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他和她的过往
    :

    夜凌风一手撑着身体,吃力的坐了起来,他的薄唇上没有一丝血色。夜凌风捂着胸膛,刚刚 被金箭刺穿的地方已经做了很好的处理。

    这是很熟悉的感受,仿佛又回到了一千年前,每每夜凌风在外征战受伤,为他倾尽一切而疗伤的都是洛影,这位总是一袭素衣的医女。可是今日看来,洛影并没有那么简单,单凭刚刚从那么多的金弓圣手上面前将夜凌风和尹沫琪就走来说,就知道她并不是寻常人了。

    “感觉可好些了?”

    夜凌风合目,洛影的问话不禁让他感慨,时间真是飞逝啊!

    “凌风,”洛影走向夜凌风,坐在他跟前。

    夜凌风心中有一百个结没有打开,可是此刻他最想知道的只有一个问题,“你去哪了?”

    “……”洛影望着夜凌风,一千年了,整整一千年了,四年了一千个日日夜夜的男人,这一秒就在洛影的面前,她对他的牵肠挂肚早就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对了一肚子的话语,洛影张张嘴,却不知从何开始。

    夜凌风垂眼,面对洛影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夜凌风开始手足无措。

    洛影眼眶微红,她伸出手,正打算放在夜凌风的掌心上面,却发现夜凌风开始走神了。顺着夜凌风的目光望去,洛影看见门口的左侧露出了一件黑色衣服的一角。

    是那个女生?洛影皱眉,回过头,却发现夜凌风居然仍旧饶有趣味的望着那一处,嘴角边居然还时不时闪现出一抹微笑。这是洛影不曾见过的。

    夜凌风根本没有注意到洛影的眼光,他只是盯着尹沫琪的衣服一角望得出神了,这个傻丫头,想偷听居然还不躲好!夜凌风的心感应到尹沫琪的思绪乱糟糟的,他不禁在心里笑了,真不知道她又想到哪里去了!

    他总是拿她那般的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洛影的手指微动,尹沫琪的一角悄无声息的又缩了回去。

    夜凌风这才回过神,说道:“洛影。”

    “难得你还记得我!”洛影依旧蒙着面,可是从她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她变得有些不高兴了。

    夜凌风嘴角上翘,说道:“你救了我的命,若是我忘了你,那我岂不是一个负心之人了?”

    “负心?”洛影对这二字似乎很介怀,她顿了顿说,“我救你,并不是图你如何报答我!”

    夜凌风微微点头。

    洛影直起身子问道:“那你可知道我图的是什么?”

    “医人救人,不本就是你的职责吗?”

    “职责?”洛影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我是懂医术不假,可严格的来说,我并不是什么医女。”

    夜凌风抬眉。

    洛影站起身来,说道:“况且,此生,我只医你一个人!”

    这句话,是多么的耳熟。还记得一千年前,在异界,来了一位隐世高手,听说万年才出关一次,而这一次,这位高手游玩的必经之地是千山浮。很多人听闻之后,纷纷从四面赶来想要跟高手一决高下。

    可是那帮人哪里是高手的对手,各个都在十招之内不是丢兵弃械,就是身负重伤。自古以来,凡是法力高深的隐士,都有几个坏毛病,其**同点最大的一个就是他们都孤独求败又狂妄自大。

    在高手连续迎战七天七夜后,仍旧没有一个人能够和他对敌百招的,于是高手就口出狂言:“哈哈哈,整个异界,三王鼎立,却无一人是我威霆的对手,简直是可笑,可笑啊!”

    威霆的此话一出,让血灵帝,白幽王和鬼面君三人的脸都有些挂不住了,三个在异界呼风唤雨的巨头,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出来接下威霆的话。倒不是真打不过,只是,他们三人分别为王,纵使最后赢了,也赢的不光彩,倘若结果输了,那今后在依旧可就真的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在第十天的夜里,威霆拧断最后一个人的胳膊的时候,夜凌风出现了。他不顾父王的反对和血族翼人的担心,只身前往千山浮。

    威霆站在千山浮之巅,整个山谷都回荡着他轻蔑的笑声。知道他看见了那抹有蓝色的光芒,他才缓缓收起自己昂上天的脖子,指着下方问道:“来者何人?”

