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三角恋
    :

    南宫拓点燃了旁边的安神香,说:“师妹,你先睡,我就在旁边守着,什么事情你都无需担心!”

    “嗯!”洛影听话的点点头,就合上了双眼。

    南宫拓坐在洛影的床边,望着她慢慢进入梦乡的样子,活了千年,唯有在洛影的身边,南宫拓才敢卸下自己的伪装。他的心只为洛影一人打开,脸上的面具,也只为洛影一人揭下。

    想想一千年前,洛影奉师父之命,深入异界血族留在夜凌风身边做一个婢女,按照师傅的要求成为安插在血族里面的一个眼线。

    一开始洛影是极为不情愿的,可是后来,没过多久,她居然主动提出愿意一直为师傅监视血族。她在夜凌风身边,一待,就是一千年,那一千年是南宫拓最难熬的时间。没有了洛影的日子,他的灵魂似乎变得无处安置了,也是砸那一千年,南宫拓的武艺变得更加高深,话,却没再多说一句。

    后来,异界发生叛乱之战,那是一千年里洛影主动来找南宫拓的一次。

    “师兄!”

    “师妹?”南宫拓扔下手里的金弓金箭,快步跑向洛影,抓住她的肩膀上下打量一番,开心的说道,“你?你回来了?”

    “快了!”

    “快了?那是什么意思?”

    洛影望着南宫拓说:“异界的叛乱之战已经开始了。”

    “那又怎样?”南宫拓兴奋的望着洛影,说,“这不是好消息吗?你终于可以不用待在那里了!”

    “师兄!”

    南宫拓望着一脸严肃的洛影柑橘有什么不对,于是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需要一个东西!”

    “什么?”

    洛影四处望了望,确定没有其他人后,一字一顿的说道:“玉炼瓶!”

    “玉炼瓶?”南宫拓不可思议的说。

    “是的!”洛影肯定的点点头。

    南宫拓不解的问道:“玉炼瓶可是师傅的宝物,你要它来有何用?”

    “我……我想……”洛影支支吾吾半天却怎么也说不清楚,最后只是板着脸问了一句,“难道,师兄不愿意帮我?”

    “怎么会?”南宫拓摇摇头说,“当然不是这样的!”

    洛影眼波水灵的望着南宫拓,她只顾焦急的一心取得玉炼瓶,却忘记了师傅对他的宝物一向十分看重,若是南宫拓真的帮她去偷取玉炼瓶,万一被师傅发现了,南宫拓的后果一定是被酷刑处死。

    酷刑,洛影想都不敢想,她只是听说过,师傅有一个冰天火牢的酷刑,那里能折磨的让人生不如死。

    然而,这一点,连向来精明的南宫拓似乎也忘记了,他只是肯定的说:“你等我!”

    忽然,南宫拓就消失了,等他再次出现在洛影面前的时候,洛影那双水灵的眼睛变成了两片弯的月牙状。

    “师妹!”南宫拓一脸兴奋的样子,从怀中拿出一个裹着红布的东西递给了洛影。

    洛影接过来一打开,居然真的是玉炼瓶,“谢谢师兄!”

    “师妹,你……”

    南宫拓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洛影便化作无数颗紫色的星星消离开了。南宫拓傻傻的站在原地,忽然跪在了地上,他的背后一片血红。

    青衣老头藏有宝贝的暗阁里全是致命的诡异机关,若是身手平平的人不小心踏进一步,便会立刻被布下的紧密机关全部杀死,而这一次,就连武艺高强的南宫拓都没能够全身而退,他因为背后的重伤疼的站不起身来。

    第二天,青衣老头发现暗阁存有异样,走进去一看,发现玉炼瓶失窃。于是青衣老头立马召集了所有南宫一门上上下下的千万名弟子,将这件事情公布于众,并且宣称,若是偷盗者为自己自首,还能放他一条活路,若是偷盗者一直冥顽不灵下去,一旦捉住,必当严惩不贷。

