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忽冷忽热
    :

    为什么提到了洛影?夜凌风望着尹沫琪,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慌和不安。

    尹沫琪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她没有夜凌风的沉着,她不是一根木头,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类,她是一个陷入爱情的女生,她没有办法和自己的内心抗衡,“凌风,我没有一千年,我甚至没有一百年的时间,如果你真的需要时间,我恐怕等不起你!”

    夜凌风的两瓣唇变得毫无血色。

    泪水从尹沫琪的脸颊滑落,“如果你对我是真的,能不能现在就和我说呢?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愿意相信你!我只想从你的口中知道结果。哪怕,那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可以吗?”

    “沫琪,其实我……”夜凌风的身子刚刚往前倾三厘米,他的眼神就变了,一个特殊的气味围绕在他的鼻梁上方,他望着柔弱的尹沫琪,却把脚步收了回来,脸上的神色再也没有了温柔可言,“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们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

    面对夜凌风情绪的忽变,尹沫琪完全懵了,“凌风,你什么意思?”

    夜凌风睁圆了眼睛望着尹沫琪,言语生硬的说:“难道上次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尹沫琪感觉自己喘不上气来了,是因为手里抱着这么多东西?

    “我真不敢相信我还会自取其辱一次!”尹沫琪愤恨的说完,就是疾走,可是刚走一步,鞋跟居然断了,她的脚一扭,夜凌风又上千扶住了她,可是这一次尹沫琪再也没有接受他的相救,而是一把推开了夜凌风,当尹沫琪触碰到夜凌风手的时候,却感受到一阵刺骨的冰凉。

    尹沫琪张大了嘴,夜凌风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被推开?她抬头,发现了夜凌风极力隐藏的痛苦表情,尹沫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把东西都全部丢在了地上,走上前,“你怎么了?”

    夜凌风向后退了一大步,躲开了尹沫琪伸过来的手臂,也躲开了她温柔的关心,咬着牙说道:“不干你的事!”

    说完,夜凌风就转身离开了,一路上,一次都没有回头。

    夜凌风的车子消失在黑夜中,尹沫琪原以为接下来就是平静,可是,在黑夜中,又走出来一个男人的背影。

    尹沫琪望着雾气散开,她目不转睛的玩着那张娃娃脸,“巧克力男孩儿?”

    男孩儿婉婉一笑:“好久不见!”

    “你怎么会在这里?”尹沫琪望着男孩儿越走越近,心里却在无声中竖起了防备。

    男孩儿帮尹沫琪收拾好地上的东西以后,转过身来说,“我好像还没有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南宫拓!”

    “南宫拓,”尹沫琪怔怔的重复着他的名字,回忆起之前她和夜凌风被洛影藏起来的时候,这个南宫拓也曾出现过,他传的是灰色长袍,他,是和那些要抓夜凌风的人是一伙的?尹沫琪在心里打了一个寒颤,那么,这个南宫拓是什么时候到的?好险,刚刚夜凌风不就是在这里吗?

    “怎么了?”南宫拓笑着望着尹沫琪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脸颊,问道,“有心事?”

    “没有!”尹沫琪强装笑颜,说道,“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那你以为会在哪里呢?”南宫拓还是在笑,可是已经没有了那种干净纯粹的感觉。

    尹沫琪犹豫片刻,笑道:“当然是学校了!不然还会在哪里?”

    “你知道我不是学校里的学生了!”

    “哦?真的吗?”

    “我是肯定句!”

    尹沫琪的背后阵阵发凉,即使是有生命的危险,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你是哪里的人?”

    已经是后半夜了,夜很深,周围没有一个人,偶尔传来一两声风的声音,把气氛渲染的更加诡异。

    尹沫琪突然后悔自己脱口而出的问题了。

    南宫拓走了过来,脸上还是那熟悉的巧克力男孩儿的笑容,说道:“我不是本地人!”

