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还害羞?
    :

    “我们发现有一大批吸血翼人进入了堕落谷。”

    “你们在堕落谷还安排了岗哨?”夜凌风问。

    “没有,”洛影摇摇头,回答道:“堕落谷两崖太过艰险,所以师傅并没有将金弓圣手安排进去。”

    “那你们?”

    “是我们的岗哨!”洛影走向夜凌风,说,“在梦溪边,他们曾看见了一大批吸血翼人成群结队的飞往堕落谷的方向,若是一两个吸血翼人,也许他们并不会那么在意,只是这次数量太多,万一有什么差池……”

    洛影停住了,夜凌风知道,她所担心的是曾经吸血翼人来人界嗜血成狂的恶**件会再次发生。

    夜凌风抬头望着月亮,肯定的说:“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心,如今的血族已经今非昔比了。”

    “我相信你的话,在异界和血族的人们相处那么久,我知道他们不会轻易伤害人类的性命的,”洛影说道,“也真是因为我和血族之间的情谊,我才接受了这个案子,来到珊海市。”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的人看见那一大批吸血翼人飞进堕落谷之后,就再也没见他们出来。”

    夜凌风心一震,“没有再出来?”

    “是的,虽说堕落谷险峻危险,可是对于长有双翅的吸血翼人开讲毫无困难,所以他们一开始只是有些好奇,然而就在第三天的时候,其中一个哨兵看见了一缕白烟从中飞出然后消失不见,他们就开始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了,”洛影的声音似乎在颤抖,“所以在集结了几个功夫深厚的金弓圣手之后,我们一起走进了堕落谷,难以置信的是,里面居然空无一人!”

    夜凌风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洛影的眼眸中闪烁着泪花,“我是第一个进去的,只有我看见了,一个带着黑雾的七魂阴火,就那么闪了一秒,紧接着就熄灭了。”

    “七魂阴火!”夜凌风的咽喉仿佛被什么勒住了,呼吸变得越来越微弱,越来越艰难,

    七魂阴火,吸血翼人的死敌。吸血翼人的翅膀能飞越万里而没有累觉,可是却唯独害怕火。普通的火会让一个普通的吸血翼人死亡,而七魂阴火则会让吸血翼人灰飞烟灭,七魂全部被打散,从此再无重生之日。

    那么,洛影的意思是,他们……都死了?

    洛影上前扶住了夜凌风,她一脸哀伤的望着他,“对不起,我应该早些告诉你的!可是,我真的没有勇气开口,我知道,你的哥哥夜诺也在里面,凌风!”

    夜凌风没有知觉的手被洛影仅仅抓住,他的眼神中没有一丝生气,问道:“既然都死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查的?”

    按照常理来说,金弓圣手只会在异界的生灵威胁到人类的生命时才会出现,可是这次,不禁没有一个人受伤,就连吸血翼人本身都全部死去,他们到底想要继续追查什么?

    洛影牵住夜凌风的双手,说:“我想帮你!”

    “帮我?”夜凌风感觉有些无厘头。

    “我觉得堕落谷一案,是人为的!”

    “你认为是有人故意要杀他们?”

    “……”

    夜凌风眯起眼睛,说:“你认为是我?”

    “不!不是这样的!”洛影否定道。

    夜凌风却已经看清楚了,说道:“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你们认为杀害堕落谷所有吸血一人的是我?”

    “凌风,你听我说!”

    “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想,”夜凌风勉为其难的扯了扯嘴角,说,“为什么我没有和那批吸血翼人一起进入堕落谷?他们进堕落谷又是为了什么?七魂阴火只有异界三势的王才能驾驭,而血族的血灵帝已死,唯一能够驾驭七魂阴火的人就只剩下了血灵帝钦点的王的继承者,你们会怀疑我,一点都不稀奇,这是一个人最起码的基本逻辑。”

    “我相信你!”洛影神色严肃的望着他强调道,“如果我怀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了!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就算是死你也不会做出对不起血族的事情!”