    站在众人中,南宫拓的背后阵阵发凉,他清楚地感觉到,身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万一包裹的纱布被浸湿,血渍印了出来……那后果……

    正当南宫拓心中泛起嘀咕的时候,他的三师弟被青衣老头一把拎起,南宫拓定睛一看,三师弟的胳膊上有来历不明的伤痕。青衣老头问三师弟的伤是从何而来,三师弟却始终闭口不谈,最后青衣老头震怒,用烈火活生生的融化掉了三师弟的身体。

    那是第一次南宫拓亲眼看见师傅惩罚自家门派的弟子,若不是三师弟,那么那日在火里嘶喊的人也许就是他了。后来南宫拓四处打听,才得知三师弟身上的伤是为了救一个民间女子造成的。

    南宫拓一直不明白洛影要师傅的玉炼瓶有何用,直到异界的叛乱之战中没有人发现夜凌风的身影的时候,他才突然明白洛影心急如焚的一切。为什么师妹要救他?为什么师妹为了他不惜让他去偷去师傅的宝物?

    从那以后,夜凌风,这三个字,成了南宫拓的眼中钉,肉中刺,他没有办法去恨师妹洛影,却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想要杀死夜凌风。

    而这一次的堕落谷一案,便是一个天赐的良机。

    南宫拓见洛影已经沉睡,便打算起身离开,可是瞧见洛影面若桃花的样子,南宫拓愣住了,他的内心无比躁动,双手不断的在颤抖,猛地扶住了洛影床头上面的木柱,紧紧的捏住了它。南宫拓微微俯下身子,就在他的唇即将触碰到洛影额头的时候,他的理智让他停了下来。

    “南宫拓,只有小人才会乘人之危!”南宫拓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他能够给洛影的爱,绝对不是这么偷偷摸摸的,他能给她的绝对是光明正大,经得起阳光和风雨的。

    南宫拓,若这个女人是你的,终究她会是你的!南宫拓起身,望了一眼洛影之后,便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

    听到门被合上的瞬间,洛影睁开双目,她望着屋顶,两只眼睛一眨不眨。

    夜凌风在办公室里,看了看时间,尹沫琪应该快下班了,于是他起身理了理资料,正准备离开,刚打开门,只见洛影已经生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门口。

    “洛影?”

    “我能进去吗?”

    夜凌风望着她苍白的面庞,侧身给她让开了一条路。

    “你怎么了?”

    洛影披散这长发,没有力气的坐在了夜凌风的沙发上。

    “你受伤了?”夜凌风问道了洛影身上的血腥味,慢慢的走了过去。

    “我都已经用花香味盖住了,你居然还闻得出来,果然是血族的钦点的王啊!”

    “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夜凌风一脸严肃的望着洛影,说,“你的伤是从哪来的?”

    洛影没有回答,而是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说:“陪我待会儿,好吗?”

    夜凌风望着她,没有拒绝,径直的坐了下来。

    洛影深吸一口气,她是多么的怀念也林峰身上的味道啊,没有夜凌风的一千年里,洛影尝试配出了百万种香料,却没有任何一个味道是接近于夜凌风的,他身上的清香是那么的特别,仿佛时间独有。

    “你不介意我坐近点吧?”

    “什么?”

    洛影快速的挪了挪位置,抱住了夜凌风的胳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洛影,”夜凌风的胳膊在挣扎。

    “别动,我的身上还有伤!”洛影轻声道。

    伤?夜凌风深吸口气,也没有在动弹了,任由洛影像个无尾熊一样攀爬在自己的胳膊上。

    沉默中,夜凌风问:“不打算跟我说你身上的伤是从哪来的?”

    洛影靠在夜凌风的肩膀上摇摇头,夜凌风也不再追问了。

    外面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小雨,洛影闭目,她多么想时间就停在此刻。可是她腰间的紫色蝴蝶却闪动了两下,她知道,时间不多了。

    永远,似乎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凌风。”

    “什么?”

    “你真的对堕落谷一案不知情?”

    夜凌风请蹙眉,为什么洛影再次提起了堕落谷一案?这个案子究竟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