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男人的承诺
    :

    这一觉尹沫琪睡得很沉,像是被谁施了魔法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阳光明媚,闭上眼,尹沫琪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唇感觉到了丝丝痛意。身体里还有着夜凌风的温度,皮肤上残留着夜凌风的体香,尹沫琪还在极度不舍的回忆着昨天那浪漫又激情的夜晚,夜凌风的每一处的力量都在包裹着自己,甚至勒的她生疼,可是那种疼痛又带着致命的刺激感,给尹沫琪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就在那么一瞬间她明白他们之间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彼此了,再也没有了隔阂,夜凌风低沉的喘息和闷声的嘶吼不断的在尹沫琪的脑海里回放,紧紧是幻想着夜凌风的温唇还在自己的身体上面游走,她都觉得那是无比的恩赐。

    又过了一会儿,太阳的光芒已经照射进来了,床边空荡荡的,尹沫琪好奇的坐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怎么凌风还没有回来?”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让尹沫琪猛地一惊,“谁啊?”

    “是我,南宫拓!”外面的人回答了一声。

    尹沫琪突然手足无措了,这可怎么办,她还在一丝不挂呢!尹沫琪在左右胡乱的翻找着,嘴里还在喊着:“哦,好的,你稍等一下!”

    外面那位先生倒是很识相,并没有任何的催促,连语气都是平和的,“没关系,不急!”

    外面的那位是真的不急,南宫拓只是想过来看看尹沫琪的伤怎么样了,再加上夜凌风临走前还特地的找了他。

    就在近日凌晨尹沫琪安稳的睡下之后,夜凌风起身去了南宫拓的房间,说了一番哈之后,南宫拓不敢相信的抬起头问:“什么?你让我帮忙照顾尹沫琪?”

    “是!”夜凌风仍旧是面无表情,他是选择性面瘫,在其他人面前总会病情发作,可是到了尹沫琪跟前,脸上写满了掩饰不住的柔情。

    南宫拓挑起一只眉毛,“怕是你找错人了吧!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看法,请我帮忙?哼!”

    “正是因为我知道,我才来找你的!”夜凌风淡淡的回答道。

    南宫拓懵了,他从哪里来的自信?

    夜凌风显然是看出来南宫拓的心思,没有什么拜托于人的恳求或者是死皮赖脸的劝说,只是单单的做了一个保证,“去了西界,战场上我会和洛影形影不离,无论在任何时候我都会冲在最前面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她的安全,战场下,我不会和她有任何私人接触。”

    “……”这一刻时间像是静止了,南宫拓从夜凌风脸上读出的是一个王者的大度,尽管心里真的是如此的嫉恨眼前的这个人,可是南宫拓还是不得不承认,他的每句话都说尽了自己的心坎里,西界那里是三师弟驻守的地方,常年有外患,他曾经想去帮忙可是被师傅阻止了,身为大师兄他应该以南宫一门为主,而不是去什么西界杀敌,思忖片刻,南宫拓点头说:“好!只是,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夜凌风:“你说。”

    这正是南宫拓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儿,“想当年异界还没有叛乱之战的时候你还是高高在上的二殿下,连你父王的命令都能够一口回绝不用思考的忤逆,为何如今变成了胆小如鼠毫无气魄的懦夫?你对我师妹没有感情,我眼睛没瞎,看得出来,但是我师妹对你是一片真心,既然她答应你会治好尹沫琪的伤自然就会说到做到,我不是在夸奖我师妹的人品如何,只是我知道她绝对不会骗你。所以不要根本就不是这个原因作为的交易。按理说你应该是没有什么畏惧的,你夜凌风保护一个凡人简直是易如反掌,何况你的敌人只有鬼面君一个,我们青袍猎人的职责你也很清楚,我们只会保护凡人是绝对不会伤害凡人的,我真不明白你为何愿意这般委屈听从我师妹的号令,你是在不敢与我们为敌?”

    夜凌风的眸子蓝如宝石,“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临走的时候,夜凌风还说了一句:“你,和他们,不一样。”

    还在南宫拓进行回味儿的时候夜凌风早就踏上了去西界的路途,他们?他指的是其他的金弓圣手?有何不同?

    这是尹沫琪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脸颊还因为刚刚的急躁而发烫染出了红晕之色,“你找我?”

    南宫拓点头,说:“出去走走,有利于你的伤。”

    尹沫琪笑了笑说好,就跟在了南宫拓的旁边,一路上美景怡人,令尹沫琪由衷的感慨:“这里的环境真是特别!竹林一片却听不到什么虫鸣鸟叫,太阳明明在头顶上却没有那种闷热的感觉。”

    南宫拓笑道:“这片竹林是先祖们种的,这里的鸟兽都是有灵性的,自然不会没有规矩的跑到先祖种的林子里面去,太阳也确实离我们很近,只是这清泉庄四周潭水环绕,这潭水有幽凉的劲儿刚好煞去了太阳光的毒辣,所以你不会感觉到不适。”

    尹沫琪听得津津有味,诧异感觉,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啊。

    走着走着她们二人来到了一潭碧色的水池边,池子是一个很奇怪的形状,像是一条龙的嘴,里面的水十分的清澈,最底端居然是一片片桃色的花瓣,上面没有任何漂浮物。,南宫拓指着池子里面的泉水说:“你下去吧。”

    一开始尹沫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啊了两遍才知道南宫拓是真的让她下去,“为……为什么啊?”

    “你别误会!”南宫拓一向带的是男弟子,所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就完全忘记了尹沫琪还是一个女生,这样直接让一个女子在自己面前下水确实不妥,于是解释道,“这潭水是桃花水,里面 有特殊的药效,我看你的伤口又裂开了,昨天明明记得师妹已经替你包扎好了的,怎么今天又撕开了一条口子。”

    “……”被这么一问尹沫琪的脸微微发烫,原本是好的,只是昨晚太用力又太忘情了,今早一醒来伤口居然又出血了。

    还好南宫拓在这方面不是一个很有经验的男人,也没有捕捉到尹沫琪脸上的神色变化,他现在一心想的就是怎么样让尹沫琪身上的伤快点好起来,既然已经答应了夜凌风那说什么也都得做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下去吧,把外衣脱掉让伤口浸泡在水里面,你的伤不是一般的利器弄上的,而是金弓圣手特有的金箭,这箭不仅锋利无比,还带有射杀异界生灵的作用,你是凡人**,自然会好的慢一些,”南宫拓解释道,“但是你也不用担心,大部分的伤已经被洛影师妹控制住了,接下来你只需要坚持在桃花池里面浸泡,这伤也就不治而愈了。”

    说了一番话南宫拓原以为这样就让尹沫琪消除心头的顾忌了,可是转身一看发现她还是呆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身,“你放心,我不会看的,我一直背对着你在对面打坐,有什么需要你只管叫我就是。”

    “那个……凌风呢?”

    慢慢吞吞,原来是在找夜凌风?!南宫拓皱皱眉,这二人的感情看来不是一般的深啊!

    “夜凌风和洛影去了西界,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西界?那是什么地方?”尹沫琪 感觉自己如今貌似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里,里面的东西都是那般的新奇,自己曾经从来没有见过的,南宫拓的打扮也很特别,一声长袍,像极了神话里面的什么骑士之类的,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叫“西界”的地方,真是闻所未闻,要不是胳膊上面的伤口痛的太厉害一直不断的提醒着她这就是现实,她还以为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在做梦呢!

    南宫拓两手背在身后说:“跟你解释不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