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他变了!
    :

    “你是血灵帝的儿子?”威霆显得很惊讶。

    “是又如何?”夜凌风回声响亮。

    威霆皱眉,说道:“如何?你可是血灵帝的儿子,血族的殿下,这么晚了,居然只身前来?”

    夜凌风的蓝色羽翼在身后挥动,他笑了笑说道:“这不就是比武吗,又不是带兵打仗,人多人少有什么区别吗?”

    威霆听到此言,先不说夜凌风说话时的语气有几分清傲,就单单从他的观点态度上来讲,就远远比那些长在宫殿里的小王子们优异的多,威霆再次捋了捋胡须,语气警告的说道:“且不说人多人少,你知道这场比武意味着什么吗?”

    夜凌风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威霆细细解释道:“若是你赢了……”威霆顿了顿,“这几乎是没什么希望的,还是先说另一种吧,如果你输了,那可是你一辈子的名声扫地啊,就是一个单单的白骑军铁骑之首,恐怕都拉不下这颜面,何况你还是个殿下呢?恐怕,今后血灵帝的王位,你连一个脚都摸不到了啊!”

    夜凌风仍旧是微微一笑,说:“都说前辈万年才出关一次,可是这消息思路完全没有闭目塞听啊!”

    威霆虚着眼,他一时无法断定夜凌风这句话到底是在恭维他还是在嘲讽他了。想也想不明白,还是靠武力解决吧。威霆抖抖身子,说:“说一大堆,都是虚的,要干什么,还是我们真枪实弹的来吧。”

    “等等!”洛影见他们就要出手了,连忙上前来拦住。

    威霆低下头望过去,愤怒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前辈,可还记得小女子曾说的胜之不武?”

    “你是说过又如何?”

    “夜凌风和晚辈的修行加起来还不如您的十分之一,所以,晚辈胆敢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你说!”

    洛影侧身,上前说道:“请前辈允许我在一旁协助夜凌风!”

    “你?协助?”威霆满眼都是轻蔑,洛影这个身单力薄的弱女子,在他眼里就是尘世间的一粒灰尘,用手指轻轻一拂边就消失不见了。

    洛影却不管不顾威霆的嘲笑,仍旧坚持道:“是的,我!小女子不会什么高超的法术,只是想在一旁为夜凌风打个下手罢了。”

    威霆摇摇头,说:“比武就是比武,以一对一,你一个弱女子,前来凑什么热闹?”

    眼看威霆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耳朵里面去,洛影不禁变得有些着急了,于是情急之下,只好使用了激将法,口无遮拦的问道:“难道前辈是怕了?”

    “怕?”威霆听到这里简直就已经暴跳如雷,咆哮道,“从我出身到现在,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你想帮忙就帮吧,就是再来十个你,合在一起,你们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多谢前辈!”洛影再次舞起衣袖,飞转回到夜凌风身边,开心道,“凌风!”

    “好了,威霆现在已经被愤怒的情绪所左右了,该帮的忙你也已经帮了,快回去吧!”夜凌风依旧没有看她。

    洛影一撅嘴,完全没有理会夜凌风的话,说道:“我来不是为了让他生气的,我真的是想帮你!”

    “怎么帮?你在这儿也叫帮忙?”夜凌风终于看向了洛影。

    面对夜凌风的问题,洛影表示很无辜,“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真的相帮你!”

    “帮我?让我分心也叫帮我?”

    分心?

    洛影听到从夜凌风口中蹦出这两个字,乐的心花怒放,原来他会因为她的存在而分心?

