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久远的秘密
    :

    洛影从南宫拓的房间里离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转身就拐进了一个黑色的石门里。

    “哟,这帮人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刚进去洛影就开间了石柱上被铁链捆的紧紧的雪灵,潭水折射出的光芒打在她的脸上,本就妖娆妩媚的五官在朦胧中显得更加诱惑,就连洛影这个心有所属的女人都忍不住多瞧上两眼。

    “这样勒的快喘不过气儿来了吧?”说着洛影手指轻轻一勾隔空把锁链往外拽了拽,雪灵这时候才感觉的有新鲜的而空气进入自己的体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要杀便杀,何必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好人脸?”雪灵看不惯洛影这虚伪的样子,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金弓圣手的天职就是摧毁擅自闯入人界的妖,何况她还对这个女人心爱的男人动了杀念,想要活着出去根本就是没可能的。

    洛影没来由的笑了,手指灵活的摆弄着深潭里面的水波,几颗珍珠般大小的水珠在她的指尖上跳跃,紧接着漫不经心的说:“想死?容易!不过,在此之前我倒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雪灵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洛影冷笑一声,“还是个倔性子,那我来说,你听着!”

    “当年的叛乱之战的那个通风报信的叛徒是你!堕落谷的那把火烧死了三殿下和所有的血族一人是你放的!什么齐集妖狼之心,人鱼之尾,火鹰之眼就可以打开囚笼放出吸血翼人也是你策划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还来这里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你的笑话?雪灵,在异界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xiao mi密了!若是看你的笑话,我早就已经看够了!”

    雪灵的神经绷紧,xiao mi密?这女人是什么意思?

    她的表情表现的十分明显,雪灵是一个能够克制自己的人,可是每每遇上这件事情,她总是没有办法很好的隐藏,这让洛影跟得意了,她笑着说:“只可惜当时我洛影眼拙,万万没有想到你这个一个小小的狐狸居然有那么一颗又黑又狠的心肠!捅了如此大的篓子,真是不容小觑啊!”

    雪灵当然也是一个狠角色,虽说她地位低,但是她的傲气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个人,她这只九尾狐怎么可能任由一个半神半人的金弓圣手随意出口侮辱,“我也没想到,过了千年,你的脸皮还是那么厚!”

    洛影指尖原本跳跃的水珠猛地停住了,她的眼神也随之开始凝固。

    “可是你没想到吧,当年二殿下身边没有一个女人没有看上你,如今他宁愿选一个会生老病死的凡间女子还是不肯要你!”说着雪灵一脸惋惜的啧啧两声,“洛影啊洛影,你这一生活的真是窝囊!趣味何在啊?爱了几个世纪的男人瞧都不愿意瞧上你一眼,看着他性感情愿的为另一个女人付出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你就好受了?”洛影一记眼神回过去,仿若甩出去的 一把把尖刀,她像吧这个被困在石柱上面的女人一刀刀劈开,用烈火烧用沸油浇,一针一针的缝上她你那张喜欢嚼舌根儿的烂嘴,“当年被幽灵王压在身子底下的滋味儿如何啊?”

    “你……”雪灵瞪着眼睛,眼珠子都快掉落出来。

    “是,我在!”洛影毫无顾忌的点头肯定,脸上挂着阴冷的笑容,“我一直都在!这件事情打一开始我就知道,我知道血灵帝把你打包当做一个物品一样送给了幽灵王,我也知道日子就定在酒仙会的那天!什么时辰,什么地点,我统统一清二楚!”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还有更不可能的事情呢!还记的那个时候他们都告诉你夜凌风在驻守北海吗?”洛影挤着眉眼笑开了,声音突然压低,“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不在!当时夜凌风正在我的寝宫里休息,他喝多了,我灌的!不对,是血灵帝,陛下,让着灌的!”

    雪灵的眼神已经濒临在崩溃的边缘,感觉下一秒那根紧绷的弦就要断开了,她从未感觉到过这样的彷徨无措,就连在幽灵王身子底下反抗的时候,现在正被锁在石柱上面马上就要死的时候,她都没有过这样的无助,她可以接受幽灵王对自己的侮辱,也可以淡漠的面对死亡,可是她绝对不能接受洛影口中所谓的事实,他们是合起来欺骗自己的?这一切都是提前策划好的?

    “不,不,你在撒谎,骗子!”雪灵咆哮着,崩溃的身体使劲儿扭动,被锁在这里这么久她都没有企图逃走现在却在使劲儿的挣脱着锁链,她要自由,她要摆脱束缚,她要下去亲手割掉这个贱女人的舌头从此再也不能再那里胡编乱造。

    “别急啊,事情才说道一半儿,这么快就承受不住了?好戏才刚刚开始呢!”洛影阴邪的笑着,手里的露珠一弹一弹的,她享受这一刻,扭动着脖子浑身的血脉都打开了。

    雪灵瞪着殷红的双目,眼眶里布满血丝,回忆起在异界的生活,血灵帝待她是那般的好,护着她宠着她,就连是他皇子们都没有办法坐上的宝座他却把自己放了上去,那一刻她以为自己恋爱了,她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大几万岁的男人,这个已经有了十几个皇子的男人,可是他们的身份地位太过于悬殊,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王,一个是卑微到尘埃里面的小狐狸,这样的恋情可笑到连她自己都无法认可与坚持!

    “呃!”雪灵的喉咙里面发出一声撕咬的声儿。

    “想什么呢?”底下洛影有些不满意了,刚刚在她指尖上跳动的五颗水珠只剩下了四颗。

    雪灵低头一瞧,那一刻飞在了她的肩膀上,把自己的**打了一个洞那颗水珠安逸的躺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一滴滴的血液渗露出来,那颗水珠仿佛是她用自己的**孕育出来的一颗名贵的珍珠。

    “又开始怀念起血灵帝了?”洛影笑丝丝的调侃道,她享受着雪灵眼眶中迸发出来的愤怒,那一腔怒火是洛影期望的,她就想那样把火点燃接着越烧越大,直到把这个小贱人给活活烧死,“别那样的看着我,你对血灵帝的感情我早就知道了,都是女人何苦呢?只不过你的野心未免也太大了,一直臭狐狸居然妄想当血灵帝的妃子,让整个血族对你俯首称臣是吗?”

    “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没有爱上血灵帝?”

    “我没有想成为陛下的妃子,我也没有想得到血族的一丝一毫的利益,我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又怎么会有那样狂妄的想法?”

    洛影一转头,十分惋惜的瞧着她,遗憾的问:“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你呢?为什么?”

    就在那么一瞬间雪灵慌了,结结巴巴的问:“你……你什么意思?你的……你的意思……是陛下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思?”

    “那么紧张做什么?他早就死了!”

    “不,这……南宫洛影,你告诉我,是不是的?到底是不是?陛下早就知道了我对他的爱慕?陛下早就看清了我的心灵?陛下他知道,他是知道的?”锁链跟随着雪灵摇摆的身体疯狂的震动,本来干净的深潭池这个时候混杂的全是铁链相互撞击的声音,这让洛影头都痛了。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为了让你刺耳的铁链声停止洛影至于开口了,“是的,血灵帝早就知晓的你的感情!”

    雪灵忽的不动了,眼眶里全是热泪,嘴里一遍遍的念着,重复着:“陛下早就知道了!陛下早就知道了!陛下早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