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有了别人
    :

    而不远处依自爱山腰上的洛影,却把他们两个看得一清二楚。洛影不理解为什么夜凌风跟她谁回忆只是回忆,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回不去了,想要把她从梦中叫醒,然而对尹沫琪呢,他居然亲口说出一辈子愿意活在梦里的蠢话!

    洛影越想越气愤,最终,把身旁的一块岩石捏碎。

    南宫拓站在旁边,看着那碎裂的岩石滚下山去,前面变的光秃秃的一片,只留下一道无底的悬崖,开口问道:“怎么?你不开心?”

    洛影平视前方说:“有何不开心的?”

    “那师妹这是?”

    “找到突破口了!”

    “哦?”

    “明天是阴雨天,夜凌风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为什么偏偏选在了明天去山间露营?”

    “师妹的意思是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明天,就一见分晓了!”

    南宫拓的扑克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看来是师兄误会你了!”

    “师兄的意思是?”

    “你的确是真心想抓住夜凌风,解开堕落谷的谜底。”

    “那师兄之前以为呢?”

    “那都不重要了,”南宫拓抬起手,“来人!”

    一个手持金色弓箭的人立刻跑了过来,恭敬地礼拜道:“大师兄!”

    “传令下去,明天所有金弓圣手把魄连山围起来。”

    “是!”

    “还有,”南宫拓看着洛影说道,“若是看见一双蓝色羽翼,无需报告,直接射杀!”

    “遵命,大师兄!”

    南宫图看着一动不动的洛影问道:“师妹,可有异议?”

    “一切谨遵师兄安排!”

    “下去吧!”南宫拓挥了挥手,那个手持金弓的人便立刻退下了。

    雨越下越大,南宫拓脱下披风披在了洛影的肩上,“师妹,外面风大,我们回去吧。”

    “我还想再待会儿。”

    “我陪你!”

    第二天天明,夜凌风就开车载着尹沫琪出门了。

    尹沫琪坐在车子上一遍啃着薯片一边问:“凌风,露营干嘛起这么早啊?”

    “等到了,就不早了。”

    “呃?”尹沫琪眨巴眨巴眼睛,卷翘的睫毛在空中飞舞,问道,“什么意思?我们会去很远吗?”

    “有一点。”

    尹沫琪又抓起一把薯片嚼得咔吱咔吱直响,她知道,夜凌风马上就会开始教育大会了。

    “沫琪,少吃点零食。”

    “沫琪,油炸食品对身体不好。”

    “沫琪,怎么又不吃早饭?”

    一秒钟之内,尹沫琪可以回忆起夜凌风十几句对她吃东西的教育,可是这一次,怎么不管她把食物嚼的多响,夜凌风都没有说一句话呢?

    突然间尹沫琪觉得薯片吃起来根本没有那么好吃了,之前吃薯片,夜凌风总是会过来管教她,然后尹沫琪就会撒娇的说,没有吃的,嘴痒,这就像是她和夜凌风只见的暗语,听到这儿,夜凌风就会乖乖的走进厨房了,等他出来以后,手中一定会端着一些个好吃的,有的连尹沫琪这个大吃货都叫不上名。

    难道,之前吃这些垃圾食品其实就是为了刺激刺激夜凌风?为了他能给自己做好吃的?又或者,只是想听他在耳边碎碎念几句而已?

    唔!尹沫琪郁然觉得还没意思,夜凌风这次在呢么只顾开车了?尹沫琪抬起头瞄了一眼夜凌风,他正平视着前方专心开车,可是,他专心的模样好像有点心事重重。

    尹沫琪犹豫片刻还是问道:“凌风,你没事儿吧?”

    夜凌风停下车子,说:“到了。”

    尹沫琪走下车,这里是哪里啊?露营……露营不是应该在附近的什么公园,什么草坪顶多也就是个湖边吧,可是这里,居然在这么陡峭的一座山上,“这……这儿是什么地方?”

    夜凌风深吸一口气眺望远方,回答道:“魄连山!”

    “魄什么?”

    夜凌风弯弯一笑,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帐篷说,“你在旁边休息一会儿。”

    “哦!”

