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现身的钥匙
    :

    在办公室心思不宁的女同事中,不止可可一个人,还有一个就是尹沫琪了。今晚?今天晚上就要回去拿行李?

    尹沫琪心中在打着鼓,整个人的身体都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她不敢想象回去的样子,夜凌风会不会在家里?如果在家的话,她该怎么在他的眼前把衣服拿走?

    在别墅里住了那么久,怎么说也是有感情的了,可是现在呢?居然要搬出来。那种感觉,好像尹沫琪是要离家出走,可是,除了这个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呢?

    等等,万一夜凌风不在家怎么办?她上次是一时情急从家里面跑出来的,都没有带钥匙。

    哎,想到这里,尹沫琪整个人都没有了精神。她不清楚自己这样做是对的还是错的。那天,在帐篷里面,她是怎么睡着的?之后如果夜凌风没有跟洛影在一起,那他又去了哪里?为什么南宫拓对这件事情这么好奇,一定要一直追问夜凌风的行踪?

    尹沫琪皱着眉,有太多的问题她怎么想也想不清楚。不一会儿就到了下班时间,尹沫琪从位置上慢吞吞的站起来,像一只没有目标的蜗牛,在慢动作行驶。

    这是沐帆走了下来,问道:“沫琪,需要我送你过去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沐帆想想也是,她和夜凌风的事情好像比想象中的复杂一点,还是让他们单独谈谈比较好。可是,他不是最讨厌夜凌风和尹沫琪单独相处的吗?唉!沐帆叹了一口气。

    “可可?”

    “恩?”如今,单单是听到这两个字,沐帆就会神经性反射的集中起精神来。

    尹沫琪望着对面,本来还准备跟可可打个招呼的,可是没想到可可刚刚看到她这个方向,转身就跑了。

    恰好这一幕也被正转过身的沐帆看见了,当他瞅见可可跑的左脚的高跟鞋差点掉落的时候,气鼓鼓的来了一句:“怎么,难不成看见鬼了?”

    尹沫琪站在旁边捂嘴偷笑。

    沐帆又开始没好气的瞅着她,问:“你笑什么呢?”

    “你啊!”尹沫琪毫不避讳的回答道。

    “我?”沐帆超级不理解。

    “是啊!”尹沫琪眨眨眼。

    “什么意思?”沐帆不解的问。

    尹沫琪耸耸肩,说:“这种事情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切!”沐帆不屑,“我也不想知道。”

    “真的嘛?”尹沫琪故意吊起来沐帆的兴趣。

    沐帆才不想被整,于是反击道:“不想!你最好先想想怎么去夜凌风那儿吧!本来还想开车载你去,现在看来,本少爷已经没有那个心情了!”

    “嗬,谢谢少爷的一片好意!小女子我呢,可坐不起少那么贵的车,所以,我还是自己打车过去吧!”说完,尹沫琪拎起包就离开了。

    走出公司大门口,右边就是一个车站,那里很容易拦出租车。坐上车的尹沫琪心情十分忐忑,不知道这个时间夜凌风在不在家,如果不在家,他会去哪呢?虽然尹沫琪在心里祈祷着不要碰见夜凌风,要不然场面会变得十分尴尬,可是,她又没有钥匙,待会儿果真不在家,她又该怎么进去?

    平时坐车感觉路途十分漫长,可是今天尹沫琪的心里装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居然没一会儿就到了。

    尹沫琪看了看表,在包里翻找着钱包,在往里面翻的时候,手指触碰到一个冰凉的物体,尹沫琪低头一看,居然是钥匙!

    这……这把钥匙怎么会在她的包包里?

    尹沫琪记得很清楚,那天从别墅里面跑出来的时候是气冲冲的,根本没有来得及拿东西的,连现在用的这个包都是后来买的,可是,这把钥匙怎么会在她这里?难道是夜凌风放的?

