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所谓的爱情
    :

    薛可可坐在床上,眼神发直。

    女护士见状抖了抖包,说:“这里面装的是……”

    “给我吧,”薛可可接过包,手指立马传来一阵冰冷感,因为房间里面开着暖气根本没有办法了解外面这种阴雨天的寒冷。已经是深秋的季节了,再加上下雨,外面的寒气可想而知。

    薛可可拉开拉链,连旁边的小护士都能瞅见她的手势颤抖的,小护士也没在意,她刚刚也提了一下包,的确是冰冰凉,再加上薛可可是受了伤的,自认身子骨要弱一些。

    这没打开还好,打开后薛可可的手抖得更加厉害了。

    小护士站在一旁,沐帆的话一直不断地在脑海里循环播放。

    “你把里面那位小姐照看好了,有一点差池,我唯你是问!”

    沐少爷说话的时候其实没有那种凶悍生猛的劲儿,只是字里行间铿锵有力,再加上医院里所有人都对这位背景极强的主本身就带着畏惧感,这小年轻只是一名小小的护士,被沐帆那么一声叮嘱后,真的是拿出了吃奶得劲儿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守在门口,连上厕所的功夫都是憋得不行了才去的。

    瞅着薛可可的脸色越来越奇怪,小护士可真的是害怕了,走上前声音都在丝丝颤抖,“那个,薛小姐,您没事儿吧?是哪里不舒服吗?”

    薛可可可只是哪里不舒服,是浑身上下就没一个舒服的地儿,她低头瞧着包里面的那些属于自己的衣物全都是湿哒哒的,不禁严重蒙上了一层雾,她神情恍惚的低着头,低声道:“我没事儿,你忙你的去吧。”

    小护士听见后顿了顿,看薛可可的样子是不希望被打扰的,最后只好转身出去守在了门口,走的时候还不忘交代:“那行,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就在门口,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病房里面很安静,死气沉沉的,直到这一刻薛可可才意识到这里是医院,医院嘛,就是一个充斥着死亡和痛苦的地方,这才是她的人生啊,她的人生怎么会有光明和彩带,那都是虚无缥缈转瞬即逝的。昨天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她感谢上帝赐予了她一场那样的梦,那一天的经历,那一天的感受,足够了!

    薛可可抿着嘴,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她只是懊悔,为什么偏偏是沐帆,为什么让他这个无辜的人成了这件事情中的牺牲品。纸是包不住火的,薛可可从小就明白这一点,可还是做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钱!她缺钱,她也缺爱,她的一生中缺的东西很多,可只有钱才能够给予她安定感。昨天的笑颜和今天的冷漠,这更让可可看清了所谓的“爱情”的真实面目。她不需要爱,她从未得到,所以也从未失去!薛可可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告诫着自己,可眼角的泪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他终究还是知道了!

    薛可可把头往后仰,整个人仿佛在那么一瞬间被掏空了,沐帆冷漠的眼神像是一把匕首,正在一刀一刀的剜着她的肉!

    地下的那个包毫无章法的散乱在一旁,里面的水印了出来,像是一摊流干的泪!

    另一边,尹沫琪正幸福的饱餐了一顿,虽说这顿饭吃的早不早的晚不晚,压根儿就没有按点吃,可是那感觉甭提有多滋润了!揪在尹沫琪还在砸吧嘴的时候,后面有一阵风,这风的感觉很熟悉,味道却不对。她回过头,一看居然是从紫色星星中走出来的洛影。

    两个人对视的一瞬间都没有说话,洛影迈着自信的步伐走上前来,拿起了那张桌子上面的字条,字迹是夜凌风的,洛影只需扫一眼就知道。

    洛影盯着上面的字迹,脸上突然浮出了一丝甜甜的笑容,那感觉,仿佛是夜凌风写给自己的一般。尹沫琪刚抬头有些疑惑的望着她,那张纸条就在洛影的手中瞬间燃烧起来化为了灰烬。尹沫琪也不生气,只是不紧不慢的收拾着桌子,刚才啃过骨头的,现在面前是一片狼藉。洛影似乎也不着急,那张小纸条小时候,她就开始在房间里面瞎转悠,眼神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尹沫琪稍显忙碌的背影,最后停在了客厅的一盆花跟前,修长的之间开始温柔的抚摸着花瓣,欣赏着里面的职业,说话的语气像是在随意的唠唠嗑,“你可知道,凌风最喜欢的花是什么?”