    就在尹沫琪在一旁打了两罐贪吃蛇的时间,再一抬头,一个美美的结实的帐篷居然已经呈现在眼前。

    “进来!”夜凌风挥了挥手。

    “嗯!”尹沫琪乖乖的钻了进去,却怎么感觉怪怪的,刚刚夜凌风的动作好像在唤一只小狗,正当她不乐意的转身打算争辩的时候,却看见夜凌风神色匆匆的也跟着进来了。

    “沫琪。”

    “凌风,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怎么怪怪的?”

    夜凌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然后拉上帐篷,严肃认真的问:“关乎我,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对吗?”

    尹沫琪皱着眉点点头,“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但是你知道的只是一部分。”

    “什么意思?”

    “还有很多事情,连我自己都还不清楚,但是现在有一个机会让我把事情弄明白。”

    “什么事?”

    “……”

    “不能够告诉我?”

    “至少现在不能。”

    尹沫琪点点头。

    “沫琪,你相信我吗?”夜凌风似乎很担忧,尹沫琪,成了他唯一的顾虑,“你愿意相信我吗?”

    “凌风,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相信你!”

    “我答应你,等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们就结婚!”

    “好!”

    “在此之前,你先睡一觉!”

    “额?”尹沫琪张张嘴,却立刻晕倒了。

    夜凌风低头在尹沫琪的头上刻下一个吻痕,“对不起,给我点时间。”

    说罢,夜凌风拉开帐篷的拉链就离开了,外面开始下起倾盆大雨,老远,他早就已经嗅到了洛影身上的味道,还有,那些纯金铸造的弓箭,每一支都在拨弄着夜凌风的神经。

    他展开双翅飞向魄连山的瞬间,一支箭横飞而来,即将射进夜凌风心脏的时候,另一支飞旋而来的金箭却把它给挡开了。

    南宫拓回头望着洛影。

    洛影神色安然的说:“我们还不知道他来此处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不能就这么死了。”

    南宫拓转过头平视前方,就在这么一刹那,夜凌风的蓝色羽翼消失了。南宫拓瞬间慌张,问道:“有谁看见夜凌风的去向了?”

    所有人都回答着不知道。

    洛影却说:“此处全是悬崖峭壁,没有翅膀,纵使他法力无边,也没有办法安然翻过,师兄,他一定会再露出来的。”

    “最好是这样,”南宫拓冷冰冰的说。

    洛影站在山崖之上,望着对面,耳边全是南宫拓的命令,“无需报告,直接射杀。”

    杀!杀!杀!

    不!洛影是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夜凌风,夜凌风他怎么能死呢?在叛乱之战那么危险的时刻她都剋不顾一切的去救他,如今,她就站在他的身旁,她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夜凌风被金箭绞杀的!

    可是,等了一天,直至黑夜夜凌风都没有再出现过,他没有在伸展开蓝色的羽翼,他也再也没有回到那个帐篷里。

    后来,一辆车行驶过来,车里走出一个男人,他开着越野车,下车的时候看似很着急,两步并作三步,连雨伞都没来得及拿,径直的走向了帐篷里。

    “沫琪?沫琪?”

    尹沫琪勉强的睁开眼睛,“沐帆?”

    “哦,谢天谢地!”沐帆松了一大口气,“还好你没事!”

    尹沫琪的头好晕,连眼前的景象都是模模糊糊的,“发生什么事了?”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尹沫琪浑身一哆嗦。

    “你冷?”

    “你怎么会在这儿?”

    “先离开这里再说。”

    说完,沐帆立刻将尹沫琪抱回了车里,“天哪,你浑身都是冰的!”

    尹沫琪被冷的说不出话来,两颗牙齿在一起拼命地打颤,沐帆急忙打开车里的暖气,可是似乎短时间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于是一把将尹沫琪拥入了怀中。

    尹沫琪被沐帆的这一个动作吓了一大跳,“沐……沐帆……”

    “你想被冻死吗?”沐帆的语气一半责怪一半心疼。

    尹沫琪没有再反抗,沐帆身上的体温让她的牙齿渐渐的休息了下来。

    远处的洛影和南宫拓却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这暖心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