    夜凌风抿了抿唇,不打算再跟洛影解释一句。

    而后,夜凌风和威霆大战了三百回合依旧没有分出胜负。不是因为夜凌风的发力真的能够抵御威霆,而是,每当夜凌风受伤的时候,洛影总会飞来相医治,让夜凌风在短短的几秒内伤口愈合,跟威霆再次交手。

    可是打来打去似乎也分不出了个什么胜负,反而二人还打成了忘年交的好友。威霆离开的时候,在所有人面前举起了夜凌风的胳膊,从那以后,夜凌风的名声在异界就传开了花,而洛影,也被封为夜凌风的御用医女。

    这名有用医女做的也非常尽职尽责,整个异界,除了夜凌风受伤,其他人她一个不救,即使是在生死关头,洛影也不会出一个手指头,这让外界对洛影也产生了褒贬不一的看法。可是夜凌风对洛影,始终如一的疼爱。从未说过她一个不是。

    曾在血族里面,谣言四起,说医女洛影和二殿下早就已经暗生情愫,而他们迟迟没有公开的原因就是觊觎血灵帝的传位之事。

    然而事到如今,一千年后,什么都变了。夜凌风这个二殿下,当初父王是威逼利诱他也没有接受王位。洛影,这个心慈心又狠的医女,和夜凌风也没有什么终成眷属。

    过了一千年,洛影和夜凌风的再次相遇居然又是这般滑稽,又是一个伤一个救。不同的是,他们中间,早就已经占进来了第三个人。

    可惜的是,两个人的世界太小,怎么容得下一个尹沫琪呢?

    “玉炼瓶的事……是你?”夜凌风抬起头问。

    洛影咬了咬唇,说:“如果我说不是,你信吗?”

    “你说什么我都信!”夜凌风的表情很认真,不是在开玩笑。

    洛影心中一沉,她多么怀念当初和夜凌风在一起的日子,就算羽坛上的花瓶是她打碎的,但是只要她对夜凌风说不是,夜凌风就百分之百的相信她。没有任何疑问。今天,还会是一样吗?只要她说一个不字,夜凌风就会百分之百的相信?

    洛影站在原地,两个手忽然不知道该往哪个地方摆了。

    “啊——”门外传来尹沫琪的叫声。

    夜凌风倏地紧张起来,他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光速的到达尹沫琪的身边,问:“怎么了?”

    尹沫琪傻傻的坐在地上,咦?他他他……他怎么出来了?而且,好像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怎么办?难道他早就知道我在这儿?

    望着尹沫琪咧着嘴咬着牙,有些难受却又愣在原地不说话的样子,夜凌风心里一阵不爽,在迫切的关心中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发火,“我问你呢,你到底怎么了?”

    洛影站在他们身后,望着夜凌风的背影,是这么的熟悉。可是,刚刚那一声,真的是夜凌风吗?在洛影的印象里,似乎从来都没有什么事情会让夜凌风发火的,更不可能让他流露出关心,夜凌风总是把自己的心裹在一张冷峻的外表下,隐藏的很好。如今是怎么了?为了一个……一个……

    洛影上上下下把尹沫琪打量了个遍,完全没有看出来她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能够让夜凌风这么上心呢?

    尹沫琪很无辜的抬起头,望着夜凌风说:“那个……我……我脚麻了!”

    夜凌风无语,屈伸一把抱起了尹沫琪,就往床边走,最厉害亲切的念叨着:“该说你什么好呢?偷听就罢了,居然还能这么笨的被发现然后还脚麻到站不起来?”

    “我……”尹沫琪躺在夜凌风怀里,居然想不出一个反驳的词语,是啊,自己怎么能够那么笨呢?

    “呃,”当夜凌风将尹沫琪放在床上的时候,整个人突然僵住了,浑身的血液似乎在倒流,那种刺骨又窒息的疼痛向猛兽般袭来。

    “凌风,你怎么了?”

    “凌风?”

    尹沫琪刚刚发出疑问,洛影就跑了过来,她看见夜凌风刚刚愈合的伤口如今有裂开了。

    “你需要休息!”

    洛影不理解,当初的夜凌风不是那般的自私,那般的冷漠吗?他向来不喜欢鱼人亲近,可是为什么……如今?

    洛影望着夜凌风和尹沫琪,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这让洛影回忆起了师兄的警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