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想出对策
    :

    可可望着沐帆英朗的五官,坚挺的鼻子,太阳的嘴角,顿时,可可的眼睛却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这种心跳懵懂又让人浑身出汗的感觉,可可似乎从来都没有过。

    沐帆猛地一下凑近。

    可可一惊,问道:“你……你干什么?”

    沐帆坏坏一笑:“你觉得我是要干什么?”

    可可的身子往后退了退,本来还以为有一场好戏看的尹沫琪,突然觉得现在的画面有点少儿不宜了。他们俩?尹沫琪不自然的抖了抖,刚才准备打算趁沐帆不备吐出来的黑面包,因为一时的走神突然吞进了肚子里,尹沫琪本能的吐了吐舌头,却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她捂着咽喉在一旁咳嗽着,可是又不敢太大声,最后只好用衣袖捂着嘴,然后瞪着眼,一个人尝到了内流满面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呢?他们俩?尹沫琪突然觉得很奇妙,说句实话,沐帆在可可面前变得真的很不一样,他一向都是很阳光的,给人呢带来一种暖男大哥哥的额那种感觉,微微一笑,似乎把满城的阳光都给了一个人,让女生的温度不由自主的上升,可是现在呢,在可可面前,他居然像一个孩子,简直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大男孩,喜欢斗嘴的……两个小冤家!想到这里,尹沫琪自己把自己给逗乐了!

    这时沐帆和可可两个人的脸已经靠的很近了,近的让可可都能那么清晰的嗅到沐帆身上的男人味。提到男人味,可可真的是好久好久都没有碰过了。如今这么一个小鲜肉放到了碗里,放任他不管不顾是不是有点太暴殄天物了。

    可可像是被**之神附体了一般,没有再往后面靠了,不仅就这样停住,现在居然还往前倾了倾,这是,沐帆开口了:“把我做的面包全部吃完!”

    “什么?”可可张大了嘴,还有什么可以比沐帆做的早餐更毁情调的?可可斜着眼睛望着那盘黑乎乎的已经分不清它妈是谁的东西,觉得生命还是比面子更加重要,于是可可笑了笑,委婉的说,“其实你刚刚是对的!”

    “哦?”沐帆的一声提音,那种感觉似乎很惊奇,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可可那么倔强的女生,这时候居然没有用多少严刑拷打就直接屈服了,“真的?”

    可可恩恩的点了点头。

    望着可可如此乖巧的样子,沐帆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诈,于是把面前的那个盘子往沫琪跟前推了推,就是沐帆的这么一个小动作,让尹沫琪看见了恶魔的爪牙正在默默的伸向自己。

    见到这一幕,可可却放下了心,脸色逐渐好看许多,她望着沐帆亲切的说:“还是你说得对,向这么棒的早餐,其实是比较适合尹小姐的!”

    尹沫琪突然瞪圆了眼睛,什么?她都没有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现在这个可可居然直接把自己往火肯里面推,这样未免也太不人道了吧?尹沫琪轻轻咳嗽两声,说道:“可可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又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怎么会住哟我一个人比较适合沐帆做的早餐呢?你也应该没有吃早餐吧,那,那一盘就是你的了!”

    说吧,尹沫琪把盘子大方的推送到可可的面前。

    “啊?”可可坐在椅子上觉得浑身都被玫瑰的刺扎了,这个小丫头片子,做事未免也太绝了吧,可可笑了笑,又把盘在推了回去。

    尹沫琪望着那盘黑色的东西,又摸了摸自己的胃,不能,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尹沫琪的心一横,接着又把盘子推到了可可的跟前,说道:“既然沐帆都已经让你尝尝了,你就尝尝吧!”

    可可毫无顾忌的再一次把盘子推离自己的方向,说道:“这是沐帆专门做给你的,当然还是得你吃了!”

    “没关系,我已经吃过一次了,这次还是你先尝尝吧!”

    “这样不好吧,既然你尝过一次,自然是很喜欢才会有第二次,我从来不夺人所爱的。”

    “……”

    “……”

    就这样循环往复好几次,站在一旁的沐帆彻底怒了,他趴在桌子上问道:“你们俩到底在干什么?”

    只听咣当一声,盘子落在了地上碎成碎片。

    尹沫琪和可可同时收手,都是一副“是她做的”的无辜表情,心里的决心比任何人都要坚定,那就是打死都不能背这个锅!

    沐帆扶额,酝酿三秒钟的情绪刚想要发作,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了。是可可的。

    可可打开手提包接通电话,脸色刷的一下暗了下来,尹沫琪站在一旁,看见可可和沐帆两个人的脸色都瞬间变得非常凝重。

    “出……出什么事了?”尹沫琪试探性的问着。

    沐帆转过身不想回答。

    可可望了望沐帆的背影,对尹沫琪说道:“公司的画丢了。”

    “丢了?”尹沫琪关切的问,“什么画?报警了吗?”

    可可摇摇头说:“还没有报警。”

    “为什么?”尹沫琪问道。

    沐帆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蓬松的头发被抓的有些凌乱。

    可可站在一旁,叹了一口气,解释道:“这幅画是公司今天展览的压轴作品。”

    尹沫琪明白了,所以不能报警,如果报警的话事情一定会立马传开的,那样对公司的影响将会十分恶劣。“可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本来我觉得还是有一线希望的,昨天连夜我托朋友联系了几家口风紧的私人侦探,可是由于时间太过紧迫,今天一早他们都没能把事情调查清楚来!”说罢,可可颐莲忧心忡忡的样子。

    尹沫琪也被弄得心慌了,没进公司之前她就听说过颐莲艺术公司这次看展的画展,因为业界的竞争对手不断增强,颐莲艺术公司为了能够站稳江山,相出了很多对策,而这一次的艺术展就是其中之一,还是一个大投入的之一。不仅之前的宣传力度做的很大,广告也投入了不少资金,就事这次光是请来的这几个贵宾,可都是业界知名的龙头霸王。沐旋凯知道这些人喜欢艺术,喜欢画作,就专门投其所好举办了这场艺术展览,可是没想到,在最后一天,出了这么大一个岔子。

    可可记得如热锅上面的蚂蚁,在原地一直打转,这是沐帆回过身子来说:“取消吧!”

    “什么?”可可死盯着沐帆,他这是又吃错什么药了,居然说出这么没有脑子的话。

    “不然还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继续撑下去又有什么意义?”沐帆两手一摊,怎么这么大的事情在他的嘴里被描述的那么云淡风轻不值一提。

    可可从职这么多年,最恨得就是没有责任感的人,可是现在偏偏遇上了这样的老板,简直是对她耐心的一个巨大的挑战啊。

    “你怎么能够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啊?你知不知道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公司!”

    “我知道,这里面也有你的一部分!”

    “什么?”

    “我老爸派你来监视我难道就没有给你什么好处?难道就没有给你什么股份?”沐帆的眼神轻蔑,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刺进了可可的骨子里。

    可可的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原来你是那么看我的!”

    “你希望我怎么看你?”

    “我希望?”可可苦笑,她似乎没有什么柔弱的一面,每一个眼神都是那般的刚强,说道,“没有什么是我希望的,但是我拜托你,不要用你那一副不负责任的态度评价我!”

    “不负责任?”沐帆的手从裤兜里抽了出来,看得出,他的情绪也是很激动。

    “请你记住,我和你,我们,是不同的!”可可一字一句的说着。

    “你……”

    正当沐帆和可可二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尹沫琪走了过来,问道:“你们说丢的那副画,是山水美人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