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第三者
    :

    尹沫琪怔了怔,难道左逸说的是真的?这怎么可能呢?左逸可是樱尚甚至是珊海市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身边美女无数,换女朋友也是大神级别的速度,这……怎么会一眨眼就也换了口味儿呢?

    尹沫琪还是不相信,“你怎么能够确定你是……gay?”

    左逸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自己喜欢什么我能不知道吗?”

    “你显然是不知道的啊!要不然你怎么可能一个一个的换那么多女孩,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想要什么!”

    “那是因为我在试验!”

    “试验?”尹沫琪不解的望着他。

    左逸叹了口气,说:“就是因为找不到感觉才一直换,我开始以为是她们的问题,她们给不了我想要的心动,可是……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是我自己的问题。”

    尹沫琪嘴里像塞了个鸡蛋,张着半天说不说出一句话,秒针走了一圈她才勉强的消化掉左逸的话,接着问道:“那夕晴呢?”

    “夕晴?”

    “……”

    “她告诉你了?”左逸后悔至极,犹豫再三解释说,“那是个意外。”

    “意外?”尹沫琪拿起靠枕就往左逸头上砸了过去,嘴里还在怒骂,“意外?一个女孩子把第一次给了你,你告诉我是个意外!左逸,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有没有,有没有!”

    左逸被尹沫琪大的爆头乱窜,最后头一下子磕在了茶几上,这才一把拽住了那个飞来的靠枕,“你以为我想这样啊?那也是我的第一次好吗?”

    “什么?”尹沫琪的手无力的松开。

    左逸生气的将靠枕使劲儿扔开,捂着额头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尹沫琪似乎也被抽干了,她半跪在一旁,沉默半响后,才缓缓开口,“那你……你的意思是之前的女友……都没有?”

    “没有。”

    “那为什么夕晴……”

    “那晚我喝醉了,”左逸一边回忆着一边说,“她,也喝了不少,我从来不知道她喝多了会变的那么主动,后来大家散了,包厢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估计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真的想不起来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她……没穿衣服。”

    “你们都醉了?”尹沫琪真是操碎了心,“到底喝了多少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你都记不清?”

    “我喝了两瓶红的,四瓶啤酒,她喝了……好像是两瓶啤酒,”左逸摇摇头,混乱的样子真的记不太清楚。

    可是尹沫琪在心里画了一个问号,两瓶啤酒?按照夕晴的酒量来讲,完全就是小case啊,怎么可能不省人事呢?

    “你说球队被遣返,是因为他们发现了?”

    左逸点点头。

    “可是,他们是怎么发现的?你不会是跟哪个队员那什么了吧?”

    “你想哪去了,我还是个处好嘛!”

    “严格来说,你已经不是了!”尹沫琪无情的破了盆冷水。

    “技术上来说,我还是一个完璧!”左逸回击的出奇制胜。

    尹沫琪本来是个好斗的辩论者,可是在这个话题上,她没有兴趣跟左逸好好的研究讨论了。

    “那他们是到底是怎么发现……等等,你又是怎么发现你的性取向不同的?”

    左逸在尹沫琪犀利的目光下低下头。

    “左逸?”尹沫琪再次逼供,并且上了严刑。

    左逸被她掐的受不了了只好招认:“好好好,我说。”

    尹沫琪得意的将两手抱在胸前。

    “我……”左逸吞吞吐吐中眼睛却在发着光,“我可能……我有暗恋的对象了!”

    “什么?”这简直就是红色区域的爆炸性新闻。一向众星拱月的左逸,左大少爷,居然有暗恋的对象了?

    尹沫琪迫不及待的问:“谁?”

    “一个男生。”

    “我当然知道是一个男生了!”不然刚刚讨论了半天不久是白搭了吗?

    “是……那个……他……”

    看着左逸吞吞吐吐的样子,再回忆起他主动的来向自己坦白,而却还带着大包小包的,尹沫琪惊呼:“你不会是看上我家凌风了吧?

