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狠心对她
    :

    一旁,沐帆看了看时间,说:“好了,时间到了,拿出来吧。”

    可是,夜凌风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沐帆玩着夜凌风的发丝,问道:“怎么了?”

    尹沫琪见状连忙打圆场,说道:“那个,不用来看了吧,应该是没烧的!”

    “应该?你昨天是睡着了,你知道他身上有多么湿吗?”沐帆说着走向夜凌风,说,“夜凌风,别逞强了,拿出来我看看啊!”

    “……”

    “怎么?你在害羞?”沐帆推了推夜凌风的肩膀,说,“没什么丢人的,普通人淋了大雨会发烧感冒就是正常现象,你又不是体育系的!”

    在沐帆的严重,夜凌风看起来温文儒雅,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贵族气息,应该是一个富家大少爷吧,今天来别墅一看,样样东西都价格不菲,这也更加证实了沐帆的想法。

    可是夜凌风依旧没有抬头,这让沐帆有些着急了,他刚准备再次推一推夜凌风的时候,尹沫琪看见了桌子下面夜凌风握紧的拳。

    “沐帆!”尹沫琪猛地站起身。

    “怎么了?”

    “那个……我……”

    铃铃铃……

    不早不晚,沐帆的手机响的真是时候。

    “喂,什么?”沐帆接通电话,样子忽然变得很着急,刚刚一个爱玩爱开玩笑的小男孩似乎被一个**oss附体了,一连串的说完一些尹沫琪压根儿都听不懂的专业术语之后就急匆匆的打算离开。

    尹沫琪望着沐帆焦急的样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沐帆慌忙抓起沙发上的夹克衫,回答道:“公司出了点事!”

    “严重吗?”

    沐帆正在穿衣服的收停住了,夹克衫落下的时候扇起一阵风,沐帆低头问:“你在关心我?”

    “我……”尹沫琪向后退了一步。

    沐帆灿烂一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夜凌风说道:“我明白了!”

    什么他就明白了?尹沫琪刚想开口,说:“我不是……”

    “好好照顾他!”沐帆转身,轻轻关上门就离开了。

    尹沫琪叹气了一声,一回头,却发现夜凌风从客厅里已经消失。尹沫琪围着房间转了一圈后,发现夜凌风正站在阳台上。她默默走过去,发现夜凌风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

    “你没事吧?”

    夜凌风依旧背对着尹沫琪,他突然觉得好累,“这个问题应该由我问你才对吧吧。”

    “凌风。”

    夜凌风双手抓着栏杆说:“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难道你就不生气吗?”

    尹沫琪捋了捋头发,把碎发夹在了耳后,说:“我知道你是有原因的。”

    夜凌风苦笑,却发现已经来了一名不速之客。夜凌风的神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他望着远方说:“如果我没有任何原因呢?”

    “什么?”尹沫琪抬起头,他在胡说些什么?

    “我只是有点儿腻烦了!”夜凌风的声音沙哑。

    尹沫琪怔怔的望着夜凌风高大的背影,她多么想看看夜凌风此刻的表情啊,他是在开玩笑吗?可是尹沫琪没有那个勇气走近他,她在害怕,万一,夜凌风是认真的呢?

    “我只是想散散心。”

    “散心?”尹沫琪强忍着泪水,问,“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

    夜凌风咬紧牙,心一横,“你做得很好,只是,这段感情,没有给我足够的空间。”

    “可是我……”尹沫琪想要上前解释,却发现左边一颗颗紫色的星星凌空飘来,最后幻化成了一个大美人儿,“洛影?”

    洛影笑容满面,气色大好,面若桃花,似乎是一个恋爱中的女人。

    “凌风!”洛影径直走向夜凌风,手还十分自然的挽在夜凌风的胳膊上。

    微风拂过,尹沫琪清清楚楚的听见了夜凌风嗯了一声。

    洛影的眼里全是爱慕,她望着夜凌风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东西?”

    “看来你真的忘了!”洛影一跺脚,娇嗔道,“昨天我为你留下的金箭。”

    “昨天?”尹沫琪真的想告诉自己是她听错了,可是洛影脸上骄傲的表情正在干净利落的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想想的那样。

    尹沫琪不相信的问:“昨天,你们……”

    “出去!”夜凌风一声严厉呵斥。

    尹沫琪被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夜凌风没有征兆的转过身,尹沫琪终于看见了,终于看见了夜凌风脸上嗔怒的表情,终于看见了夜凌风冰蓝色的眼瞳里烧着红色的火,他,真的厌烦自己了?

    “凌风……”

    “我说出去,你听不懂吗?”夜凌风口中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温度,是那种可以把热水立刻冻结成冰的零下温度。

    在这场感情里,也是一样,其实不管尹沫琪如何努力,如何热情,只需要夜凌风一个寒冷的眼神就可把所有的一切凝固。

    尹沫琪低头,“我知道了,你们好好聊!”说完,她就推开阳台的门跑了出去。

    洛影低头,发现夜凌风的手在发抖,于是娇声安慰道:“别生气嘛!”

    夜凌风转过身,看见外面地下的草坪上尹沫琪的身影越跑越远。夜凌风合上双目,整理了片刻的思绪,拿出了那把金箭。

    洛影接过来一瞧,笑靥如花,“怎么,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

    夜凌风嘴角也翘了翘,转过身望着洛影说:“谢谢!”

    洛影撇着嘴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我想听的!”

    “那也没什么办法了,我只会说我想说的!”

    “好,我不逼你!”洛影收起金箭,说道,“只是,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儿?”

    “如果我没记错,你刚刚应该是一直在场的啊!”

    “你们……吵架啦?”

    “情侣之间吵个架不是很正常吗?”

    情侣?洛影恨透这从夜凌风嘴里说出这个字眼,她发出嗬的一声,说道:“有的时候,在场,并不代表知晓一切。”

    “那是不是应该该怪在场的人眼拙呢?”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夜凌风望着天,说:“昨天,下雨了,暴雨!”

    洛影可没空和他一起钻研天气,“你到底去了哪?”

    “你都拿金箭射我了,还问我去了哪?”

    “射你?我是在救你!”

    “救我?”夜凌风无声一笑,“你派所有人将我团团围住称作是救我?”

    “那不是我的本意!”

    “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了!”

    “那么这一次呢?你真的是一个人来的?”

    “我……”远方,洛影看见了金光,难道被师兄发现了,所以派人跟着她?

    “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是 被人跟踪的。”

    “凌风,这一切是可以结束的!只要你肯把有关于堕落谷的南哥案子说清楚,这一切都会结束的!”

    “说清楚?何为说清楚?”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你想让我说什么?”

    “为什么你……”洛影屏住呼吸,点点头说,“好,好,如果你想用这种方法,可以!”

    “还有什么方法是可以由我选择的吗?”

    “好,我问你,去堕落谷的那帮吸血翼人,你可知道他们为何去堕落谷。里面有哪些吸血翼人?除了吸血翼人,还有谁?”

    “我怎么会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吗?”

    “虽然过了一千年,可是我的习惯并没有改变,首先,我不喜欢重复,其次,我不喜欢一直有人拿着武器对着我,”说着,夜凌风手掌发出一道蓝光,不管出,那个金色瞬间消失。

    “凌风你……”

    “看来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做呢?”

    “回去告诉那个青衣老头,就算我夜凌风手下现在没有千军万马,他,还没有那个能耐可以奈我何!”

    “凌风,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真的走到那一步。”

    “一千年前没有我们,一千年后也一样没有。”

    “那我们的情分呢?”

    “谎言下,哪来的情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