,全然可以当个笑话听,”沐帆翘翘嘴,舔了舔唇,严肃又认真的说,“不过你要是经常来球场,我沐帆定居在这儿也不是什么问题!”

    尹沫琪接不上话来,她的手不知道该往哪摆,最后只好抓住了自己的袖口,眼神绕过沐帆往球场上望了望问道:“呃……左逸在吗?”

    “我渴了。”

    “什么?”

    “陪我去喝口水吧。”

    “那个,沐帆,其实我……”

    “啊,渴死了,左逸到底在哪呢?”说着沐帆开始往休息室的方向走,“也许一杯水能让我想起来。”

    他幼稚的行为让尹沫琪想笑,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毕竟是朋友,曾经在最难过的时期是沐帆帮助我熬了过来,现在居然连一起喝杯水的勇气都没有吗?

    走进休息室,里面空无一人,沐帆拿起两瓶怡宝随手扔给了尹沫琪一瓶。

    他咕咚咕咚一口气居然喝下了半瓶,尹沫琪不禁感慨道:“训练很辛苦吧?”

    “曾经觉得训练是辛苦的,但是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为什么?”

    “因为发现一个人的日子更辛苦!”沐帆默默的拧上瓶盖。

    “你不是一个人啊,你还有你的朋友,你的队友,”尹沫琪拼命的想缓解气氛。

    “是啊,我记得曾经你也跟我说过这句话,”沐帆失意的坐下,说“左逸不在,你可以走了。”

    他在赶她?

    尹沫琪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张张嘴想要安慰他,却始终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最后她把包包的肩带往上面扯了一把,说:“那你好好休息。”

    就在她转身离开的那一秒,沐帆忍不住了,她使劲儿的关上门,把尹沫琪按在门上,他接近咆哮道:“他就那么好吗?”

    “沐帆。”

    “他就那么值得你留在他身边吗?你忘记当初他是怎么抛弃你的了?你忘记当初他带给你的伤有多深了?”沐帆咬牙切齿的质问着。

    “沐帆,弄别这样!”尹沫琪怯懦的望着沐帆,这个一向温柔开朗的暖男怎么会在此刻变得如此面目狰狞。

    “我们也有过快乐的时光,难道你忘了吗?”

    “我没忘!我很感激在我最伤心的时候有你的陪伴,我也很感激你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

    “我要的不是你的感激!”

    “可是我只能给你这些!”尹沫琪的手被他抓的生疼。

    “为什么?”

    “因为我爱的人是夜凌风!”

    沐帆怔住了,“爱?”

    “是,我的心里只能住着一个人,我很抱歉。”

    “不不不,你有选择的!你是有选择的!”沐帆摇着头痛苦的说,“他能给你的,我都可以!限量版的豪车,我可以!绿茵星空的别墅,我可以!我甚至可以给你更多!”

    尹沫琪苦笑,“所以你觉得我是为了这些才和他在一起的?你觉得我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生?”

    “不!”

    “我和夜凌风在一起,只是为了他这个人在一起,至于你说的那些东西,不过都是些附属品,有和没有,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他曾经伤害过你!至少我没有,也永远不会!”

    “我相信你!”尹沫琪说,“他是伤害过我,而且不止一次,我也难保证今后会不会再重蹈覆辙,但是既然认定了他,一切都无所谓了!”

    沐帆毫无预兆的将尹沫琪搂紧怀里,低头望着她,深情款款的说:“我还没有吻过你。”

    “沐帆。”

    “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强迫你!就像我曾经向你保证过,我不会带给你负担,沫琪,我愿意等你!”

    “那恐怕有的等了!”

    门猛地被推开,夜凌风袖长的身影出现在尹沫琪的余光中。

    “凌风?”尹沫琪使劲儿推开了沐帆,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

    沐帆望着他说:“夜凌风,这是一场公平的竞争。”

    夜凌风请蹙眉,闭上眼很不幸的告诉他:“可能会对你有些不公平。”

    “男未婚女未嫁,为什么会不公平?”

    “因为,我会活得很久!只要我活着,你就没有机会!”夜凌风牵起尹沫琪的手离开,在转身带上门的时候,他又补充了一句,“当我说的很久,是你等不到很久!”

    在路上,夜凌风快步的走着,尹沫琪踏着小碎步紧跟其后。

    “凌风,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愿意我来?”

    “不是啊,”尹沫琪担心的望着他的背影,难道是生气了?“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如果我想,我可以知道任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