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不再孤独
    :

    这样的误会从沐帆急匆匆的送可可来医院的时候已经产生了,人家堂堂的沐少爷沐总经理都没有解释,她在旁边瞎起哄个什么劲儿?再说了,跟这些人解释的着吗?可可天生就是不爱动嘴皮子的人。也因此在人际关系上在了好几个跟头,

    女护士把可可扶进卫生间后,可可把藏在腰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还给了护士。

    护士小姐一笑,“用完了?”

    可可摇摇头,说:“不需要了。”

    薛可可当时要手机的时候心中也是十分忐忑的,打通电话和沐旋凯说些什么?可可不擅长撒谎,沐旋凯偏偏又长了一双利耳,若是让他知道了但半夜的沐帆和她在一起该怎么解释?难道是领导关怀下属?这也忒扯了。何况万一沐旋凯发现了尹沫琪住在沐帆的公寓里,那岂不是点了火了?

    思来想去,可可觉得这通电话还是不要打了,至于之后怎么办……再说吧。

    可可的心似乎是酸的,她从心底里觉得,今天这种感觉,这种温暖,享受一刻是一刻,少爷毕竟是少爷,沐帆他没那个耐心,更没有什么责任和义务在医院照顾她,陪着她。心里早就知道会是失去的,这位少爷可没那个闲工夫,可是可可又贪恋这种从来没有过的美好感觉在,最后干脆厚着脸皮,得到一会儿是一会儿了吧。

    第二天早上颐莲公司里面的员工都惊呆了,一向的工作狂薛可可没有来,新来的那个跑腿王尹沫琪也没有来,还好公司里的两大帅哥轮番登场了,让这些饥渴如猛兽的女员工们隔着老远都开始相互撕咬,眼睛盯着猎物一副死也不撒嘴的德行。

    只是今天这两位帅哥好像有些地方不太一样,沐帆是先到公司的,当时熬了一夜的可可实在是撑不住了,再加上点滴里面镇痛药的作用,渐渐的阖上双眼进入梦乡。在她睡着后好一会儿沐帆才离开的,一是担心她睡得不够熟再醒了过来,需要他,二是沐帆这双眼睛不由自主的就看上了可可的睡姿,可可睡觉的时候看起来很安静,一张白白粉粉的脸上好像是沉睡中的婴儿。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可可的唇色有些暗淡,这一大搭配更是激起了沐帆的保护欲。

    因为时间的原因,熬了一宿的沐帆没有回家,出门在商场一楼挑了一套西装换上后就直接去了公司,瞪着兔子般红彤彤的眼睛,一进门就直奔办公室,以前还会跟前台助理什么的瞎贫一会儿,今儿可真是没那个心情。

    夜凌风呢,和尹沫琪度过了一个美好又压抑的夜晚。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到了烈火中烧的地步,可是碍着尹沫琪身上有伤,不论她怎么耍赖诱惑夜凌风也是一副俺是正人君子,绝不乘人之危的死相,可是被尹沫琪压了一晚上的手臂,第二天起来是真麻了。今天做早点煎饼的时候连锅都掂不起来。

    做好早点后夜凌风就把吃的喝的全部摆在了桌子上,旁边还流着一张字条。临着出门的时候他还在尹沫琪的额头上轻轻的嘬了一口,女朋友身上 有伤呢,怎么能够带伤上班,绝对不行!

    夜凌风来公司的时候还是一样的英俊潇洒,可是这人明显与昨天大有不同,整个人从头到脚都焕发着光彩,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

    自从夜凌风来动颐莲艺术公司之后,沐帆就发现发现自己第一男神的位置开始被动摇了,上班时间那些猛兽们都不再把目光piu piu piu 的往总经理办公室射了,而是转移到一楼的玻璃隔间里面。沐帆之前把夜凌风的办公室放在玻璃隔间里面是有用意的。要知道沐帆出生于商业世家,商业是什么,就是从小就在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更没有什么天上掉馅饼,如果真的期待天上掉下来什么的话,那也应该只有炸弹了。

    所以这次夜凌风凭空出现,还出力救急,帮他摆脱危机,显然是有所图的。至于图什么,沐帆想了想还真想不出来个什么头绪,要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吧,他夜凌风住那么高档的别墅,看着不像是一个缺钱的人啊,要说图谋不轨,这几天也看不出什么异样,而且之前吃他做的早餐也没见里面下了什么药。

    沐帆盘算着,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夜凌风直接安排进入那个公司里独一个儿的玻璃办公室里面,全透明,而且就是斜对着他这里,底下在干什么他都是一清二楚的,小样儿,绝对没有任何机会耍花招。

    医院那边到了中午的时候可可睡醒了,睁着一双还带着一丝睡意的眼睛环顾了四周一圈。

    沐帆果然还是走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面让可可感到很伤感,独立惯了的人居然也会感受到孤独。这么多年都撑下来了,这么多年竖起的坚强,一瞬间红润感倒塌,她从心底里承认自己是在意那个男人的,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从来不曾想过的依靠都给了他。冰冷的房间里,连吸入的空气都是刺骨的。

    可可在心里不断的问着,他是什么时候走的?他去公司了还是……他还会来吗?

    原来打心眼儿里惦记着一个人是这样的感受,想要得到又害怕得到,得到了怕辜负,失去了怕孤单,这种患得患失的心里在可可的胸腔中纠缠着,整个人的难受是哪条骨折的腿痛的十几倍。

    就在这一刻,可可的脑袋里蹦出了连个字,她一把掀开了被子。

    “嗳,你干什么?”门口突然冲进来一个护士,她的表情急匆匆的,问道,“你是要去卫生间吗?等着,我扶你过去。”

    “不是,我要出院,”可可淡淡的说着。

    “出院?”那护士的小表情亮了,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昨天才上的石膏,这开的点滴都是三天的,这个时候着急出什么院啊?

    可可却一意孤行,“麻烦让一下。”

    护士连忙阻拦,这女人还是个倔性子,“哎呀,我说薛小姐,您的住院费是交了一个月的,您这还没好全呢去哪啊?何况沐少爷走的时候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把您给照看好了,您这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沐少爷?”可可的身子定在了半空中,“沐……沐帆?”

    护士小姐:“可不是嘛!”

    可可问道:“他,都说些什么了?”

    护士小姐急的搓手,解释道:“沐少爷走的时候说他有事儿要先回公司一趟,叮嘱我在门口一直守着,就是上厕所的话也得找一个人来值班儿,万一您醒了,渴了,饿了什么的,那是点什么给什么,可是,他没有交代出院的事情啊!这可是……”

    护士小姐还在一边絮絮叨叨,薛可可的心里突然暖极了,这家伙,还挺知道关心人!可可咧咧嘴角,好一会儿功夫回过神儿来,发现那小护士还在嘀嘀咕咕,哇塞,可可生平最怕这样的絮叨了,她摆了摆手,“好啦好啦,我没说一定要出院。”

    “不出院啦?”护士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可可望着护士小姐的情绪转变简直是飞速的,难道刚才那些都是演给自己看的?算了,也别瞎捉摸了,可可把刚刚放下去的一只腿默默的收了回来,杯子也拉了上来,说:“我,有点儿饿了。”

    护士小姐瞬间眉开眼笑,“好啊,我这就给你弄吃的去,你想吃点什么啊?”

    “……”可可砸吧砸吧嘴,说,“我嘴里特别没味儿,我想吃点辣的,像是辣子鸡还有……”

    “不行!”护士小姐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这态度和刚才那种唯命是从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啊!薛可可瞪着一双眼睛,懵懂的问:“你不是说,吃什么都可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