    尹沫琪那这盘子的手微微停顿了一秒,然后转身走进厨房,“不太清楚,没跟他讨论过。”

    这时洛影的嘴角上翘,似乎第一轮胜利了,慢悠悠的说:“是醉莲,我们异界醉莲池里面的醉莲是凌风的最爱,他每次外出征战回来的时候都回去那里瞧上两眼。”

    “凡间怕是没拿东西吧?”尹沫琪也不介意洛影跟她聊夜凌风在异界的事情,及时知道洛影这人说这些话完全是为了炫耀,在尹沫琪心中,其实说说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她还可以趁机多多的了解一下夜凌风,有利无害呢!

    洛影眼神中流露出轻蔑,一手掐掉了面前的那朵花,甚至还有些厌恶,“人界怎么会有那高等的物种,醉莲十年出水,百年苞蕾,千年开花,那是神物的象征,一般人是欣赏不到的,只有凌风身边亲近的人才有机会一饱眼福。”

    “……”尹沫琪无奈的洗了洗手,这女人怎么能够那么厚脸皮,我都这般忍让了,她居然还敢在我面前说自己跟夜凌风亲近,亲近个毛线啊,如果真的跟你说的那样和凌风那么亲近,你没事儿来我这儿瞎逛什么?

    洛影抬眼,很玩味儿的瞧着尹沫琪那张小脸,“怎么着,你不生气?也不嫉妒?”

    尹沫琪擦擦手,两只手碰了碰冷水变得有些红,放在最前哈乐了两口气又搓搓手,也语气很平淡的说:“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叫……红玫瑰?”

    洛影:

    尹沫琪翘翘嘴角,说:“里面有句歌词是这么写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当然,后面一句“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尹沫琪愣是忍着没说出来,因为她本人还没有自信到那个程度,对于叶凌风,她了解他的爱,她也相信这份爱的重量与真诚度,只是她总觉得叶凌风的爱是拿来珍藏的,而不是一个炫耀的资本,她没有那个勇气说有恃无恐,她只能说彼此信任。

    洛影皱皱眉,“你什么意思?你在嘲笑我?”

    “我没那个意思!”尹沫琪摇摇头,走到了沙发跟前直视洛影,一字一句的说:“因为你没有把我,你才会生气!因为你没有得到,你才会嫉妒!这可能就是我们之间本质性的不同吧!”

    “你说什么?”半秒钟的功夫,本来还站在沙发后面拨弄着花瓶花瓣的洛影嗖的一下窜到了尹沫琪的跟前,手里攥着的那朵花也无辜的被拦腰折断,洛影不是个善茬儿,她骨子里面就是一个爱斗爱争强好胜的人,生活这么多年苦于一直没有遇到对手,她在金弓圣手里面是个领头人,在异界又是一名一女,一些人是没有本事惹她自然会避她三尺之远,而那些有能力打得过她的,又不愿意跟她动这个手,可是今天偏偏出现了一个不怕死的!

    论能力,尹沫琪在洛影面前渺小的如同一只蚂蚁,她只需要轻轻的动动手指头分分钟都可以捏死她,可是尹沫琪这个人,偏偏性子又十分倔强,在她的世界里,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下过那颗高贵的头颅。两个人四目相对,暗中叫着劲儿,如果此刻明眼人从她们两身边路过的话,一定会绞尽脑汁的绕道二心,因为这女人之间的醋火,烧起来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