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吻的是谁
    :

    洛影再次恳求,“师兄,再给洛影一次机会吧!让我将功补过!我一定有办法抓住雪灵,一旦抓住雪灵,我就一定有方法让她开口!”

    南宫拓的拳头彻底松开,声音低沉的说:“容我想想!”

    “谢师兄!”

    “好了,你去忙吧”

    洛影点点头,刚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

    南宫拓站在她身后,神情似乎也很紧张。

    洛影犹豫再三,还是转过了头,说:“师兄,昨晚的事……”

    “你喝醉了!”南宫拓的声音很生硬。

    洛影望着南宫拓恒成一条直线的唇,沉默了半秒钟,轻声道:“是,我喝醉了。”

    洛影的声音很小,不知是说给南宫拓听得,还是劝慰自己的。

    “师兄,那两个人……”

    “他们的胳膊注定保不住了!”

    洛影无奈的抿了抿唇,说:“师兄没有必要再洛影面前也伪装成坏人!洛影知道,师兄也是被逼无奈,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们的同门师兄弟,师兄也不想的。”

    “回去休息吧!”南宫拓终于抬起了眼睛,在他的瞳孔中,洛影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她是发自内心的理解他,可是为什么他们之间总有一条鸿沟似乎怎么也过不去呢?

    洛影来开后,南宫拓坐在了椅子上,满脑子回忆的都是昨晚发生的事,那是真实的吗?或者那只是一场梦?

    昨天傍晚,洛影哭泣着闯进了南宫拓的房间,当时南宫拓正在擦拭自己的弓箭,见洛影狼狈不堪的进来之后,连忙放下心爱的弓箭,上前扶住了她。

    “师妹!”南宫拓抱着浑身冰凉的洛影,焦急的询问道,“师妹,你怎么了?”

    外面狂风呼啸,南宫拓不得不把洛影扶上床之后,起身去合上了窗户。

    洛影躺在床上,泪光点点,嘴里一直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可把南宫拓急坏了,走遍沙场的他送来没有这般惊慌失措过,南宫拓本能反应的先四处检查了一遍洛影的身体,确认她的身上没有什么伤口之后,这才逐渐冷静下来。

    可是,当洛影握住南宫拓的手的时候,南宫拓却不知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了。

    “洛影,发生什么事了?到底怎么了?”

    在南宫拓一遍遍耐心的询问下,洛影始终没有说出情况,最后,她只是含着泪,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也是南宫拓这辈子最憎恶的三个字——夜凌风。

    洛影变成这样,是因为夜凌风?

    “一千年了,为什么你还是忘不掉他?”南宫拓黯然神伤,望着洛影苍白的面庞,心疼至极。

    “凌风,凌风,为什么,为什么……”洛影的嘴里仍然在不断地呼唤着。

    南宫拓听不下去了,把被子给洛影盖好之后,便起身离开,忽然,洛影一把抓住了南宫拓的手,低声喊着:“别走!”

    南宫拓心动了,他从未见过这般柔情似水的洛影,从小跟洛影一起练功长大,在武功上面,洛影亲身证明了巾帼不让须眉,南宫拓看见了英姿飒爽的洛影,却忘记了她也有柔情红颜的一面。南宫拓坐下,望着洛影的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突然让他想起了第一次带洛影去凡间的场景,那日她看见糖葫芦的时候也是这么不肯撒手的抓着自己。

    一转眼,他们俩居然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可是,曾经的一切都没有变吗?

    南宫拓回忆之时,听见了洛影的低吟:“凌风,不要离开我!”

    嘭!

    南宫拓的心跌倒了寒冰谷底,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感觉到了神圣的刺痛,那种钻进骨子里面的寒冷,只有洛影能够给他。

    南宫拓甩开洛影的手,两手撑在床上,俯下身,望着迷迷糊糊的洛影,瞪圆了眼珠子说:“是他吗?是他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你的心里真的只有他吗?啊?”

