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病号的激情
    :

    薛可可望着沐帆的那一张英俊的脸出神,他身上裹的还是那天他从医院里愤怒而出的衣服,难道一回来就躺在了这里?因为高烧的原因沐帆的脸颊有些微红,一双唇却没有什么血色。薛可可心疼的抚摸着沐帆的脸颊,他那日从医院里摔门而出的样子还刻在她的脑海里。薛可可以为那就是结束了,从那日起沐帆就再也没有去过医院,薛可可想着既然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薛可可不是那种离了男人就要死要活的女人,但她也有自己的伤心,不过孤独习惯了,咬咬牙一切都过去了。沐帆嘛,是个阔少爷,大公子哥儿,就算是成不了恋人应该也不会那么小心眼的把她从公司里面轰走,等腿好了,一切回到原点,保持上下级该有的样子就好。

    这几天薛可可都是这么想的,直到今天早上财务总监亲自找到了医院里,她才知道沐帆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公司了。薛可可很震惊,但是又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只好先稳住财务总监说自己直到沐帆在哪并且会尽快回公司上班的。

    在沐帆的家门口按门铃按了很久都没有人搭理,薛可可等待的十分着急,难道沐帆出什么事儿了?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她宁愿是这个少爷出去玩了疯了,和一群朋友到处浪都行,可是门口的车子还停的稳稳的,一份份的不安紧逼着薛可可,后来没办法,她吃能从沐帆家里的后院翻了进去,抬着一条手上的腿落地的时候薛可可差点又把它给弄折了。

    过了好一会儿,薛可可把毛巾换了一条又一条沐帆才渐渐苏醒,看着他缓缓睁开的眼眸,薛可可动动唇,还一会儿才勉强的说出:“去医院看看吧。”

    沐帆浑身无力,“如果你是来探望病人的……”

    “我是来找你的!”薛可可打断了他的话,“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没有理由继续瞒你,是的,当初你的父亲派我来颐莲一方面是为了辅佐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监督你!”

    监督?沐帆听得难受。

    “我每周都会给沐总裁打一份详细的报告单,里面记录着你一周的行程,但是所有的事情我都是有分寸的,你个私人时间并不在其中。”

    “私人事件?”沐帆睁开眼望着薛可可,我能有什么私人事件?

    “比如说你和沫琪的事情,我对沐总裁都是闭口不谈的,”薛可可一本正经的说。

    这可是让沐帆着急了,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原本搭在自己额头上面的毛巾被他一把扯掉,“我和沫琪怎么了?怎么就成了私人事件了?”沐帆咬着牙,一副不得到答案死不罢休的样子。

    “你跟我急眼做什么?”薛可可倒是很淡定,“你难道就没有追过尹沫琪?”

    沐帆:

    薛可可更是得意了,“追了一个大学都没有把人家追到手,如今居然在你的公司手底下当员工,你应该开心吧?”

    这,味道怎么怪怪的?

    沐帆瞅着薛可可的那张脸,发现才几日不见她似乎消瘦了许多,她本来就属于那种瓜子脸的类型,这人一变瘦脸变得更尖了,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非常单薄的感觉,让沐帆看着揪心的疼。

    “等会,”沐帆忽的插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我大学的事情的?”

    “……”这一次轮到薛可可沉默了。

    “哟,你还故意打探我的消息啊?说,你对我这是心怀不轨呢还是心怀不轨呢?”沐帆的笑容一下子变得奸邪起来,整个人往薛可可身上凑,嘴角上还带着坏坏的笑。

    “我没有!”

