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唤尸术泄露
    :

    说起这件事情来,或者只是单纯的提起夜凌风来,尹沫琪的眼神中就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骄傲!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宣告天下她捡了一块宝贝金疙瘩一样!夜凌风这三个字在尹沫琪的心里就是那么的特别,他拥有绝世的容颜居然还匹配着绅士的高雅和风度,最重要的是,他爱他!

    “夜凌风那么倔强的男人我都搞定了,何况你师父一个老头?”尹沫琪略有挑衅意味儿的说。

    南宫拓这次没有摆出一张严肃脸,仿佛是被尹沫琪给带跑偏了,之前的担心都暂时给抛在了脑后,饶有兴趣的问道:“哦?你把夜凌风给搞定了,怎么说?”

    尹沫琪嘚瑟道:“我的话他愿意听了啊!我所要求的他都会满足,而且我认为正确的观点他也……”

    “等等等,打住!”南宫拓是听不下去了,倒不是尹沫琪那夸张的表情惹恼了他,而是受不了这种腻歪的感情,而且还在他这只单身汪的身上实验,真是恼火,“他夜凌风做所以听你的,那是因为他夜凌风喜欢你,并不是你真有这磨人劝说的本事!”

    尹沫琪本来只是想说说玩笑话缓解一下刚才的紧张气氛,也让南宫拓一根紧绷的神经先松一松别不小心嘣断了,可是听到这里她那股好胜的劲儿不知怎么的就被激发起来了,走向南宫拓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真本事?我可告诉你,我把夜凌风劝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哦?说来听听?”南宫拓挑挑眉。

    真就是**裸的挑衅嘛!尹沫琪一噘嘴一跺脚,就哗啦哗啦的讲开花了,“行,你觉得凌风他后来听我的话并且认可我的观点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感情,那我就说一说我们两个关系还没有确定之前的事情,我还记得的那个时候他主动搬离了我们的房间,那个时候算是我们之间最糟糕的时候,他和雪灵还有他的哥哥夜诺也去异界救他们血族的翼人们,可是他们又没有力量敌过那群白骑军,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可以!”

    “你可以?你在开玩笑吗?”南宫拓完全是轻蔑的语气。

    尹沫琪回声:“你不相信?”

    南宫拓笑了笑,肯定的摆摆头,“不是不相信,是根本就不可能!”

    “你……”

    “你先别跟我吹眉毛瞪眼睛,你知道白骑军是什么吗?他们是白幽王座下最厉害的一支骑兵,是白幽王亲手培养出来的,个顶个的都是尖子!身上的盔甲由玄铁制成,坚不可摧,座下的白马更是灵性逼人,凡是他们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连串的冰凌,你去去一个凡人,别说是敌得过他们,就是让你待在他们身边一个时辰我看也是够呛!”南宫拓完全不相信。

    尹沫琪也不着急,她就慢慢的等着南宫拓说完,把那群身穿白铠甲的人说的越厉害越好,越离奇越带劲,那样待会儿他就有得下不了台了!

    “那个,你说完了?”尹沫琪萌萌哒的问。

    南宫拓一本正经的点头。

    “其实你说的呢,都是实情,我一个弱女子连一匹马都不会骑,何况是那么多匹上面还载着人,可问题是,真的打起来我才不是他们的对手,可笑的是……”尹沫琪朝南宫拓眨巴眨巴眼睛说,“他们压根儿就看不见我!”

    南宫拓稍稍愣了一秒,“你说什么?”

    “我说他们看不见我,我就是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都无动于衷,”尹沫琪骄傲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劝动夜凌风的第一次,他们去牢狱的时候是我带过去的,有我在他们的身边,那些白骑军根本就没有靠近!”