    夜凌风伸展双翅,飞向上空,和威霆面对面站成一个高度,声音不卑不亢,“夜凌风!”

    “夜凌风?”威霆隐居万年,当然对如今的年轻人是闻所未闻的,捋了一把自己的胡须,叹息道,“又来一个送死的!”

    “哦?”夜凌风语气上扬。

    威霆上下打量夜凌风一番,说道:“原来是个俊公子,如果你肯求我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待会儿对你手下留情,绝对不会伤你容貌半分!”

    夜凌风嘴角一勾,回答道:“那倒不必!”

    威霆被夜凌风的话惊到了,忍不住问道:“怎么?你有把我赢我?”

    “那也不是!”

    夜凌风的话让威霆很快就失去了耐心,威霆吼道:“那是什么?你这公子说话文绉绉的,要来咱们就来得痛快点!别像个娘们儿一样磨磨唧唧。”

    夜凌风点头,解释道:“你若愚钝,晚辈也愿意一一道来。刚刚晚辈不识趣的拒绝了前辈的好意,并不是对自己的发力有多么强的信心,只是,看看前辈长成这幅模样,都还能桀骜于世,晚辈,再不济,也恐怕不会沦落成前辈这样吧!”

    威霆虽然是个粗人,可是,别人暗讽他的话他还是听得出来的,夜凌风的话让威霆恨的牙痒痒。他气的一跺脚,整个山崩裂了一半。

    这时,山峰下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嘤嘤笑声。

    这让威霆一个激灵,定睛一看,山脚下正站着一个身着素衣的女子。那女子温婉而雅,面容姣好,举手投足间都伴着仙气了然。折让威霆一时竟然看入了迷。

    忽的,女子张开臂膀,白色的长袖飞舞在空中,旋转的身子仿若翩翩仙子,没一会儿,女子居然站在了夜凌风的身边。

    威霆这才明白,那素衣女子跟这个俊公子是一伙的。威霆的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失落,这可是他万年以来从来没有尝过的感受。

    女子转身,却发现夜凌风正冷着脸,连瞧都不愿意瞧自己一眼,女子有些伤感,她向夜凌风行了一个简单的礼。

    夜凌风冷冰冰的问:“你来干什么?”

    “殿下……”女子似乎很怯懦,她似乎在担心夜凌风是否生气了。

    夜凌风摆了摆袖子,说:“快回去!”

    “可是……”

    “难道如今我说的话对你也不管用了吗?”

    女子见夜凌风脸色铁青,似乎有放弃的念头,可是再抬眼看看对面,那个身躯巨大,传说中有百万年修行的高手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夜凌风,女子又把退后的步子给收了回来,她对夜凌风再次行礼,说道:“殿下,恕洛影莽撞,今日,洛影可不能再听殿下的命令了。”

    什么?夜凌风完全没有想到洛影居然会违背自己的命令。自从夜凌风在雪郊外救下洛影之后,她就一直陪伴在夜凌风的身旁。洛影看起来十分温顺,但性子十分刚烈,在异界,除了夜凌风,谁她都不放在眼里。

    大家都说这是夜凌风把洛影宠坏的,可是只有夜凌风自己知道,这就是洛影的本性。

    而这一次,洛影连他的话也不放在心上了。

    只见洛影一个转身,舞起的衣袖搭在岩石边,最后她一不几个跨越,来到了威霆面前。

    威霆看见洛影离自己如此之近,脸上居然有藏不住的紧张,这让夜凌风看见了眉头微蹙。

    “前辈!”洛影对威霆抱拳。

    “前辈?”威霆皱巴巴的眼睛弯弯如月,似乎就在这么一刻,他喜欢上了这个称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