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男友力max
    :

    看着可可敞开了,沐帆瞬间也没了脸皮,痞里痞气的呛着:“怎么着,本少爷救了你的一条腿,你一顿饭就想打发我?”

    说到这儿可可也乐了,一边把手里的杯子往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边打趣道:“那公子想怎么着?莫非还得小女子以身相许?”

    可可把杯子放上桌子以后发现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两秒钟,抬起眼皮想观察一下沐帆这家伙怎么了,一看,他居然定在那里了。可可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是不是有些过了,她把杯子。

    稳稳的放在了桌子上胳膊却横在了半空中,足足呆了好几秒才缓过神要收回来。

    “嗬,我开玩笑的,你别……”可可解释道。

    “也不是不可以!”沐帆淡淡的吐出了这句话,整个人默默的站在那里,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可可,这眼光让可可浑身发热,连呼吸频率都变得不正常了。

    “……”

    “……”

    两个人就那样相互望着,沉默着,对着眼。

    可可的喉咙烧的有点疼,她勉强挤出几个字,很费力,“……你……说什么?”

    噗嗤,沐帆笑了出来!一只手拄着拖把杆,像是柳枝笑弯了腰,“闹着玩儿呢,你还当真了!”

    可可被沐帆这突如其来的笑声一惊,然后也跟着咧开了嘴角,努起嘴说:“我只是想到了白素贞,白凤九,白……”

    来报恩!

    沐帆像是疯够了,深吸一口气,说:“你又不是蛇也不是狐狸,老想这些玩意儿干什么?好啦,我要去把拖把还给那个清洁大妈了,别一会儿她提着桶来找我。”

    “恩,”可可点头,望着沐帆走出门的身影,嘴角的笑容僵住了。

    另一边,沐帆刚出门,自己的脸也瞬间没有了表情,刚才硬是扯着嘴笑的样子好像把嘴给扯疼了,这个时候怎么也提不起来,耳边全是可可的“以身相许”。

    沐帆是个七尺男儿,可是陷入情这个字的人难免会有些心胸狭隘,他在想,今天来救可可的人若不是他,是别的男人,可可也会用一句“以身相许”吗?分明是一句戏言,尝尝插科打诨用的玩笑话,他怎么可以当真了?他怎么还可以往深里想了?想的还醋意十足!

    沐帆摇头,嘲笑自己伪君子小人心了,可可,她,一定不是个随便的女人!

    把拖把归置好以后沐帆就往可可的病房里面走了,刚打开门就看见可可把手往身后一藏,闪烁的瞬间,沐帆捕捉到了她脸上的紧张。

    沐帆:“怎么了?”

    “有点疼,”可可耸耸肩,指了指自己的腿,表情还是一样的普通,或者是她自己认为的普通。

    沐帆皱了皱眉,问:“我去找徐大夫。”

    “嗳,不用!”可可连忙叫住了他。

    沐帆刚准备抬起的脚落了下来,呆呆的望着可可。

    可可清咳两声,说:“不用麻烦了,这伤筋动骨还得一白天呢,有点疼是正常现象。”

    “……”

    “额……”可可左右看了看,说,“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你先回去吧。”

    沐帆一愣,这是在下逐客令?

    沐帆哪是会隐藏的人,什么高兴不高兴全都给挂在脸上,可可眼尖,还十分会察言观色,知道沐帆这是不高兴了,连连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明天还要去公司,大半夜的又为了我来回跑,怪累的。”

    “还好,我身子挺得住,”沐帆这次是倔了,怎么着,这医院本少爷还是呆不下去了吗?还要哄我走?我偏不走,我偏要留下来,刚才可可把手往后背藏的一瞬间,沐帆分明看见她手里握着的手机。她出来的时候明明没有带手机啊,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找别人借了手机,这火急火燎的想要联系谁啊?