    “……”洛影本来嘴里还叽里咕噜的念叨着什么,可是现在,居然一声都不发了。

    她听见了?

    怎么可能?南宫拓自己都觉得是如此的荒谬,算了,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南宫拓摇摇头,起身,手指还没有离开床面,洛影的胳膊猛地抬起来环绕在了南宫拓的脖子上。南宫拓身子下倾,洛影吻了上来。两个人的唇碰在一起的时候,南宫拓感觉到身后的天空仿佛正在绽放着无数的烟花。眼前是红的,蓝的,绿的,紫的……

    观看的人还没有看过瘾,烟花就放完了。洛影松开手倒下,陷入了睡眠。

    南宫拓怔怔的望着洛影,他是如此认真的看着,温情的眼神一遍遍的描绘着洛影的轮廓,他在心底起誓,一定要记住这个女人的模样,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辈子,所有的所有,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他就一定要找到她!

    漫长的生命中,只能远远地望着洛影是痛苦的,可是正因为这种痛,南宫拓才能知道自己是活着的,是一个人,不是某个人的工具。这个世上,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再和洛影一样能够触碰到南宫拓的灵魂了。当然,如果他还有灵魂的话!

    自小被拐卖,南宫拓的身世凄惨,后来不只是幸运还是不幸,南宫拓遇见了当时游荡人间的青衣老头。青衣老头当时真是在壮大实力的时候,于是便出手救下了南宫拓。南宫拓原以为这个老头是他的恩人,可是没想到。来到了南宫一门,便是在地狱之门前走了一遭。

    南宫拓从一个无名小卒走到今天万人敬仰的大师兄的位置,背后付出的心血,除了他,就只有洛影可以理解了。他不欣赏青衣老头的假慈悲,他看不惯南宫一门的冰火酷刑,他不希望去杀死每一个异灵,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在漫长的心里搏斗中,他渐渐学会了伪装。在所有人的面前,南宫拓都带着一张扑克脸。

    也许,也许有那么一天,南宫拓可以取下来,在那么一天,要么他成功的完成心愿,改变了南宫一门的状况,要么,他就已经死了。

    每每想到这里,南宫拓总会想起洛影,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她该怎么办?

    南宫拓拉上床上的帘子,独自站在窗户边,他没有办法从那个吻里走出来,他在迷雾中摸索着,那个吻,洛影吻得究竟是他,还是夜凌风。

    今天,南宫拓依然疑惑,然而他却也无法开口问洛影,他只能用“你醉了”来敷衍,醉了?喝醉的人岂是仅仅洛影一个?

    洛影从南宫拓的房间里走出来之后心里总是惴惴不安,今天早上,当她从南宫拓的床上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洛影一边走一边努力回忆着,揪在她路过阶梯的时候,听见了两个哨兵的窃窃私语。

    “你听说了吗?昨天大师兄再一次兴师动众的去抓夜凌风,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是,我今天才起床就知道这个消息了!说是昨天夜晚命人去山上围捕夜凌风,派出的人还是他手下的两个大将首领,可是今早回来的时候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的!”

    “也不知道大师兄是怎么了,也许他真的实力不如二师兄呢!我今早碰见六儿了,他也是昨晚跟着去的,说在山上除了夜凌风,还有一只狐妖,你说说,夜凌风是血族的二殿下抓不住也就罢了,可是一个区区的小狐妖大师兄的手下都没能禽住,未免也太给大师兄丢人了吧!”

    “唉,还好师傅在闭关,没有时间理会此事,不然的话,估计又不知道该怎么责罚大师兄了!南宫拓虽然顶着大师兄的名号,其实啊,实力也不过如此!”

    “说什么呢!”洛影上前一声呵斥。

    吓得那两个哨兵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洛影世界饶命啊,我们两个刚刚都是在胡说八道!还请洛影师姐饶恕,千万不要告诉大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