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回忆上
    :

    尹沫琪的妈妈微微一笑,那种笑,是那般的坦然,那般的愉悦,她抬起头,说道:“是不是商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是对的人!”

    “嗯?”莉莉不理解的望着尹沫琪的妈妈,她可是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女强人啊!她定下来的规矩可是没有谁能够更改的,怎么现在对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变得反而可以有条件可谈了呢?

    尹沫琪的妈妈完全理解莉莉的疑惑,在工作上,理性是一寸步子都不能往后退,可是面对感情,人们往往是那般的感性。

    这让莉莉想起了她还在樱尚的时候,她的爱情。

    那还是个深秋,傍晚的风有些凛冽,代表浪漫却又伴着哀伤的火红枫叶落得遍地都是。汕海市的夜景着实的美,美到让所有人睁不开眼。

    姹紫嫣红的霓虹灯在前方开出一条无形的路来,莉莉的跑车被死死的堵在了大桥中央,她手扶方向盘,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低头瞧腕上的手表了。

    “你马上就要错过拓的首秀了。”

    说话的人声音很低沉,像极了大提琴,充斥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莉莉回头看了一眼左彦,这个自己仿佛认识了一辈子的男生,立体的五官、分明的轮廓再加上一流的身材,难怪这般招蜂引蝶的他还是会得到众多女生的青睐。莉莉自己有的时候也在好奇,这是不是就是一直以来放任左彦允许他留在自己身边的原因。

    “为了一条领带,值么?”

    “只要是对拓好,什么都值。”

    拥有汕海市首席珠宝商千金的身份,和樱尚学院顶尖天才设计师之一的美誉,莉莉带着与身俱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就像是游走在人间的白天鹅。她的身边从来不乏各形各色的追求者,可是能让莉莉叫出名字的,却只有南宫拓一个。

    正如她自己所说:除了拓,其他人在我眼里都没有性别之分。

    樱尚艺术学院,这个学费天价,随便一名学生的笔杆就抵得上普通家庭半年生活开销的贵族学院,今晚被整个汕海的各家高端媒体团团包围。t台上那些身材曼妙、相貌出众的少男少女们,正身穿时尚前卫的耀眼服装,接受各种闪光灯的捕捉。

    此刻,舞台的幕后却是另一番景象,一个脚踩九公分高跟鞋的女人风一般的跑向南宫拓,一把扯住了他的衣服,语气里透着焦急:“拓少,出事了!”

    在樱尚学院,相貌出彩的学生数不胜数,可既能驾驭得了天使的完美侧脸,又能施展得出恶魔般邪魅笑容的人,却只有南宫拓一人。高挺的鼻梁,忧郁的嘴角,还有一双深不见底的褐色双眸,他是莉莉女王公开的正牌男友。

    而南宫拓的身份一直以来却是个谜,只是因为某一次教导主任杨智不小心叫了他一声少爷,大家便纷纷称他为拓少。

    “莉娜,怎么了?”

    “莉莉,莉莉她……她还没到。”

    “可能已经在路上了。”

    “还有……你,你出场时要展示的那条领带……不见了。”

    “你说什么?”一个身穿白衣的女生从南宫拓的身后走来,即使试衣间内的光线很暗,也遮挡不住她楚楚动人的脸庞。可谓妖娆赛过西施,妩媚不输妲己,只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小玉自打出身就患有一种罕见的怪病,必须每隔一段时间通过换血才能够维持下来。

    “莉莉……没有来么?”