    不不不,尹沫琪还是宁愿钥匙自己长了脚。

    付了钱以后,尹沫琪蹑手蹑脚的来到别墅的大门口,大门口的花似乎盛开的没有之前的茂盛了,失去了往日欣欣向荣的精神气。难道连花朵都感知到了她和夜凌风的冷战所以开始变的无精打采了?

    尹沫琪垂下眉眼,推开了木色的旋转门,走向正门,还是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这里是她喜欢的地方,这里是夜凌风按照她欣赏的风格装修的房屋,真的要离开吗?可是,除了这里,偌大一个珊海市,哪里还能称之为“家”呢?

    带着沉甸甸的心,尹沫琪扭开了大门,要养的余晖透过四面的玻璃照射进来,一切都显得非常唯美。

    难道夜凌风不在家?尹沫琪圆丢丢的眼睛在四周环绕一圈后,发现大厅一楼没有夜凌风的身影,整个人的心情也放松了 一大截。大厅的左边有一个鱼缸,是之前她和夜凌风周末的时候去逛花鸟市场的时候她很喜欢,夜凌风想都没想直接买下来的。他们在里面一起养了漂亮的金鱼,回忆起从前,他们有那么多的欢乐的时光,虽然说这次和夜凌风吵嘴了,可是尹沫琪从来都没有想过真正的分开。

    也许这就是女生的作吧,她在等着这场冷战中有一个人先低头,虽然尹沫琪并不是一个爱斤斤计较的女生,可是因为中间夹了一个洛影的缘故,让她在这段感情里面变得非常被动,她是那么的有把握,又是那么的有筹码。洛影曾口口声声的说她和夜凌风是有一千年的感情的,她,尹沫琪,一个区区的凡人,一个普通的**凡胎,一个每天每分每秒都在变老的女人,怎么能够和她有竞争力?

    每次当尹沫琪回忆起这些的时候,她都会变得非常狂躁,这种狂躁不是她对夜凌风和自己的感情没有信心,也不是她是那么的害怕洛影,而是她对自己有着极为自卑的情绪。她和夜凌风短短相识了两年,都积累着那么多美好的回忆,那么夜凌风和洛影呢?有关于他们的那一千年又有什么?今后的生活,每一处都会有洛影,可是曾经的生活,尹沫琪拼尽全力也没有办法参与其中。她该怎么办?她多自己完全没有信心。

    面对老去的自己,她更感到死亡般的绝望!夜凌风是不老的,如果她有幸活到八十岁,夜凌风那个时候和她走在一起的话,一定是奶奶和孙子走在一起的画面吧!尹沫琪只是单单想想都害怕!面对深爱的人,怎么能够让这种事情发生?绝对不可以!

    尹沫琪拖着疲倦的身体走上了楼,这个旋转楼梯做的真漂亮,真的要离开吗?她会非常非常怀念这里的一切的!

    上了楼,尹沫琪还是没有看到夜凌风的身影。

    “算了,他应该不在吧!”尹沫琪自言自语,从她的语气中都课题清清楚楚的听出那种失落的感情,尹沫琪自己都不理解,这不正是她所希望的那样吗?夜凌风不在家,那样她就可以没有顾虑的整理自己的行李了,完全没有任何顾忌,也避免了那种不可挽回的尴尬场面。可是,在她心里的某一个角落,一个蹲在月光下面的影子,在用小小的声音呼唤着,夜凌风,夜凌风!

    唉,真是一个没出息的家伙!尹沫琪摇摇头,感叹自己不是一个君主,否则的话,就是她优柔寡断这唯一一个坏毛病都可以让国家灭亡、

    想到这里,尹沫琪眨巴眨巴眼睛,把自己从忧伤的情绪中拉了出来,然后径直的走进了卧室。可是刚刚走进去,尹沫琪就被震惊住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尹沫琪左左右右山上下下的看了好几遍,发现卧室里面的摆设都全部豆没有变过,就连床上的被子都是原样。她跑出去的那天是从床上下来的,没有时间叠被子,尹沫琪有一个习惯就是把杯子左边的一角折起来睡觉,再看看现在的杯子,左欢那一角还是按她的方式折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