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南宫一门
    :

    “这不可能!”南宫拓否定道,“不可能是他!”

    青衣老头很淡定,把画面拉的更近了,“你看看他们脖子上面的咬痕。”

    南宫拓定睛一看,说道:“这咬痕锋利无比,确实是吸血翼人所谓,师傅,有什么不对吗?”

    “四甸。”

    “师傅!”

    “把结果跟你大师兄说说。”

    “是!”四甸恭敬地走上前,拿出一卷竹隶,说道:“受伤的同门师兄都已经送去医治,医师告诉我们,他们的伤都并无大碍。”

    “并无大碍?”南宫拓不相信,从古至今,凡是被吸血翼人咬住的人,都没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的。

    “是的,大师兄,这是医师亲手写的信!”说着,四甸把竹隶呈上。

    南宫拓一把抓过竹隶,看着上面的笔记,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按照这样的深度来推测,若是普通的吸血翼人,是一定没有办法控制住体内强烈的嗜血的,可是这个人……却似乎游刃有余。”

    站在一旁的洛影平视前方,摆着一张扑克脸。

    青衣老头深吸一口气,说道:“那就只说明了一件事!”

    噗通,南宫拓跪地,吓得他身旁的四点也慌忙扑倒在地上。

    “师傅恕罪。”

    “罪?何罪啊?”

    南宫拓握拳,“之前弟子向师傅禀明的事情……可能存在差池!”

    “可能?”

    “不,是存在差池。”

    青衣老头顿时怒发冲冠,刚刚的和颜悦色完全消失殆尽,“拓儿啊拓儿,为师一向对你十分器重,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没有仔细调查清楚就报了上来。如今夜凌风没死,你让我有何颜面再面那个对其他的使者啊?”

    南宫拓跪地,“弟子之错,是弟子的失误,请师傅责罚。”

    “师傅。”

    青衣老头侧目望向洛影,问道:“你又有什么事情要说?”

    “这件事情并不是拓师兄的错!”

    “哦?”

    “回禀师傅,当时我的那把金箭的的确确的射穿了夜凌风的心脏,按理说,他不应该有任何生还的机会的!”

    “你的意思是,这些,都不是夜凌风所为?”

    洛影低头,说道:“弟子不敢擅自揣测,只是……”

    “只是什么?”

    “按照对血液有如此强大的自控力来讲,确实只有血族皇室的人才有可能做到,只是,血族的皇室并非只有夜凌风一人!”

    青衣老头点点头,南宫拓却按耐不住了。他直起起身子,说:“不!”

    “师兄!”洛影低语。

    南宫拓却不顾洛影的声音,执意开口道:“这件事情只有夜凌风可能!”

    青衣老头走向玉龙座椅,“说来听听。”

    既然师傅已经产生了兴趣,洛影也没有办法再说些什么,只好退了回去。

    南宫拓解释道:“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金弓圣手一直守卫着珊海市,这一代,百年来没有异界的生灵造访过。唯有近几个月,我们在北郊、沙漠发现了一具具被吸血翼人吸干的尸体,还有堕落谷的重大疑案。而今,我们刚刚对夜凌风实施了射击和抓捕,就收到了这一份大礼,可想,这背后的黑手不简单呐!”

    “师兄,你在胡说什么?什么背后黑手?”

    “洛影若是没听明白,待会儿下去再仔仔细细的让拓儿给你讲述一遍!”

    青衣老头的厉语让洛影心中一颤,“谨遵师命!”

    “好了,我累了,你们都下去吧!”青衣老头挥了挥手,说,“拓儿,这件事情有你全权负责,不管是夜凌风,还是那个幕后黑手,我都不想再看他们掀起什么事端。”

    “师傅请放心,弟子一定尽全力将他们抓捕归案,还人界一个太平!”

    “你知道自己的职责就好!”

    南宫拓和洛影退出来之后,洛影截住了南宫拓问:“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夜凌风的背后有人帮忙?”