    “你没有打探我的消息呢还是没有对我心怀不轨呢?怎么不说话啦?恩?恩?”沐帆像是占了多大便宜一样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了,一步步的逼近薛可可,让薛可可无处可逃。

    猛地,薛可可站起身来,忘记拄她的拐了,全部中心放在腿上的时候 右腿钻心的疼,猛地一下子失去力气即将跌到的时候腰上被轻轻一揽,回过头,她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面前这张极为勾人的脸正是沐帆,沐帆的眉眼间喊着柔波似水,恍惚的一瞬间可可感受到了他的紧张。

    “自己都这副德性了还好意思跑过来说要照顾人!”沐帆表面上是在责备可可,心里却对可可已经是万般心疼的地步了。

    薛可可也感受到了沐帆隐匿的情感,可是两个人都是死要面子宁愿活受罪的人,可可也还了一句:“我怎么就不能照顾你了,你现在躺下,看我能不能照顾你!”

    “躺下?”沐帆两眼放光,坏坏的盯着薛可可,问,“你是要在床上照顾我还是在床下照顾我?”

    唰的一下,薛可可的脸红了一大片,“流氓!”

    沐帆也是完全放下身段了,“就是流你的氓了,怎么着?”

    薛可可被沐帆挤兑的无话可说只是在拼命的想要挣脱他的铜墙铁壁,可是她越是挣扎沐帆就把她箍的越紧,一只胳膊横拦在她的腰间轻轻往上面抬着,防止重心全不压迫在她的腿上,另一只手禁锢住了她胡乱挥舞的手臂,安静的房间里面,他们四目相对。沐帆缓缓俯身,薛可可合上了双眼,这个吻,不是因为哪一方被激怒了,更不是因为什么生活中其他的琐碎儿争吵的结果,这是一个真正的吻,一个男人对女人强烈的心动儿表达自己的方式。

    沐帆的舌在薛可可的口中来回扫荡,当薛可可的舌迎上来的时候沐帆彻底被刺激了,两个人的软处相互交错在一起,那种感觉就像是全身上下都在过电,二人忘情的纠缠在一起,沐帆的手胡乱的摆动着薛可可的衣襟,身体里那沉睡多年的猛兽在一瞬间被唤醒,这一刻是属于他们的,沐帆的占有欲一步一步如洪水般高涨,他们的呼吸紧促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只听哗啦一声,沐帆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给掀到了地上,然后揽着薛可可的腰把她放了上去。

    “沐帆,你……”薛可可全身瘫软,脑筋已经跟不上身体的反应了。

    “你的腿有伤,接下来要注意一点!”

    “接下来……”

    薛可可的唇被沐帆的 一个热吻给封住了,两个人像是干柴遇上了烈火,就是那么一瞬间再也无法分开,不管是心灵上的还是身体上的,他们都在强烈的需要者彼此,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把这二人紧紧的拴在了一起。地面上散落着可可的衣衫,沐帆的衬衣在疯狂中被撕烂了,二人的皮肤紧紧贴着,可是还是不够,以前 没有碰过的时候也就罢了,可是现在一碰就像是沾染了毒品,完全没有停下来的力量,什么自制力,什么坐怀不乱,全忒妈是骗人的!两个人的胳膊交错着,一条白的,那是长期在办公室见不到阳光的缘故,一条是古铜色的,那是长期奔跑在篮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的硕果。房间里弥漫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薛可可在每一次的撞击下发出难捱的哼声。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

    沐帆把薛可可紧紧的搂在怀里,她就是自己差点丢失的珍宝,热烈过后的温存二人都彼此沉默着,两个人的心中都五味杂陈,今天的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是那么的真切,身上还包裹着彼此的气味,滚烫的感觉混着彼此的呼吸在血管里面流淌。没有言语,却彼此依偎,这是最沉默的告白。

    一向喜欢把所有事情理透彻的薛可可此刻也没有了别的想法,她是一个知性又理性的女人,她一直认为大脑是可以控制自己全部的,直到遇见了沐帆,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男人改变了她的一切,她学会了斗嘴,学会了吃醋,这一切都是之前她想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现在仿佛又是重新活了一次,沐帆,这个脸上带着阳光的男人弥补了她缺失了十几年的爱。可是,这份爱能持续多久?其实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是都不说出来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