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同等的爱
    :

    那一天,是尹沫琪最不愿意回忆的一天。她抬起头望着南宫拓,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好奇而已。”

    尹沫琪知道南宫拓没有说实话,如果是之前那个巧克力男孩儿,她一定是没有防备的,可是,经过了被金弓圣手追杀的事件之后,她就开始明白这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尤其是刚刚夜凌风的塔读的忽然改变,难道是跟南宫拓有关?

    南宫拓低头,瞧着正处于思索中的尹沫琪,问道:“怎么?不方便告诉我?”

    尹沫琪踌躇道:“不是。”

    “那是什么?”

    “只是想知道这些对你来说有什么影响!”尹沫琪深吸一口气,问道,“那个雨夜,我们炒焦了又如何,没有吵架又如何?”

    “这个结果可以影响很多事情!”南宫拓眼神难得诚恳的望着尹沫琪说,“现在我没有办法和你解释清楚,可是你要知道,我绝对不会害你!”

    从南宫拓的眼中,尹沫琪此刻又看见了巧克力男孩儿的身影,那种干净纯粹的感觉,给尹沫琪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你到底是谁?”

    “我只想知道一个答案!”南宫拓直接回避了这个问题。

    “答案?”尹沫琪的黑色瞳孔里面全是灵性,“这个,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很重要!”南宫拓斩钉截铁的说。

    尹沫琪回忆起那天,记忆很模糊,她并没有和夜凌风吵架啊,当她们在帐篷里面的时候,她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夜凌风好像问过她一个问题。

    可是……为什么记忆那么模糊呢?

    夜凌风问的究竟是什么?尹沫琪晃了晃脑袋,似乎是跟什么……时间有关?尹沫琪想起了刚刚夜凌风说的话,给他一点时间,他说的是这个吗?

    “怎么,连超没吵架你都不记得了?”

    尽管南宫拓的语气很平和,可是尹沫琪还是听出了他心中的焦急,“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刚才问的问题……”

    “那是我的个人**,没有必要让你知道!”

    “好,我不问你的**,我想知道,那个雨夜,夜凌风去哪了?”南宫拓眼神一直停留在尹沫琪的脸上,问道,“我的意思是,你们两分开以后,你知不知道他的去向?”

    “凌风不是和洛影在一起吗?”

    “什么?”南宫拓皱眉。

    尹沫琪回忆起第二天,洛影不是说她落下了什么东西在夜凌风那里吗?那不就意味着,当晚夜凌风是和洛影在一起的。

    顿时,南宫拓就生气了,“你不要信口开河!”

    尹沫琪被南宫拓瞬间爆发的脾气给惊着了,可是也印证了她心中的一件事情,自从那日她看见南宫拓看洛影的眼神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什么,今天一提到洛影南宫拓的反应又是那么的大,可想而知她的猜测是正确的,为了更清楚的把他们两个的关系弄清楚,尹沫琪故意激将,说道:“我怎么就信口开河了?当晚你又不在场!”

    “不要撒谎!”

    “我没有!”尹沫琪瞧着南宫拓发白的脸庞,问道,“我说的又不是你,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也是一个爱说谎的人!”南宫拓愤恨的瞅着尹沫琪。

    尹沫琪笑了笑,说:“我说谎?你又什么证据?”

    南宫拓嚷道:“因为那一晚洛影是和我在一起的!”

    “洛影是和……和你在一起的?”尹沫琪的心震了一震,怎么,怎么可能?那那天早上洛影找南宫拓还回她的东西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她误会了?

    “一直,都是和我在一起!你还想说你没有撒谎?”

    “我……”

    “你会后悔的!虽然你是人类,可是包庇异界生灵,我们金弓圣手将会同等处理!”

    包庇?处理?尹沫琪上前一步,追问道:“你那是什么意思?”

    南宫拓的身体向后,随之消失,只留下一番回荡于天际的话语,“除了这件事情,有一件事,我也是很好奇,对你来说,夜凌风如你,那么,对夜凌风来讲,你是不是也如他呢?如果爱不相等,那又有什么意义?”

    瞬间,人没有了 ,声音也没有了,如果不是地上的那一片狼藉,尹沫琪就可能误认为这是一场梦。

    尹沫琪怔怔的坐在了冰冷的地上,南宫拓的话一直围绕在她的心头,爱不相等?她和夜凌风的爱,如果不相等,还有未来可言吗?

    可是,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如果那天晚上夜凌风没有和洛影在一起,那他到底去了哪?为什么偏偏选在一个暴雨天去半山腰上面露营?他所说的需要 更多的时间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回忆起那天尹沫琪的记忆会那么模糊,她到底是怎么睡着的?

    尹沫琪似乎走进了一个千奇百怪的迷宫里面,怎么走也走不出来。直到一阵局促的电话铃声叫醒了她。

    “喂。”

    “沫琪,你在哪啊?怎么半天同事们点的喝的你度没有送过来?你是不是不愿意送啊?不愿意送你就说一声啊,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愿意送呢?就算是不愿意送,你也应该……”

    啊——

    尹沫琪拿着电话听到小红那唠唠叨叨如唐僧念紧箍咒的言语,自己都仿佛孙悟空上身,变得头痛欲裂起来,为了避免再受这样的痛苦,尹沫琪只好说着:“愿意!愿意!有什么不愿意的!我已经买好了,现在就送来!”

    哎,原来到颐莲艺术公司初来乍到,是来当送茶送咖啡小妹的,还以为当初来公司可以施展什么远大抱负呢!

    尹沫琪颐莲怀才不遇的样子,蹲下身字哀伤的捡起了地上凌乱一地的东西,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公司。

    到了公司以后,尹沫琪早就已经困的不行,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尹沫琪被人晃醒了,一睁眼,居然是可可。

    “沫琪!”

    “可可,你怎么……我这是……”

    “好了,先走吧!”可可笑了笑说着。

    “去哪?”

    “女员工公寓楼!”

    尹沫琪揉着惺忪的睡眼,跟着可可上了沐帆的车子。没过一会儿,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尹沫琪不禁感叹道:“咦,这里离公司太挺近的!”

    可可点点头说:“是啊,当初沐总就是考虑到员工的便利,才把员工的公寓楼安排在这个地方。”

    “沐总?你说的是……”尹沫琪的眼神飘在沐帆的身上。

    沐帆手持方向盘,通过后视镜看着尹沫琪说:“她嘴里那么恭恭敬敬称作的沐总可不是我!你就不要再看啦!”

    尹沫琪明白了,可可说的沐总是沐帆的父亲。从可可的口吻中,尹沫琪可又看出来,可可对沐帆的父亲是很尊敬的,于是尹沫琪好奇的问道:“那个沐总,他很厉害吗?”

    在尹沫琪的眼里,可可已经是一个很独立,很有头脑的女人了,如果有一个人能够让她都这么钦佩,那一定是一个跟了不起的人物了。

    可可嗯了一声,说道:“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很有商业头脑!”

    尹沫琪眯起眼睛,玩着镜子里面的沐帆,接着坏坏的问道:“那他的儿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可可完全猜除了尹沫琪的心思,于是非常配合的耸耸肩,两手一摊,脸上的表情非常无奈的说:“谁知道呢?都说虎父无犬子,可是,轮到他们,怎么就变了模样?”

    “沐总就他一个儿子吗?”

    “是啊!”

    “那也真是奇怪了,按理说基因遗传,他也是应该有些头脑才对的嘛!现在怎么?”

    可可噗嗤笑出了声,尹沫琪表面上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原来肚子里面也有“坏水”啊!的确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儿,“不知道,可能基因也有选择性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