    哦,好惊险的回答!尹沫琪松了一口气,“原来……原来是这样。”

    “刚刚我看见你和一个男生在一起。”

    尹沫琪仿佛是站在了火炉上面,浑身都不自在,感觉自己的生命随时都可能在这火焰中化为灰烬。难道南宫拓看出来了?难道他发现夜凌风了?那么,南宫拓会不会追杀他?尹沫琪的眼前跟放幻灯片一样回放着那些灰袍人用金箭射杀夜凌风的场景,他们是要围剿他!这,绝对不可以!

    尹沫琪呵呵一笑,“有吗?没有吧,我刚刚就一个人在这里啊。”

    南宫拓见尹沫琪开始矢口否认,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过,他的坚持是不会变的,于是南宫拓走近了尹沫琪,尹沫琪被吓得往后练练退了好几步,一直靠到了身后的一个大树上,再也没有了退路,于是南宫拓望着尹沫琪,没有情感的说道:“不要撒谎,我是不会看错的!”

    尹沫琪的没意思呼吸都带着恐惧,面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有着当初那个巧克力男孩儿的容貌,可是他的眼神,却不是当时的男般纯净,他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尹沫琪被自己眼前的景象给搞混淆了。为什么今晚南宫拓会忽然出现?为什么偏偏是在夜凌风离开的时候才出现?尹沫琪的脑袋里飞快的转着,可是别人转的是答案,她的小脑袋瓜里转的确实一圈圈的问号。

    眼看着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尹沫琪只好打起哈哈来,说道:“额,你确定?你的视力又那么好吗?你看看,已经这么晚乐,天有是那么的黑,你怎么能够确定你不会看错的?就算是视力再好,那也只是在白天,现在是深夜了,看错了当然也是极有可能的了!”

    满攻托面不改色的望着尹沫琪,说:“白天黑夜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分别!”

    “什……什什么?”尹沫琪的眼睛眨巴眨巴,她没听错吧?那是什么意思?难道南宫拓的眼睛在黑夜和在白天一样好使?不会又是一种特异功能吧!尹沫琪抓紧了自己的衣角,问道:“不会吧!你一定是在开我玩笑!”

    “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尹沫琪抬头看着十分严肃的南宫拓,摇了摇头。

    南宫拓一个深呼吸后,问道:“所以?”

    他在等尹沫琪给出一个答案,谁知尹沫琪故意装傻起来,反问道:“所以什么?”

    “夜凌风!”南宫拓可没有闲工夫跟尹沫琪绕圈子了,他的嘴里直直的蹦出三个字。

    尹沫琪连思考都没有思考,直接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似乎,避开夜凌风这三个字从而保护他,成了尹沫琪的本能反应。

    南宫拓的眼神里面凝结成固体,言语清晰的说道:“刚刚在你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夜凌风,不是吗?”

    “……”尹沫琪说不出话来。

    南宫拓皱眉,双眉间英气逼人,是一个带有青大气场的将军,可是这个将军似乎还存有一份仁慈,对待尹沫琪,他没有发怒,没有使用特别手段,而是一句一句的问道:“明明是叶林峰,你为什么要替他隐瞒呢?那样于你又有什么好处?”

    对于尹沫琪而言,保护夜凌风,维护夜凌风,她的心里从来没有想过好处,只要夜凌风好好地活着,只要夜凌风能够平安无事,那就是对她最大的恩赐。

    南宫拓瞪着闭口不言的尹沫琪,有些不耐烦了,“说话啊!”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接近我?为什么要在我身边要隐藏你的身份?”尹沫琪质问道。

    南宫拓嘴角似乎伴有笑意,然而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他别过头,顿了顿,似乎在平复自己的内心,过了一会儿,他有转过头回来,说道:“我?我那是在为我自己而隐藏,可是你呢?”

    “你不会明白的!”尹沫琪摇了摇头,眼神坚定而执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