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这算非礼
    :

    走到后台,很多人围在一起要签名,不得不说聚光灯下的韩硕真的是星光闪耀,金色的礼服在他的身上被穿出了文艺的味道,不知道是韩硕本人还是因为从小接触音乐的缘故,只是远远的看着他,就能嗅到他身上常人不具备的特殊气质。

    “哇塞,你看看他的手,好漂亮,完全就是为了艺术而造!”夕晴站在一旁不禁感叹。

    不知不觉中,派对已经轮到他们了。

    “你好,请帮我们签个名!”夕晴很礼貌的半鞠躬把刚刚在外面买的cd递给了韩硕。

    韩硕抬起头,目光和左逸交汇,然后向下移,停止在夕晴挽着左逸的手臂位置上。

    左逸不自然的咳嗽一声,似乎想侧个身子,硬是被夕晴给扯了回来。

    韩硕刷刷刷的签好名后,把cd递给了夕晴。

    夕晴接过来的时候由衷的赞叹了一句:“韩硕,你好帅啊!”

    韩硕抿唇一笑,“你也不错!”

    说完,韩硕抬起头看着左逸,左逸不自然的躲开了他的目光。

    回去的路上,夕晴很高兴,嘴里一直嚷着:“我都不敢相信,一个那么杰出的音乐才子,居然会夸奖我,还说不错!今晚真是太幸运了!”

    “好了,我们到了!”左逸在别墅门口停下脚步,从夕晴的怀中把手抽了出来。

    “你们?”夕晴不解的望着左逸问,“你还打算继续住在这里?”

    “嗯,”左逸点点头。

    “为什么?这栋别墅好是好,就是离学校稍微远了点,”夕晴在四周环顾一圈说,“再说,你家不是空着在吗?干嘛非要搬到这儿来住?”

    “……”左逸低头沉默。

    尹沫琪瞅见气氛不对,她和夜凌风再傻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义了,于是说:“那个,家里还蒸的有鸡蛋,我和凌风先上去看看啊!”

    说完,她拉起夜凌风呲的一声就溜了。

    楼下,寒风习习,这样的冬日里没有一颗星星,只有微弱的米色路灯照在夕晴和左逸的身上,左逸的半张脸迎着光亮,半张脸处在暗处。

    夕晴抬头,看不懂他的表情。

    气氛僵住,周边的气压似乎变得越来越低,夕晴鼻子酸酸的,有好几次鼓起勇气想要张开嘴,可是居然连问问他的勇气都没有。

    若不是到了骨子里的爱,又怎么会这般害怕失去?

    左逸也是一只无头苍蝇,撞在哪里似好像都是错的。面对这个和他有过一夜情的女生,这个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女生,这个把他深深藏在心里数十年之久的女生,左逸实在想不出任何一个两全之策,唯有将自己变成懦夫,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先这样吧,也许以后她遇见对的人就会改变心意了。

    连个人都在不断的揣测着对方的心意,两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前方的路径。

    良久,夕晴深吸一口气,头仍旧低垂与地面,问:“那你打算在沫琪这里住多久?”

    左逸的腮帮被自己咬的酸痛,他踢开了路边的石子回答道:“还不确定。”

    “那学校呢?我去你们体育系了好多次,他们都说你好久没去上课了。”

    “嗯,”左逸点了点头说,“暂时不回去了。”

    夕晴居然没有开口问为什么?依照她往常打破沙锅问到底、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个性,应该是要把事情来龙去脉弄个清楚才肯罢休的啊!

    可是这一次,她只是默默的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天色不早了,你先上去吧。”

    “你也早点休息!”

    “嗯,再见。”

    望着夕晴落寞离去的背影,左逸不可否认内心的伤痛,他为什么要伤害一个这么单纯善良的女孩子,他到底还有没有人人性?

    “……夕晴!”

    左逸喊出口的瞬间看见了左边道路上行驶而来的银色车辆,他把那句“很晚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夕晴转身:“嗯?”