    说着她突然站起来,一脚踢在了左逸的行李箱上,“不管你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就是一麻袋的美元我也不会把凌风让给你的!”

    左逸的额上全是黑杠,原来恋爱中的女人不仅变得多愁善感,连想象力都那么丰富!

    “是韩硕,一个钢琴家。”

    “韩硕?钢琴家?”尹沫琪挠挠头,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

    忽然她跳了起来,“你说的是那个年纪轻轻就获得全国七项奖的钢琴家韩硕?那个在国际比赛中惟一一个俘获英皇心的钢琴家韩硕?”

    左逸有些尴尬,“我还没有了解这么多。”

    “天呐,”尹沫琪扑到在沙发上,“他居然是个gay?”

    望着尹沫琪一脸惋惜的样子,左逸笑着抬起头。

    “不是,怎么每次你看上的人都是这么的大牌呢?”

    左逸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所以,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八卦?”

    “刚刚!”

    “我们还没……”

    “你刚刚说暗恋的意思是?”

    “我们还没有正式的……”

    “那万一人家不是gay呢?”尹沫琪似乎在为广大的女同胞们争取着最后一丝希望,这个白马王子,怎么能就这么被左逸俘虏了呢?

    “我们kiss了!”

    尹沫琪被雷到,吃惊的问:“什么时候?”

    “那天听完音乐会之后。”

    “oh my god! ”尹沫琪瞬间脑补,“可是,你为什么说是暗恋呢?”

    “因为他不愿意公开。”

    “这可是个历史性的问题!”尹沫琪扭头问,“那现在是怎样?学校都知道了吗?”

    “你觉得像我爸那么好面子的人,有可能吗?”

    尹沫琪摇摇头,左伯父封锁消息的能力毋庸置疑。

    “所以,除了当事人还有左伯父,同学里,就我一个人知道?”

    “嗯。”

    “哇塞,左逸,不愧我们有这么多年的交情,你居然这么信得过我!”

    “不是信得过你,”左逸纠正道,“是信得过你的房子。”

    “什么意思?”尹沫琪的脑袋边挂了个问号。

    “我被我爸赶出来了,房子、车子、信用卡全部没收!”说着左逸一脚踢飞面前的袋子,怒骂道,“大爷的,我现在就是个穷鬼!”

    尹沫琪望着左逸带来的行李箱,不敢相信的问:“你的意思不会是要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

    “你不会见死不救吧?”左逸委屈的连眉毛都快挤没了。

    坐在沙发上,尹沫琪好似被导弹击中了的飞机,失重落下。耳边传来左逸一惊一乍的感叹。

    “哇哦,这别墅真是太好了!装修的真不错,居然还有这么高级的游泳池?我的天,露天阳台,自助烧烤,再来呗威士忌就爽翻了!那……”

    尹沫琪哭丧着脸,享受二人世界的梦碎了一地,她几乎可以遇见到未来,每天晚上左逸嗨到半夜回来,房间乱的跟猪窝没什么区别,还有他的臭袜子,赃鞋子,男人的内裤,还不是夜凌风的……

    等到了中午,她一听见钥匙声,就连忙跑了出去。

    “凌风!”尹沫琪把夜凌风推了出去,然后把门在身后带上。

    “怎么了?”虽然她的表现很奇怪,夜凌风还是温柔的在她额上一吻。

    尹沫琪绕着手指说:“好好想做错了一件事情。”

    “没关系。”

    “我还没告诉你是什么事情呢!”

    “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原谅你!”

    “真的吗?”尹沫琪讶异的问。

    “当然了,墙壁脏了可以再粉刷,家具撞坏了可以再买,锅被敲出一个洞可以换个新的,这一切都不重要,”夜凌风低头,含情脉脉的望着尹沫琪,说,“谁让你是我的同居人呢!”

    在夜凌风眼里,尹沫琪这个破坏王,第一次来别墅就踩坏了楼梯,所以一切他都开始变得习以为常了,只要尹沫琪没有受伤,其它都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