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因为我贱
    :

    站在一楼的管理员见到这个景象看傻了,这公子哥是怎么了?刚刚上楼之前还是活蹦乱跳的,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下来了,像是被女鬼吸干阳气一般行尸走肉的,居然还不知道撑个伞?

    想到这儿管理员赶紧冲进去拿了一把伞,再往外伸头的时候,沐帆的车子已经在雨中行的好远好远了。

    这一路沐帆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到了医院门口,他也没有把车子停到该厅的地方,门口的保安叫了两声,这人跟每张耳朵一样理都不理,若是平常保安早就跑出来先把人叫住,然后大训一通,再把车子去停整齐了,可今儿个的雨下的非常的大,保安也懒了,叫了两声发现没有回应后,就拿起笔铿锵有力的在纸上开了一张罚单。

    沐帆手提着一只包,身上湿漉漉的,头发上面的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掉。这是晚上的交班点,又赶上了吃饭的时候,医院里没有什么人,即使有几个,也只是向沐帆偷来了几瞥怪异的眼光就匆匆的离开了,搞什么,都饿着呢。

    一路上沐帆的脑袋都是晕的,好不容易到了三楼的vip房,一个小护士见状连忙跑了过来,她就是沐帆临走的时候专门叮嘱帮忙专心照看可可的那个年轻的护士小姐,还不忘集给人家塞了一个小红包。

    “沐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

    小护士见沐帆一言未发,手里还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身上散着冷气,也没敢多问,只是按照交代的报告了一下基本的情况,“沐少爷,薛可可小姐就在里面呢,按照您的吩咐,三餐都是清单有营养的,晚餐还喝了不少的汤,照这样下去应该不出半个月就可以拄着拐杖走了!”

    走?沐帆的眼中一半落寞,一半愤怒,她能走?又能活蹦乱跳了?又能……为那个老头子来监视我了?沐帆咬着牙,把手里的包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扔。包里本来没有什么太多的东西,只是几件干净的换洗衣裳,因为一路走来淋湿了的原因,带着水很重,丢到椅子上的那一瞬间发出嘭的一声响。

    年轻的小护士是一个极有眼力价的人,不然也不会被沐少爷看重,她一看情况不妙,撒开脚丫子就狂奔而去。

    里面躺在床上的薛可可好像也听见了外面有什么动静,伸长了脖子往外面看着,猛然间,房门被推开了。

    “沐帆?!”按理说薛可可看见沐帆来了应该是很高兴的,她从今天一睁眼心里就开始惦记着这个人了,这个时不时都会跟自己斗嘴的大男孩儿,这个帅气优雅又有些痞里痞气的贵公子,这个在关键的时候伸手拉了一把自己还懂得善后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沐帆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见过她没穿衣服的身子的男人。

    沐帆走进来,双手插在兜里,低下头,任凭那冷冰冰的雨水流进身体里面,这些冷算什么,皮肉伤的总抵不过心里面的。

    薛可可看见沐帆这衣服样子简直是惊呆了,她着急的想要下床,可是脚上固定的石膏完全不允许,“你怎么了?怎么没有打伞?”

    说着可可回头望了望窗户外面,发现雨下的还挺大。

    沐帆稍稍抬起头,眼底发射出阴冷的光,“怎么,这件事情也要写进去吗?”

    “……”可可坐直了身体望着沐帆,完全摸不着头脑,“你说什么?写什么?”

    沐帆冷笑,“我看也是,你是最佳人选,永远都是那么的……”

    一切词汇涌进沐帆的胸口,可可善良无辜的眼神,和他斗嘴你就不让的耿直性子,还有那种……带有特殊颜色的关怀,甚至厨房的那个吻,难道都是装出来的?都是为了跟他套近乎?可可主动的和他套近乎,拉近彼此的关系,沐帆完全不介意,只是,若是薛可可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那个老头儿给她下达的任务,那他真的就成为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

    他,居然在别人的戏里流露真情?悲哀!!!

    薛可可昂着头,她还在等着沐帆讲完接下来的话。

    沐帆耸耸肩,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没必要,撕破脸对谁都没有好处,但他也绝对不是那种可以忍耐的性子,想让他在这件事情上继续装傻?小少爷从小养到大的蛮横性子也不是说没就没得,即使是一个女人,一个让他飞腾不已的女人,想让他眼里含着一颗沙子过下去,门儿都没有,“好了,没事儿我先走了。”

    薛可可接话道:“这么快?”

    沐帆咬着牙:“那你还想怎样?”

    她?她还想怎样?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有她薛可可说话的权利吗?如今她的腿被打上了重重的石膏去哪都去不成,你这个大少爷昨晚还是喜笑颜开,温暖如春的暖男形象,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一天,还没到八个小时呢,回来了就开始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这小孩子脾气怎么说上来就上来了?甩脸子给谁看呢?

    沐帆在薛可可心中若跟以前一样,只是上级领导,公司的总经理,两个人是上下级的关系,薛可可是可以忍受的,不仅仅是上级,甚至是世人的冷眼相待,恶语相赠,她都已经习惯,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争辩,讨回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公道。

    可是现在,沐帆这两个字对于薛可可而言已经不是单单的一个名字了,那是一个有些有肉的人,一个愿意为她付出,可以花时间花功夫来关心她的人,这个人在薛可可的生命中仅凭着一个夜晚就已经有了不可言喻的重量。她受不了沐帆的委屈,她受不了沐帆的一记冷眼,她更受不了沐帆此时此刻这种默然拒自己于千里之外的态度,那就是活生生的煎熬,折磨!

    薛可可咬着唇,血红的唇都快被咬出血了,两个人子啊几平方米的小屋子里面僵持着,那种感觉就像是四周都布满了带有剧毒的荆棘,两个人都没有丝毫的一动,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换上一换,呼吸都开始凝结成冰块。

    半晌,薛可可还是输了,在这种情况下,先开口,就意味着先服软,可可子啊感情上没有任何的经验,她不擅长冷战,跟接受不了冷战,这一番较劲儿,只会把对方推得根源。

    薛可可:“那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了吗?发生什么事了?”

    沐帆露了半张侧脸,“没事儿。”

    说完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薛可可在后面语气极为平稳的问:“你是后悔救我了?”

    沐帆:“……没有,我沐帆做的事情,从来都都没有后悔过。”

    薛可可:“那你这演的是哪一出?”

    沐帆轻笑一声,“因为我贱!”

    说罢,沐帆推开门就走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犹豫,身后的门被重重的带上,房间里,薛可可的双肩颤抖着,她没有眼泪,眼泪早就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哭干了,她只是不受控住的颤抖,那种感觉好像是谁拿了一把刀在她的背上划了一个大大的叉,两条深深的血肉里面一片模糊,可是好在没有伤及心脏,既然心脏没有被捅破,那她就能活下去。

    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她父母离异,家里将她赶出来的时候,那种情绪一拥而上,没有什么更多的追求,只图或者,想不到隔了十几年她还会经历这般挣扎仿佛徘徊在生死的边缘。这一次又有些不一样。可可靠在床背上,望着外面的倾盆大雨,一遍遍的回忆着沐帆脸上的表情,他闪动的青筋,他握紧的拳头,他眉骨里的坚毅,还有他的眼神……

    眼神里面包含着什么,薛可可已经无力去解读了,她暗笑,苦笑,涩笑,也许这辈子,她就是注定得不到幸福的女人,曾经为了一口饭,她差点死了,如今肚子填满,她居然为了一个男人的态度,又差点死了一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