    “那个,”左逸挠挠后脑勺,嘱咐道,“很晚了,路上小心!”

    刚刚充气来的希望瞬间破灭,夕晴涩涩扬起嘴角,说:“我一直都很小心。”

    夕晴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左逸看见那辆银色的车里走下来一个卷发男生,这个让他日思夜寐的男生,这个足以改变他一生也足以毁掉他一生的男生,此刻,向他款款而来。

    他的黑色皮鞋停在左逸的球鞋半米开外。

    左逸把两手插进裤子的兜里,摆着一张扑克脸。

    韩硕忽然伸手,左逸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厘米,只见韩硕修长的手指夹起了他肩上的一片枯黄的落叶。

    “不送你女朋友回家?”韩硕长长的手指随意的摆弄着那片落叶。

    左逸跺跺脚,天实在太冷了,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能来见我,我却不能来看你?”韩硕深邃的眸子在灯光下一闪一闪。

    “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条信息也没见你回一条啊?”

    “你生气了?”

    “我没那么小气。”

    “那看来就是我不够大度了。”

    “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现在非常生气!”韩硕丢下落叶,表情严肃的看着他。

    左逸被他直勾勾的盯着盯的有些不太自然,他的左脚在地面上一起一落,“说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惹你生气?”

    “你!”

    “我?我可没那么……”

    突然韩硕上前一步,脚尖顶在了左逸的脚尖上,连个人四目相对。

    韩硕望着左逸的瞳孔,一字一顿地说:“除了你,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谁能让我这么生气?”

    “你确定生气的人是你?”

    “确定,一定,肯定!”

    “那我呢?我这么多天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

    “至少我没有牵着别人的手在你面前瞎晃悠不是吗?”

    “牵……等等,”左逸皱眉,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辩解道,“应该是她挽着我的胳膊吧?”

    “我不管!”韩硕似乎耍起了性子,反问道,“那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了!”

    “什么区别?”

    左逸似乎也较起真儿来,说:“牵手是暧昧,挽着是礼节。”

    “那这样呢?”说着,韩硕瞬间向前,贴在左逸的唇上。

    缓缓分开后,韩硕定格在原地。

    左逸开口回到了他的问题,“这样是非礼!”

    韩硕倏然笑了起来,“非礼?”

    左逸点头。

    “所以该怎么办?”韩硕似乎仔细想了想说,“道歉?”

    “道歉未必是个坏主意。”

    “真的?”

    左逸一个肯定的眼神。

    韩硕长吁一口气,问道:“好吧,听你的,那该怎么道歉?”

    猛地,左逸上前搂住了韩硕,再次吻了回去,天寒地冻,他们俩却似乎处在火炉里,火热的不可开交。

    第二天尹沫琪刚起床,就看见两个美男子缠绕在沙发上你侬我侬。

    啊,真是要洗眼睛了!

    吃饭的时候这两个人比尹沫琪和夜凌风还腻歪,折让尹沫琪深深地感觉到他们的敌意。于是开始了挑拨离间。

    “喂,韩硕。”

    “嗯?”

    “那个,你之前不是对咱们左逸不理不睬的吗?怎么现在居然还自己送上门来了?”

    左逸瞬间坐起,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丫头片子是见不得我过两天安生逍遥的日子是吗?

    “尹沫琪,你……”

    韩硕拦住了正要发作的左逸,解释道:“说起这件事,我还得好好感谢一下你的男朋友。”

    “凌风?”尹沫琪十分诧异。

    “对!”韩硕肯定的说,“要不是他,我根本不会意识到我在犯下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我不明白!”

    紧接着,韩硕把夜凌风的话一一说给了尹沫琪听,沫琪这一刻才知道,原来对她来讲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在夜凌风的心理也是如此。夜凌风的爱,远远比她想象中的浓烈。

    讲述完,韩硕还不忘感慨一番,“尤其是昨晚你们来看我的音乐会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辈子,我可以失去一切,只是不能再失去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