    “你就那么肯定?”

    洛影坚决的点了一下头。

    夜凌风紧蹙的眉头微微展平,“那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证明你的亲白!”

    “怎么证明?”

    “我和你,一起找到凶手!”

    夜凌风抿唇,“先不说现场已经被你们那些金弓圣手们控制了,就算我可以进去,也不一定能够发现出任何的蛛丝马迹,我不觉得我对你来讲有什么作用。”

    “也许你不用过去,你只需要告诉我,他们去堕落谷干什么?还有,和吸血翼人在一起的是否还有别的异灵?”

    “你指的是那股白烟?”

    洛影有些不确定的说:“我也不能确定,之后再去问那个岗哨的时候,他说他已经记不清了,我们测试过他的记忆,十分奇怪,他的记忆似乎被谁抹去过,可是因为他曾经受过南宫一门的训练,所以并不可能向普通人那样记忆会完全消失,而是会变得模糊,我们打开了他的记忆之门,也仅仅是看到了一缕消散的白烟。”

    夜凌风挑了挑眉,说:“看来我是帮不上你的忙了。”

    “你也不清楚那缕白烟的来历?”

    夜凌风耸耸肩。

    这令洛影开始头疼起来。

    没一会儿,洛影腰间的铃铛开始响动,“我该回去了,师傅在召集南宫一门的弟子。”

    夜凌风点点头。

    洛影却十分不舍,“我会回来的!”

    “我知道。”

    “我也一定会还你清白的!”洛影含情脉脉的望着夜凌风道,“你一定要相信我!”

    夜凌风点头,洛影松开了紧紧抓住夜凌风袖口的手。

    这一夜显得十分漫长,洛影离开后,夜凌风宛若被什么掏空了一般的窝在了沙发一角。黑暗中,他的面色惨白。

    到底是谁?为什么再一次害血族满门翼人灰飞烟灭?这让他想起了一千年前的那场混战,历史似乎一直在重演。一千年前,血族翼人被杀,父王死去,夜凌风不在身边。一千年后,血族翼人再次遭遇毒手,哥哥夜诺死去,夜凌风又没有出现。

    夜凌风痛苦的抱着头,在黑夜里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他本可以改变的,他本可以和血族共患难的,至少这一次是的,可是为什么?难道命中注定他得一个人苟活于世?

    这一夜,夜凌风做了好长的梦,梦里的他无助的飘在白云之间,四周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血液,死亡,痛苦,仿佛都没有了。似乎,生命就在这一刻静止便是最好的结局。

    然而,一个温柔亲切的声音慢慢叫醒了他。

    “凌风?凌风?凌风你怎么了?”

    夜凌风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尹沫琪正穿着上次他陪她一起逛街买的小桃花睡衣。尹沫琪的样子看起来好可爱,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理由让夜凌风醒来,那一定就是这张粉嘟嘟的小圆脸。

    “你没事儿吧?”

    夜凌风笑了,伸手捏了捏尹沫琪肉嘟嘟的脸颊,说:“我能有什么事儿?”

    尹沫琪乖巧又顽皮的钻进了夜凌风的怀里,像一只撒娇耍赖的小猫咪。

    “怎么了?”夜凌风的声音很慵懒,也没有什么力气,只是用宽厚的双臂暖暖的拥住了尹沫琪,把她圈进了自己的胸膛里。

    尹沫琪傻傻的笑了,然后躺在夜凌风的肩膀上,问:“我的腿?”

    “是洛影帮你治疗的。”

    “洛影?”尹沫琪有些惊讶的同时,似乎淡淡的记忆慢慢浮现在眼前了,她似乎还记得洛影的指尖旋转着许多片紫色的花瓣,然后那些花瓣顺着洛影指引的方向听话的飞到了她受伤的腿上,就在那么一刹那,她本来灼热疼痛的腿变得非常舒服,还有些清凉的感觉。似乎上面被铺上了冰块,紧接着尹沫琪就记得不太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