    南宫拓定住,说:“那一箭,你的目标是夜凌风吗?”

    “什么?”

    “穿心箭!”南宫拓直直的望着洛影。

    洛影眨了眨眼睛,回答道:“当然。”

    南宫拓低头不语,脚下踩着一颗石子,使劲儿在地上揉了揉。洛影胆战心惊的站在一旁,问道:“师兄,你是在怀疑我?”

    “不是!”南宫拓摇头。

    “那你这么问的意思是?”

    南宫拓终于把石子磨碎了,抬起头说,“我是在告诉你,当时,我也在场!”

    “你……你……你也在场?”洛影怔怔的向后退了几步。这怎么可能,当时分工十分明确,而且洛影是确认了所有金弓圣手离开之后才动的手,为什么南宫拓会在场?

    南宫拓问:“你还记得你有一只特别爱说话的紫蝶吗?”

    洛影瞬间明白了,是紫蝶这个家伙出卖了她。南宫一门广收男弟子,女弟子少之又少,洛影就是南宫一门破例收纳的一个,而南宫一门里面的所有女弟子都需要随身带一只玉蝶,可不巧的是,分给洛影的紫蝶偏偏是一个爱说话的大嘴巴。

    “师兄,我……”

    “你还爱他是吗?”

    洛影望着南宫拓满是怒火的脸,结结巴巴的回答道:“我……我,我没有。”

    南宫拓根本不相信,他知道当初离开夜凌风那一刻,洛影是有多么痛苦,而这份痛苦,已经持续了一千年,有增无减。如今机缘巧合,又像是命运开的一个大玩笑,洛影居然又和夜凌风重逢了。南宫拓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你没有?”南宫拓走近洛影,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问,“你没有,那为何那支穿心箭原本的目标是尹沫琪?”

    “……”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

    “难道你对夜凌风还余情未了。”

    “师兄。”

    “如果师傅知道了……”

    “他会杀了我的!”洛影颤抖着回答,总所周知,青衣老头是一直笑面虎,表面上看起来和蔼可亲,甚至还有老一辈的慈祥,实际上心狠手辣,万一发现哪个弟子对他有二心,他定会用极其残忍的手法折磨那个弟子致死。青衣老头脾气多变,性格风云不定,常人难以琢磨。传说是因为当初他在练功最顶级的时候曾经走火入魔过,失手杀了自己的妻儿,导致他体内有人格型的分裂。时而善良时而恶毒,九位使者中,属青衣老头最为心狠手辣。

    南宫拓摇头,一手扶住了洛影颤抖肩膀,“不会的!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一个人能动你!”

    洛影低头。

    南宫拓将洛影拉入怀中,深情又心痛的说:“洛影,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天地为证,几千年来,我对你从未改变过心意!夜凌风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他夜凌风给不了你的,我也可以!你知道吗?”

    洛影把脸埋在南宫拓的胸膛里,没有人可以看到她的表情。南宫拓只是微微的感受到,洛影似乎在点头。

    而另一边,夜凌风正怀抱着尹沫琪拼命逃窜,尹沫琪不理解的问:“凌风,我们一定要这么快吗?”

    “不!”

    “那我们可不可以……”

    “我们还需要更快!”

    唰的一下,尹沫琪觉得自己真的在和时间赛跑了,“不就是一个面试吗?我们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吧?”尹沫琪在风中大喊。

    夜凌风完全没有听进去尹沫琪的话,说道:“完全有必要,面试的第一印象很重要,迟到了会扣分的。”

    尹沫琪无奈,只好趴在夜凌风的肩膀上眯了一会,再睁开眼时,她已经在家中了。

    “啊,我好怀念我们的家啊!”

    我们的?夜凌风嘴角微翘,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凌风。”

    “嗯?”

    “你说第一次面试我穿什么好呢?”尹沫琪漫无目的的再衣橱里扒拉着,却发现自己真的只有学生装哎。

    夜凌风正在水池边洗手,用毛巾擦干之后,侧身过来,说:“穿正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