    “小玉,她答应你了,就一定会来的,”南宫拓的语气很笃定。

    “怎么会这样?”小玉脸色惨白的瘫倒在椅子上,嘴唇没有一丁点血色。

    所有在樱尚念书的学生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期盼着有一天自己的作品可以登上lr。当然,小玉也不例外。她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于是联手南宫拓操办了这场规模宏大的服装秀,想借着媒体的曝光度成为踏进lr的敲门砖。可是面临收尾,模特莉莉竟没有出现,南宫拓的衣服也有了偏差,她多么不甘心所有的一切都这样化成泡影。

    可是时间只是一个没有情感的物体,不管现实状况如何,它仍旧不眠不休的走着。这时南宫拓走到莉娜身边小声说了些什么,莉娜不敢相信的张着嘴离开了。

    经过了四十多分钟飞一般的奔跑,莉莉终于崴断了另一只脚的鞋跟,可偏偏还是迟了一步。她站在人海中抬头望着t台,即使舞台上的两个人都戴着面具,莉莉可以那么轻松的就认出南宫拓,只是本该穿着千夜裙挽着拓的胳膊的人,不是自己……

    “嘿!”左彦大声叫住了本想安安静静飘过的莉娜,有些怒气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台上那个女生是谁?”

    “那个……”

    “好好说话!”

    “那个是……拓少让我找的莉莉的走秀替身,因为,时间眼看着就要到了,你们那边还没有一点消息,所以就……”

    “什么叫还没有消息?不是说已经在路上了,连两分钟都等不了么?”左彦声音很大,仿佛受委屈的人是自己。

    “莉娜。”

    “啊?”望着面无表情的莉莉,莉娜整个人都僵住了。

    “记着,今晚我没有来过。”

    “什么?哦,我我记住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莉莉架起墨镜,在路边拦了辆的士离开了,左彦在她依旧的高傲的动作中分明看见了丝丝落寞。

    因为不小心发现南宫拓的领带被泼上了颜料,莉莉便立刻开车去了西街最好的清洁店清除了领带上的污渍,可在回来的路上竟然被堵在了大桥上,莉莉又不得不踩着高跟鞋一路跑回樱尚,即便这样,最后连高跟鞋都断掉了,还是没能赶上南宫拓的秀。

    t台上的一切似乎都进行的很顺利,服装秀在一片掌声中华丽落幕,南宫拓还没来得及换身衣服,就从一群记者的包围中溜了出来,走到莉娜面前问:“有联系到莉莉么?”

    “什么?”莉娜只感觉精神一晃。

    “莉莉来过是么?”

    “没,没有,不是,拓少,你去哪啊?待会还有一场重要的记者招待会要参加呢。”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南宫拓把车稳稳的停在了莉莉家门口的喷泉池旁,从后座上小心翼翼的拎起一个包裹,按响了门铃。

    “welcome to the party!” 莉莉高喊了一声打开门,让她没想到的是外面站着的竟是南宫拓。

    莉莉身着紧身裹胸,火焰的口红亮瞎人的双眼,夸张的眼影下是她迷离的双眸。

    “今晚你在举行party?”

    “对啊,”莉莉吞咽下口水,有些微醉的倚在门柱上,没有抬头看南宫拓的眼睛。

    “为什么要选在今天?”

    “为什么,”莉莉喃喃着重复了一句,一把抓过后面一个跳的最嗨的男生指着他说,“因为,今天是我们绵羊的生日!怎么,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么?”

    “怎么会,”南宫拓摇摇头,将手中的包裹靠在墙边,说,“玩的开心。”

    听着南宫拓发动引擎的声音,莉莉眼神直直的望着包裹,拓,没有人可以替代我,即使是我缺席也不行。

    这是白天鹅高傲的代价。

    合上门,莉莉的身体毫无力气的顺着墙壁滑下,她拉开包裹上系着的蝴蝶结纽扣,小心翼翼的翻开礼盒,这是?

    原来今晚那个代替莉莉走秀的女生穿的并不是千夜裙,而是南宫拓的又一作品,而真正的千夜裙在走秀前南宫拓已经让莉娜包好,可是,本来计划好的一场浪漫惊喜,最后却落得这番模样。

    一大早,汕海市天气就很晴朗,一束明媚的阳光透过米白色的落地窗帘落在莉莉的发髻边缘,她懒洋洋的伸直了胳膊,把昨夜南宫拓送来包裹里的卡片用手指捻了过来,微笑着再次看一遍上面熟悉的笔迹:至佳人,我的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