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遏制不住的情感
    :

    沐帆被气得后脑勺冒烟儿,嘴里嚼的泡泡堂直接吞下了肚,“你是忘了刚刚在厨房的事情吧!”

    沐帆的话一出让可可怂了不少,原本张的老大的嘴巴硬是吐不出半个子来。

    “厨房的事?什么事啊?”

    可可和沐帆僵在半空中,两个人一个人把眼珠子全部斜到左边去,一个人把眼珠子斜到了右边,都望着尹沫琪可人儿的笑脸突然埋下头开始了工作。

    “这个我觉得不应该这么写?”

    “……额额,真的吗?我……我也是这么想的!”

    “……”

    周日过得很快,不知道是人多了,还是人对了,一对儿沉默着,单单指是那般的看着对方都不会有丝毫的感觉到无趣,另一对吵着嚷着嘴巴吧唧吧唧唠个一天也不会嫌弃嘴巴酸。其实说什么人多了热闹,狂欢的寂寞,都不过是没有遇见那个对的人罢了!遇见了他,一切自会安好。

    “那我先走了,”夜凌风把明天的早餐做好放进冰箱里面后就准备离开了。

    这让沐帆很纳闷儿,咦,这自家的女朋友都已经和好了干嘛还不接回去放在我这里是几个意思?这般心急的不止他一个,站在一旁的可可也是卯足了劲儿蹭了过去,但就像是有根儿刺横在喉咙里面一样,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可不是吗,她算是谁啊?这皇上不急,太监不急,她一个人瞎着急个什么劲儿啊?

    夜凌风走到门口,嘱咐道:“这两天就麻烦你了!”

    突然间被人感谢沐帆还有点儿不适应,尤其是像夜凌风少言寡语的人更是令他不知所措,“我?我有什么可麻烦的啊!”

    夜凌风解释道:“沫琪可能还需要在你这里暂住两天,等我把事情办妥了就会接她回去。”

    沐帆大少爷的肩膀随意的耸了耸,“多大点儿事儿!”

    “可可我会亲自送她回去的,你放心。”

    “那就好,这大晚上的天都已经……不是,我……”沐帆突然警觉起来,“我放个什么心啊?我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夜凌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和尹沫琪相互交换了眼神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可可在后面也走了出来,跟尹沫琪和沐帆道了别之后也走了出去。

    望着两个人的身影越走越远,可怜着沐帆一米八的大个子还需要踮起脚来眺望,这动作滑稽的很,逗的尹沫琪哈哈直笑。

    “你放心好了,凌风说会送她回去就一定会做到。”

    “我知道!我就是……”沐帆撇撇嘴,说不挂念吧这眼神可早就把他给出卖了,可是挂念吧,这女人到底是有主还是没主啊?难不成真的让我当一个第三者?见不得光的那位?

    “沐帆?沐帆?”尹沫琪见沐帆目光呆滞一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惊的沐帆连忙回过神来,目光散乱的洒在四周,“咦,我说你们俩夫妻是把放心两个字儿挂在嘴边了是吧?”

    “我……”

    “不说了,睡觉去!就可可那个样子还会有人对她企图不轨?笑话!她自己都是一头狼,”沐帆愤愤的转过身嘴里嘟囔着,“还是一头花狼。”

    尹沫琪没听清楚也很懂得分场合的没有追问,只是关上门后看着沐帆直奔厨房的身影很纳闷儿,“你不是要去睡觉了吗?”

    “……内个……饿着睡不着!”

    “这才刚刚吃过晚饭。”

    “……我没吃饱!”沐帆敷衍的答了两句就直奔夜凌风为尹沫琪做好冷藏的早餐去了,虽然他心里既不愿意承认,嘴上又过不了这个坎儿。他也就纳闷儿了,这家里的御厨从东方走到西方,怎么就没有夜凌风做的那个味道呢?奇怪奇怪真奇怪!

