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把我交给你
    :

    “沫琪,我真的做不到!”夜凌风蓝色的瞳孔在闪动,像极了那清澈的湖泊,“失去你一次,就好像是死了一次!”

    “凌风,我……”

    尹沫琪没来得把话讲全,夜凌风的吻就封锁上来,他的舌头撬开尹沫琪的牙齿,捧住她的脸在她的嘴里肆意扫荡,就像是那席卷而来的暴风雨,夜凌风霸道的占有着,里面夹杂着失而复得的喜悦,也有即将离去的痛苦,什么是失去,什么是得到?夜凌风的吻越来越强激烈,这让尹沫琪喘不过气来,她本来就虚弱的身体仿佛本夜凌风掏空,这个一次的问比以往来的更为激烈,甚至是疯狂,夜凌风甚至在啃着她。

    “唔……凌风……你怎么……”

    尹沫琪分神了,她的手用力推着夜凌风的胸膛身子往后挣扎,这似乎让夜凌风很不满,他丝毫没有松手或者是停下来的意思,这让尹沫琪感到很奇怪,以前夜凌风的吻都是那般的温柔,甚至是故意的克制,因为尹沫琪血液的原因,夜凌风的每一个吻都是带有自我控制性的,甚至刻意避开了肢体接触,但是这一次是那么的浓烈。夜凌风一手固定住尹沫琪的头,一手托着她的腰,舌尖扫过她口腔的每一个地方,这让尹沫琪的感官很快就被刺激了起来,当她两个人交错缠绕在一起的时候,这给了夜凌风极大的回应,夜凌风的吻刻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圈圈的牙印。这让尹沫琪感觉到又痛又酥,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夜凌风一侧身,把尹沫琪稳稳的放在了床上,两个人四目相对,深情的望着彼此。

    “凌风,你没事吧?”尹沫琪面对夜凌风极为反常的状态惊呆了,但是更多的是迷幻,夜凌风的吻把她砸晕了。

    夜凌风紧蹙着眉,眼睛一片片的划着尹沫琪的脸,似乎誓死都要记住这张脸,尹沫琪此刻很迷人,两眼迷离的望着自己,嘴唇边还有晶莹的口水,双唇性感而饱满,因为之前的缺氧而急促的呼吸着,胸脯快速的一起一伏,夜凌风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的吻如雨点一般砸落在尹沫琪额头上,脸颊旁,鼻尖上,耳侧是尹沫琪的敏感区域,当夜凌风的呼吸经过那里的时候,尹沫琪忍不住哼吟了一声。夜凌风顺势捕捉她的耳垂,在她的耳边呢喃:“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的!”

    夜凌风的手抚下去,按住尹沫琪的肩膀,划过她的脖子,尹沫琪整个人都在战栗,她的肌肤在火中灼烧,这时她感觉到了夜凌风的双手,夜凌风个把她的手拿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腰间,“帮我脱。”

    当尹沫琪颤抖着手把夜凌风个剥的一干二净的时候,两个人终于没有任何阻碍的结合在了一起,这一次夜凌风没有隐忍,他的每一次都让尹沫琪此生难忘。她全心全意的把自己交付给了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体,心灵,全都是他的……

    洛影跌落在南宫拓的怀里之后就被他扶回了房间,依靠在南宫拓的肩头,洛影第一次感觉到了那样的安逸。

    清泉庄是一个风景宜人的圣地,这里没有什么鸟语花香,只有沁人心脾的空气,最大的特色是那一潭泉水,清澈见底,旁边的瀑布流下来又在静美的基础上加了几分磅礴。南宫拓的房间正好对着那片泉水,叮铃叮铃的,妙不可言。

    南宫拓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扶着洛影,另一只手自然的捶在膝盖上,望着窗外的景色心中泛起涟漪,“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里的场景吗?”

    洛影第一次毫无顾忌的靠在南宫拓的肩头,他的肩膀很宽厚给人一种安全感,南宫一门女弟子纵多,可是没有一个是南宫拓带出来的,因为他曾经说过,他的身边只能站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南宫洛影。

    第一次听到南宫拓讲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还都很小,那个时候洛影没觉得有什么,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的,这个从小到大都处处忍让着自己的南宫师兄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他应该一直对自己好,他应该眼中只能容下她这一个女人,他应该再她任性离开的时候默默守候,他应该在她手上回来的时候递给她也一个肩膀,他就是应该打心眼儿里只对洛影一个人好,只把关心留给她一个人。这就是洛影今天闹小情绪的原因,因为她突然察觉到,除了她自己,南宫拓也开始对其他的女人上心了。

    洛影无奈的笑了,她才意识到自己好自私,南宫拓也是一个人,他不是自己的附属品,也没有义务一直守护再自己身边,如果,真的有那一个如果,如果有一天他看上了别的女人,那她洛影……

    不,不能再想了!

    “当然记得了,”为了阻止自己的思绪生根发芽,洛影开始回忆起她和南宫拓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那个时候我贪玩去了玉都,结果不小心招惹了那里的神兽弄得浑身是伤,是师兄你救了我,那个时候师傅刚好在闭关没有办法替我疗伤,所以你只好擅闯了这里,把我泡在泉水中七七四十九天让我的体内的毒血全部排出,后来师傅知道了,因此还责骂了你,你救了我,师傅却骂了你!我不明白,那个时候你说,等我长大以后就会明白的。”

    南宫拓的嘴角上扬,“不过只是一通骂,算不上什么。”

    “可那个时候你也只是个孩子!我原本应该体谅你的,可是没有,没有体谅你就罢了,也没有感谢你,反而还在你被师傅训斥的时候嘲笑你!”洛影望着远处发愣,痴痴的问,“师兄,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南宫拓侧过头看着洛影,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洛影美丽的睫毛,挺起的鼻梁,还有两片薄唇,南宫拓摇头用手揉了揉洛影的头发,“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

    “那他为什么不要我?”洛影闭上眼,一滴泪从眼睛里流下。

    南宫拓定住了,千年过去了,洛影心中的人还是只有夜凌风一个,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若是夜凌风对洛影的情谊能够达到他自己对洛影的三分之一,他也就认了,不论做什么他都愿意成全他们两个在一起,可惜的是,那个男人的心里,连洛影的一根手指头都容不下。

    刚刚在门外,洛影走进去的时候只留下了南宫拓和夜凌风二人。

    南宫拓瞥见了夜凌风没有血色的脸,也不知为什么,就那么鬼使神差的开了口,在他的印象里,他是很夜凌风的,他恨不得亲手了解了这个男人,“洛影会救她的。”

    听到了南宫拓的话夜凌风也没有吃惊,只是像一座雕塑一样的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好一会儿他才慢慢的开启嘴唇,“我给不了她幸福。”

    南宫拓回头望着他,眼里有掩饰不了的吃惊。

    “既然给不了她幸福,自然不会再耽误她。”

    南宫拓插了一句:“洛影师妹她对你……”

    夜凌风:“她对我如何不重要,我的心已经给了别人。”

    南宫拓:“一代之王,三宫六院很正常。”

    这是南宫拓的最后底线了,为了自己师妹的幸福,他甚至愿意告诉夜凌风,你可以拥有两个女人,甚至更多,只要你肯接纳她。

    夜凌风的嘴唇变得更加没有血色了,“你若是真的这么想,早就应该有家室了!南宫一门迟早是你的,那青袍老头自然希望你能够子孙绵延。”

    南宫拓心中一动,在南宫一门中他的伪装术是最高明的,甚至心灵上的伪装也是极强,他自认为没有一个人能够看懂他的心,可是就在这么一瞬间,他感觉夜凌风把他读了个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