    一提到手机就让沐帆联系到了今天在厨房的时候,前面正在亲热,后面居然就要求给私人空间接电话,这放着谁呢?有谁的电话是他沐帆不能够听的?有什么人是比和他沐帆接吻更重要的?

    好家伙,沐帆心里那嫉妒的小火苗毫无情面的蹭蹭直上。

    可可也是看出来沐帆没有走的意思,碍于情面她也不好意思直说,最后直好没再强争依了他。

    坐了好一会儿两个人谁都没有搭理谁,可可表面上平静其实内心早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每周的结束她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给沐旋凯沐总裁汇报沐帆一周的情况,回到家之后可可本来是想着先泡个澡再打电话的,没想到今晚发生了这种情况,刚刚好不容易趁着沐帆出去的空档找一位小护士借了手机,没想到号码刚按好还没有播出去沐帆就进来了。

    沐帆这么快速也是有原因的,他还不是担心可可,一个女孩子家家待在孤独的房间里,应该会害怕吧,应该会孤独吧,应该会需要人陪吧,应该更是需要一个人贴身的照顾吧,尤其是在她的腿脚不方便的时候。

    然而沐帆没有想到,才进屋就被人给嫌弃了,还什么公司需要你的扯淡理由,沐帆心中的小火苗越烧越旺,公司需要他?公司那么大,那么多人在,缺他一个死不了,可你薛可可呢,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可可半靠在床头望着沐帆气鼓鼓的样子觉得好笑,这一刻她打心眼儿里觉得沐帆不是什么沐总经理,也不是什么上司领导,就是一个带着稚气的孩子,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着急,什么用心,每一份情感都是那么的纯真,之前和她斗嘴的时候她怎么就没有发觉,沐帆居然这么可爱,侧脸的轮廓清晰可见,不亮不暗的灯光下,他一身紧实的肌肉,头发不长不短,一个绝对阳刚的男人。

    在这短短的几平米的小屋子里,薛可可的目光被这个别着头嘟着嘴的男人深深吸引,眼睛仿佛是长到了他的身上,怎么也拔不下来。她很庆幸,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有这样的感觉。可可很爱看书,她没有念过很高的学历,所以她就通过拼命看书来扩大自己的知识面,增长自己的阅历,她还深刻的记得自己曾经在书上看过,“当一个人抢走的了你所有视线的时候,你的心其实早就没了,心也许还会骗你,可是眼神绝对不会”!

    那么一瞬间,可可相信了这一句话,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心跳,体内完全的平静,那一段只是紧紧地牵引着沐帆,沐帆的心和她的心装在了一起,她在某一刻卸下了十几年的金钢铁加,露出了原本就属于女人的那颗娇嫩的心。

    沐帆说是在发呆,其实也没有完全的呆进去,他别着脸,眼尾的余光有一搭没一搭的扫着可可的床,他感受到了从那个小床上抛来的热烈目光,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罩着,他不敢动,生怕惊扰了这来之不易的珍贵感,可是又不能不动,难道他就想死木头一般处在那?太不man了好吗?

    就在沐帆起身的时候一个小护士推门走了进来,可可一看,就是那个借自己手机的女护士嘛!可是沐帆在这里……怎么办?

    沐帆心里好像也清楚什么,他故意坐在那儿什么都没说,可可这里的情况完全稳定了,不需要该打的针早就打完了,该吃的药也吃了,刚才查房的在门口看了一眼也走了,这时候女护士走进来干什么?沐帆心知肚明,心中悄悄的嘲笑着:行,薛可可,你不说,我也不问,本少爷的脸皮也没有那么厚,也没兴趣知道你的**,可是这时候我看你还怎么躲?抓着你的手脖子了吧!

    久经沙场,就算是个伪兵他也应该会使枪了啊!何况是可可这种老油条。

    “哎哟,护士小姐你来的真巧,”没等房间里任何一个人开腔,可可先是坐了起来,满脸感激的说,“我等你等好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