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天鹅湖畔
    :

    这令两位首领变得更加心急了,再次开口回答道:“……我……我们?”

    “不,是……金弓……金弓圣手……”

    洛影摇了摇头,纠正道:“是大师兄!”

    “……”

    “……”

    两个首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洛影却是有一大堆的话要说,不然那她韩国会被憋坏的。

    “知道为什么是大师兄吗?”洛影低下头望着地上那两个长着老虎身躯,却胆小如鼠的大男人,眼里全是嘲讽,“如今南宫一门上上下下那件事情不是大师兄照料的,不仅要训练你们这些无用之才,连一些芝麻大的小事儿你们都要麻烦大师兄,你们知道大师兄有多难吗?”

    洛影走到两位首领中间,说道:“南宫一门不乏一些心胸狭窄的小人,他们不自量力的认为自己要比大师兄强,不服大师兄,处处都想看大师兄的笑话,可是大师兄为人处世条条有道,没有给这些小人们一点儿机会。而你们!就是你们!因为你们的无能让大师兄蒙羞!让这些小人抓住了大师兄的辫子从背后戳他的脊梁骨!”

    洛影越说越气恼,整个人最后几乎都要沸腾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炉火上烧开的水没有人管理,一直在加热加热再加热,回忆起刚刚来这里听到的那两个哨兵说的难以入耳的话,洛影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他们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两条看门狗,居然也敢那般侮辱师兄!

    猛地,洛影回过神,恶狠狠地瞪着地上的两个废柴,指责道:“就是你们!毁了一切!难道不该受到惩罚吗?”

    “洛影姑娘饶……”

    首领们没有把最后的苦苦哀求喊出口,洛影握拳回收,金弓刺进了他们两个的胳膊里,洛影的拳头一松开,金弓收到召唤返回,地上那两个首领的胳膊瞬间和他们的身体分离。

    后厅里,毒墨看到这几秒钟发生的一切,惊讶的说不出半个字来,洛影,洛影的功夫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了?而且,她……

    毒墨望了望旁边没有任何神色的南宫拓,小声说道:“洛影师姐这么做,是为了师兄……你?”

    南宫拓的扑克脸皱在了一起,大厅里传来那两个首领痛苦的鬼哭狼嚎。

    是为了……我?

    南宫拓似乎被什么定住了,他聚精会神的望着洛影站在原地喘气,突然有一种冲动,好像立马跑过去抱住她啊!

    “师兄,师兄?师兄你怎么了?”毒墨在一旁摇醒了南宫拓。

    南宫拓收起目光,架起了他的扑克脸,转过身来,望着毒墨的脸,严肃的问道:“你是学毒的?”

    “什么?”毒墨愣了愣,难道他的名字还不够明显吗?毒墨是一个长相十分清秀的青年,身材非常清瘦,白白净净的脸庞,看起来天然无公害,可是他确实一个修行毒术的可怕之徒,他的浑身上上下下,至少藏了一百种毒品,若是不知道的人想要偷袭他,估计还没有出手就已经被毒死了。去了沙漠之后,大家都把毒墨当成一个新人,所以他总是受到来自四面八方奇奇怪怪的欺负。后来,这些欺负他的人最后都离奇的死去了,死亡的时候,所有人的口中都是直吐黑墨。大家才知道,他的身上有毒,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别看他外表一副文弱书生,伤害值是零的男生,实际上,他的毒性一发即可要人命,于是,大家就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做“毒墨”。这么被一叫久了,大家也都忘记了毒墨真正的名字。甚至连毒墨自己都想不起来了。

    然而,南宫拓现在是何意?毒墨不解的望着南宫拓深不可测的眼瞳。

    南宫拓没有表情的问:“你知道有一种花叫做黑蝴蝶吗?”

    毒墨点点头,虽说黑蝴蝶是世间少有,可是他是个十分精通毒物的毒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带有剧毒的植物呢?

    “知道?”

    “恩!”

    “如果你能够忘记今天的事情,那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但是,如果你的记忆力比我想象中的要好,那么黑蝴蝶就是你最后的晚餐,”南宫拓说出这话的时候,一点都不像是威胁,因为他的语气十分平和,跟往常没有两样。

    可是毒墨却惊恐的瞪圆了眼睛,因为他的喉咙开始有了什么奇怪的变化,吞了黑蝴蝶之后,一个人会从喉咙开始溃烂,导致不能说话,紧接着是口腔,舌头,然后毒性蔓延,让这个人身上的所有发声器官都永久性的失去作用。

    “我……我的记忆力很烂的!师……兄……”毒墨无力的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咽喉。

    “那就好!”南宫拓满意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南宫拓刚走没多久,毒墨咽喉的疼痛感就消失了,他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中毒迹象,那么,刚才那是什么?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毒墨望着南宫拓刚刚站着的地方,发觉这个人,真的是深不可测!

    洛影废掉了两名首领的胳膊以后,直接来到了天鹅湖畔。这里,仿佛是唯一一处她可以寻得片刻安宁的地方。

    回忆起那两名首领躺在地上打滚痛苦的表情,洛影的心里也很难受,当时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间那么的生气?难么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到底是因为谁?

    “洛影!”

    好熟悉的声音,洛影缓缓回过头,“师兄!”

    南宫拓褪去了灰色的长袍,换上一身白色的休闲衫,踩着球鞋走了过来,洛影望着他,感觉这个人,她有点不认识了。

    南宫拓走了过来,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子,扔进了湖水了,石子在湖水的水面上连续跳跃好几次,最后沉进水中,突然那些白色的天鹅四周出现了彩虹色的水花。

    “好美!”洛影不禁感叹道。

    南宫拓在旁边笑了笑,身子随意的靠在了老树杆上面,漫不经心的说:“今天的阳光不错!”

    “额?”洛影有些惊慌,也有些欣喜,她是听错了吗?师兄居然……居然在跟她讨论天气?这是世间罕有的……不,是绝对没有的事情啊!

    洛影的反应让南宫拓有些乐了,他的嘴角轻微的咧了咧,看起来不像是正儿八经的笑,是对于洛影来讲,这已经是他的笑容了。

    南宫拓指了指天空,说:“我说今天的太阳!”

    “我听见了!”洛影点点头,望着南宫拓,说,“我以为你不会笑呢!自从白医师过失后,我以为你是不会笑的!”

    南宫拓望着远方,刚才嘴角咧开的痕迹却消失了。

    洛影看见师兄的变化有些紧张,是她说错话了吗?洛影低着头,也不再那么直接的望着南宫拓了。

    南宫拓一直认为被别人盯着看是一件超级不爽的事情,可是今天呢,被洛影刚刚那么一盯,他的心里居然荡起了莫名其妙的涟漪,而随着洛影眼神的以来,这波涟漪也随之消失了。

    她对他来讲,真的很特别。

    天鹅湖畔,阳光和煦,空气清新,岁月温婉,南宫拓和洛影就那样静静的站在草地上,望着远方,享受着从未拥有过的宁静,品尝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特殊的无声陪伴。从小的青梅竹马已经让南宫拓和洛影之间形成了一个隐形的默契层。他们不许要眼神的对视,他们不需要言语的交流,只需要站在彼此的身边,就知道,不管这个世界多黑暗,无论师傅的训练手法有多残忍,他们都还有彼此,这就是他们坚持的理由,这就是他们挺下来的唯一动力。

    只是,这层默契层因为南宫提哦和洛影的成长,开始变得没有曾经那么单纯了,他们都有各自的思绪,他们都有各自的秘密,又或者,他们正在拥抱着难以言说的儿女情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