    外面突然下起了雨,还好只是毛毛雨,坐在车里望着外面景色很怡人。

    可可啃着嘴巴她和夜凌风也不算太熟,可是就这样干巴巴的坐在车子里面不讲话是不是有点尴尬?可可悄悄的偷瞄了夜凌风一眼,他倒是一副很从容的样子。

    “那个,夜律师。”

    夜凌风回看了可可一眼。

    可可笑了笑说:“刚才的事情真的是不好意思啊!”

    “没事。”

    夜凌风很简洁的回答好像 又把话题掐断了,“额……你怎么不接沫琪回家住呢?”

    夜凌风左手打转方向盘,语气很温和,没有急躁也没有敷衍,从内而外都透着温文儒雅,“这几天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可可:“那你就不担心……”这是可可早就憋在心里的问题了,硬是没有找到机会说。

    夜凌风是何许人物,他当然明白可可想要问的是什么虽然她没有很直接的说出口,夜凌风微微摇了摇头,嘴角泛着丝丝笑意。

    可可瞪圆了眼睛,“这么有自信?不过话说回来了,你的确有资本这么自信,不像某些人。”

    “不是有自信,”前面遇到了一个红绿灯,夜凌风把车子停了下来,“而是相信她!”

    他的话语很轻,却让可可的心为之重重也一震,可可如今很风光,算不上名声赫赫,但是在与她同龄的女孩子中算得上是混得比较好的了,知道可可身世的人并不多,或者说根本就没几个,唯一还比较清楚的就是如今沐氏集团沐帆的父亲沐旋凯了,当年可可是他家管家托人进去的,沐旋凯原本压根儿就没瞧上这个从农村来的丫头,然而可可很争气,再加上她心思细腻配上骨子里面的聪明劲儿,这一跟就跟了沐总十一年,也爬上了如今的上流社会。

    可可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哥哥姐姐也没准呢么管过她,原本就贫困的家庭因为父亲的离开变得更贱困难,没有什么文化的可可在十岁就踏入了社会,有一些人情冷暖只有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才清楚。她经历过深刻的背叛所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在她这里早早就排在母猪会上树之后了。

    车子发动,把可可从回忆的漩涡里揪了出来,刚刚可可沉默的短短一分钟也让夜凌风读懂了她的情感,“其实,沐帆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嗯?”

    “尽管我不怎么喜欢他,”夜里风嘴角微扯。

    准确来讲,应该是每一个只要稍微靠近尹沫琪的男人夜凌风都是不喜欢的,他对尹沫琪的爱是深入骨髓,可是伴随着这种爱欲的增长,那份占有欲也越来越强烈。曾经他只是希望尹沫琪能够快乐,甚至是愿意为了她的幸福而牺牲掉自己的,如今的他早就没了那个想法,因为他知道,凡是有关于尹沫琪幸福的事情,只有他能够办到。关于尹沫琪,他此生绝不再松手。

    “我到了,”可可解开安全带,说,“你开车注意安全!”

    夜凌风点点头。

    暖色的台灯下尹沫琪正在随手翻阅着手里的画册,上面的用色大胆别具一格,她一直很欣赏这样的作品,狂放不羁的风格中又带着高雅的气质,这种感觉总会让她联想到内谁。从夜凌风离开后她的脑子里装的全是他。

    “呃!”翻书的瞬间尹沫琪的手指被书页划破了,鲜红的血液立刻涌了出来。

    唔!

    眼前黑影一晃,尹沫琪的手指感受到了湿润与温度,一抬头,“凌风?!”

    尹沫琪想要把手抽回来被夜凌风制止了,他的舌尖在尹沫琪的指腹上打转,那种刺痛感传到了尹沫琪的心尖,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低吟。

    这时夜凌风才缓缓的松开了嘴把尹沫琪的手拿了出来,一脸疼惜的望着她。

    “对不起凌风,”尹沫琪满脸愧疚,她总是会不小心把自己弄受伤,她知道自己的血对夜凌风而言意味着什么,“我不应该……”

    夜凌风猛地上千堵住了尹沫琪的嘴,舌尖划过她的唇,她的齿,她的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