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雪灵走了
    :

    “着什么急啊?这话都还没说完就急着去见你的陛下啊?”

    雪灵浑身发抖,又气又疼,原本美艳的一张脸都扭曲了,咬着牙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就想把事情给你说全喽!”洛影突然起身,定格在与雪灵同样的高度上,“血灵帝确实知道了你的心思,也确实是他亲手把你送给白幽王的,可这样做并不是赶你走,而是为了救你!”

    雪灵:

    “血灵帝在知道你的心意之后甚至对你也动了心思,又一次我刚替凌风疗完伤路过血灵帝寝殿的时候看见他搂着你,那是后你已经睡着了,他就那样毫无顾忌的看着你,眼神里完全没有一个王者的那种霸气和凶狠,他一个在战场上杀敌无数手上沾满了鲜血的男人,居然也有柔情似水的一幕,我不明白,紧接着我就见他低下头吻了你,你那个时候修行极低还没有能力幻化人形,没有如今的这张好皮囊可是血灵帝还是吻了你,把你抱在怀里的样子就像是稀世珍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雪灵愣住了,她目光发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洛影继续回忆着:“我转身走了,在回宫殿的路上我就疯了,异界的人都知道夜凌风和血灵帝的脾气性格很相像,都是那般的铁骨铮铮霸气豪迈,我以为凌风对我一只冷冰冰的是因为遗传了血灵帝的基因,在凌风的母亲逝世之后血灵帝就再也没有碰过其他的女人。所以我就在想,凌风对我这样是正常的,他本身就不是一个热血的人,不懂浪漫更不懂儿女私情,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我错了,血灵帝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他对你,也是有情有义,可是为什么凌风却做不到呢?”

    “就在这件事情后的第二天我被血灵帝传召了,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知晓我在门口偷看的事情,更让我惊讶的是他并没有因此迁怒于我反而把心思说给了我听。”

    那一天:

    洛影被宫女带着来到了血灵帝的宫殿,她行了一个医女专属的理解,“参见陛下!”

    血灵帝高高在上的坐在宝座上,“起身!”

    “谢陛下!”

    血灵帝望着宫殿地下站着的那个渺小人儿,问道:“医女洛影,你可知本王今日传召你,所谓何事?”

    “……医女……不知……”洛影回答的很是犹豫,磕磕绊绊的。

    “不知?”血灵帝示意让所有人都出去把宫殿的门一关,挑起眉毛问,“你的意思是,昨日偷摸在门口的女子不是你?”

    洛影一惊,猛地跪下,低头认罪:“陛下,洛影知罪,还请陛下责罚!”

    “罢了!”

    洛影缓缓抬起头,怀疑是自己听错了,血灵帝与一直狐狸的私情败露,他怎么就此作罢了?“陛下?”

    “站起来说话吧!”

    “是!”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我和灵儿确实产生了不同寻常的感情。”

    洛影怔怔的望着陛下,这往日里冷漠如冰杀人不眨眼的王好似变了一个人。

    “灵儿修行尚低,但是心智成熟,我也就不避讳了。”

    “陛下为何要告知我?”洛影不解的问。

    “这件事情迟早是要公布天下的,你早一日知晓也无妨。”

    “陛下的意思是您要……”洛影难以置信。

    “是,我打算封灵儿为妃!”

    洛影倒吸一口凉气。

    血灵帝笑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本王也老了,几个儿子也大了,离退位之日不远,所以也不在意众人对本王的看法,本王杀戮萧战一生,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如今江山后继有人了,也是时候为自己而活了。”

    “那您就不在意……不在意族人对您的看法?背后肯定有人嚼舌头的!”

    “看法?本王一生光明磊落,为了血族的太平杀敌无数,自认为从来没有对不起任何一个人,手上的血多,但是本王救下的人更多,若是真有对不起的人,那也只能说是本王的前王后一个人。”

    前王后就是夜凌风的母后,所有人都知道在前王后活着的时候,血灵帝的心都给了她,无论是什么要求血灵帝都会一一满足,前王后生前血灵帝就没有主动要过更多的女人,只是前王后一直不孕后来像血灵帝主动举荐了自己的妹妹,多年后妹妹生下皇子夜诺,之后跟着前王后也诞下太子夜凌风,之后妹妹很快被冷落,后来在一场大战中两个女人都不幸身亡,之后血灵帝再无娶妻直到血族国泰民安,今日,血灵帝才开口要娶雪灵,而且封的不是往后的位置,是妃子,这也意味着前王后谁都无法替代。

    洛影感动于血灵帝的一片痴心,跟赞赏他光明大胆的爱,“陛下的情谊洛影甚是感动,只是还有一事不明。”

    “我为何找你来?”

    “是,陛下既然知道洛影知晓了这件事情,又何必再向小女述说?”洛影虽说自傲,但是她还没有自傲到无止境的地步,血灵帝再怎么说也是异界的三大统领之一,远远没有必要跟她解释事情的原委,“难道陛下怀疑洛影是一个惹是生非之人?”

    “你误会了,本王知道以你的人品自然不会到处宣扬,不然你也活不到现在。”

    洛影心中一震。

    “本王今日找你过来,是为了跟你谈一谈灵儿的伤。”

    “雪灵的伤不是两百年前就已经医治好了吗?”

    血灵帝沉默了,随后把一切都告诉了洛影,“当年本王从玄冰阵中救走灵儿,带回来之后将她放在火焰炉旁边渐渐苏醒驱走玄冰阵带来的寒气,本王以为这就把她的伤治好了,只可惜……前段时间我发现她并不是一只简单的九尾狐。”

    “陛下此话何意?”

    “她还是一只九尾雪狐!”

    洛影心中咯噔一下,“雪狐?您当年用的火焰炉的火抵住了她体内的寒保了她暂时的性命,可是随着雪灵的长大,她体内的冰雪灵气也在增长,这一来二去反而回比当年更加强烈了,一热一寒,相互排挤,最后会全身经脉爆裂而亡的!”

    血灵帝低垂着眼皮,这是外人从来没有见过的王的另一面,原来他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也有 那般无助的一面。

    “您已经想好办法了不是吗?”

    “……”

    “这番传我过来,是想图个安慰?”

    “……本王是想问……除了这个,是否还有它法?”血灵帝抬起那高贵的头颅,抛向洛影的是求助的眼神,“你是异界医术最高的医女,你……”

    “没有了!”洛影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的话,“火焰炉的火是极火,雪狐自身带的寒是极寒,两者既不会相容,说也不可能打赢对方,唯一的方法就是增强其一把另一股力量吞噬了,可是雪灵又是一只雪狐,自然不可能让极火留在体内,唯一的方法就是加强极寒的力量。”

    血灵帝沉默了半晌,挥挥手,“下去吧。”

    “是!”洛影低头退出,身后传来血灵帝的警告。

    “此时不得让第三个人知道。”

    “遵命!”

    雪灵听到这里已经没有了反应,两眼无神脑袋靠在石柱上,整个人似乎都被冻结了。

    洛影望着她说:“异界的极寒只有从白幽王的体内得到,这就是为何血灵帝要将你赠与白幽王的原因,临走是他的警告真的让我都为之动容,他知道我偷听了什么话都没说,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是下了死命令的,他知道,若是走漏了风声,你是如何也不会愿意的。”

    雪灵回忆自己被白幽王轻薄之后血灵帝曾来找过自己,可是当时她是以死相逼,从此和血灵帝断了干净,她不知道,血灵帝前来就是要她的,他还是要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