    “……”南宫拓沉默着。

    尹沫琪继续侃侃而谈,“还有,他们后来去了牢狱但是并没有救出那些翼人,因为那扇锁着他们的门上面有个机关,要求集齐三样宝物才行。”

    回忆起这些尹沫琪的内心很激动,仿佛这些就是 见证她和夜凌风之间爱情的事物,一次次的精瘦磨难与考研,一次次的在危险和生死关头逃生,他们经得起爱情的全部,那些轰轰烈烈,那些同生共死,每一步都走的来之不易。

    “那一次,我也说服了他,他带上了我,那是不寻常的精力!”

    “你说,需要三样宝物?这是谁说的?”南宫拓忍不住问道。

    尹沫琪回答道:“那还用谁说吗?那门上画的就是!”

    “门上画的你并看不懂,就算你会画,你根本就不认识!”南宫拓笃信,“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尹沫琪抓抓自己的后脑勺,想了想说:“那次是我画了出来,紧接着是……对,是雪灵说的,雪灵但是就认出了那三样东西!”

    “雪灵?”南宫拓想不通,雪灵对血族可谓是恨之入骨啊,就是她在堕落谷放火一下子烧死了所有的吸血翼人,包括血族的大皇子夜诺,她,她怎么会去主动的救血族的翼人呢?

    “等等,你说她指出了那三样宝物?”

    尹沫琪点头,“嗯啊。”

    南宫拓问:“哪三样?”

    尹沫琪掰着指头数着:“妖狼之心,人鱼之尾……火影之眼!”

    咚!南宫拓的心落在了最底层,“不,这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尹沫琪不理解。

    南宫拓整个人都变得十分紧张了,比之前更甚,“妖狼之心,人鱼之尾,火影之眼,这是唤尸术的四魄之三。”

    尹沫琪越听越糊涂了,“唤尸术?什么唤尸术?”

    “那是很久以前存在的邪术,相传只要集齐四魄就能将死人复生,并且可以随意操纵他的灵魂。”

    尹沫琪听得骨头里面发凉,“将死的人救活了,还能操纵?那也太可怕了吧!”

    “何止是可怕,若那被操纵的人是个普通之人也就罢了,顶多祸害祸害别人最后还能轻易制服,只是,”南宫拓咬着牙在原地走了一圈,说,“若被操纵的人是个厉害的角色,那就可能成为天下的一大灾祸。”

    尹沫琪:“那,那大家联合起来打败他不久行了?就算是再厉害的人物也不可能一下子战胜所有人吧!双拳还敌不过四手呢!”

    “你不懂!一个人被打败,甚至是被打死的前提是什么?”南宫拓望着尹沫琪,说,“是他必须是活着的!只有活物才能够被打败,被杀死!而那个被唤醒的尸体,他是没有生命的!”

    尹沫琪:“你的意思是他……”

    南宫拓:“他是不死,也就无伤,无心,也就无痛!”

    “可是,”尹沫琪突然想到,说,“可是,你刚刚说的是,唤尸术需要四魄,但是我们仅仅只集齐了三个啊!”

    “唤尸术的第四魄,就是你的血!”

    一阵雄厚带有穿透力的声音从洞口外面传来,尹沫琪和南宫拓二人猛地都转过头向外望去,可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在尹沫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南宫拓伸出右掌一束青色的光打在石洞的门口处,就在与其相同的时刻外面也打来了相同的光束,两束光立刻交织在了一起,像是两条扭打在一起的龙,怎么分也分不开。

    原来刚刚说话的人是青袍老头,他是南宫一门的掌门人,也是南宫拓的师傅。

    那青袍老头恶狠狠的看着南宫拓,恨不得被气得七窍流血,“你这逆徒,居然敢与忤逆师尊?”

    “师傅,我并没有忤逆您!我对您一向是尊重敬仰的,”南宫拓嘴上是这么说可是掌上的力气根本没有丝毫的退让。

    尹沫琪不明白了,“他,他是你的师傅?那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商量吗?干什么要动手呢?”

    “看,人家尹小姐都知道有事可以好好商量,你呢?为师教你法术,育你做人,难道你就一点都没有感恩之心?”说着,青袍老人有发了一道狠力!然后嘲笑道,“小子,你的法术是我教的,你觉得你能在我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